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豆芽儿与鱼片粥
    温明珠去厨房拿了个盘子装了串自己下午剪下的葡萄,带着葡萄敲门。

    邦邦邦

    “明月,我可以进来吗?”温明珠问道。

    一会儿,房里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进来吧。”

    温明珠听此,抬脚进去。

    进去后,温明珠放下手中的葡萄,看着床上裹成一坨的温明月,叹了口气,走到床边,伸手扯下她蒙住自己的被子。

    被子掀开,便见着温明月有些微红的眼眶。

    温明珠有些惊讶,可是却并没有问温明月出了什么事,就算自己知道了,也不能解决什么问题。

    温明珠将温明月拉起来坐好,“我前两天种了些绿豆在菜地那边,你想去看看吗?”

    温明月莫名地看着她,“种绿豆?那东西怎么种?你前两天才种下,今天还能长成颗树不成?不去不去,别理我,烦着呢!”

    说完,温明月又准备将被子拉上躺下。

    温明珠赶紧将她拉住,“你前几天不是闹着想吃鱼吗?我琢磨着这煮鱼要和豆芽儿煮才好吃,便种了些豆芽儿,你跟我去看看嘛,今天这豆芽儿可以收了。”

    温明月被温明珠的话勾起了些兴趣,便掀开被子穿鞋,“那就去看看呗,只是,这豆芽儿不是要用药才能发吗?怎么的还能种出来?”

    温明珠笑笑不语。

    发豆芽儿的方法有很多,以前自己奶奶觉着这市场上卖的豆芽儿用的药过多了,便用了土方法,自己种出这豆芽儿。

    温明月穿好衣服,便跟着温明珠出了房间,向菜地那块儿走过去。

    两姐妹出来的时候,院子里面的学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温父温母也在房间里面休息,温明阳则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温明珠将温明月领到一块石板旁边,掀开石板,隐藏的土坑便露出来了,里面已经长满了绿豆芽儿,青悠悠的,看着甚是喜人。

    温明月看着掀开的石板,满眼的惊叹。

    “哇!!”

    “怎么样,这豆芽儿是种出来了吧!”温明珠对着温明月笑眯眯地说道。

    温明月猛点头,一脸崇拜。

    温明珠笑笑,让温明月到厨房去拿个盆来。

    这种豆芽儿,方法简单得很。

    绿豆在水里浸泡一夜,绿豆发芽便泡好了。将泡好的绿豆撒进浇好水的土坑里,盖上石板或其他遮光的东西,补上缝隙,等五天,便可以收豆芽儿了,土坑里的豆芽儿可以摘两到三次。

    本来种豆芽儿一般用木盆之类的发,但温明珠觉得太麻烦了,便直接在地上挖了个坑。

    温明月拿来木盆以后,两姐妹便将坑里的豆芽儿扒出来放进木盆里。

    温明珠正在洗豆芽儿时,温明阳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条鱼。

    温明珠抬头见温明阳走进院子,手里还带着一条鱼,眯眼一笑,“哥哥这鱼来得正好,我刚想让明月去打渔郎那里买一条鱼呢。”

    温明阳听此扬了扬手里的鱼,“前几天明月不是闹着要吃鱼吗,我见她今日心情不好,便买了条鱼回来,给她解解馋。”

    温明月听此,心里有些感动,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便偏过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温明阳见此笑笑,想到温明月今日心情不好,便也没有再出声逗她,将鱼交给温明月,便进屋去看书了。

    温明月将手里的东西交给温明珠,便开始在一旁捡着柴火生火。

    温明珠将豆芽儿洗干净放置一边,便提着鱼去清洗。

    等温明珠将鱼提回厨房的时候,厨房里站着温母,而温明月已经不见了,估计是被赶回去做刺绣了。

    温母站在厨房里好奇地打量着木盆里的嫩芽。

    “明珠啊,这个是什么东西?也是吃的吗?”温母疑惑地问道。

    温明珠笑笑,“这个是和鱼一起煮的,叫豆芽儿,以前无意间听见别人提过这菜,说是好吃,我就试着种出来了。”

    温母点点头表示明白,也没有多问。

    大女儿这些日子总是找到一些新鲜的东西吃,现在家里人见她做什么,也没多大惊奇了,反正都是些吃食,好吃就行了。

    温母见她要做新菜,便问她:“那要娘给你帮忙吗?”

    温母也好奇温明珠要做些什么东西。

    温明珠点点头,笑着道:“要的,娘您帮我到酸菜坛子里取些酸菜的辣椒。

    温母点点头,便取出一个碗到厨房的一角取酸菜了。

    温明珠则在鱼上划出些鱼肉片,加上些盐等调料放在一个碗里腌着。

    等温母将酸菜取来,温明珠便开始着手做酸菜鱼。

    酸菜切好,鱼放淀粉、料酒与盐腌制备用。

    油烧热,放入酸菜和辣椒,翻炒,香味出来后加入清水,水开后放腌制好的鱼肉,煮熟后放上葱花便可以出锅。

    等酸菜鱼好了之后,温明珠将酸菜鱼舀到装有豆芽儿的大碗里,用余温将豆芽儿给烫熟。

    酸菜鱼出锅后,酸辣的味道弥漫着整个厨房,温母眯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十分期待今日的晚饭。

    以前也做过鱼,只是做出来的鱼都没有今日的香啊。

    温明珠装好酸菜鱼后示意温母可以将菜端出去了。

    温明珠则将腌制在碗里的鱼肉放进粥里,借粥的余温烫熟鱼肉,等鱼肉烫熟之后,便将粥端进房间。

    温明月去厨房拿过碗筷后,问家人便都坐下吃饭。

    温家人现在都有了默契,看见温明珠做的饭菜,只要不是特别奇怪的东西,都不会开口问了,反正,好吃就行了。

    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吃过晚饭,便回头各做各的事情。

    温明珠记挂着早前跟温母提过的葡萄酒,便想去找温母拿些银钱买糖。

    这个时代的商业发达,各种技术也比较成熟,糖和盐等物的价格虽然比其他的调味品要贵一些,但有点家底的人家也是消费得起的,而因为商业发达,所以商人的地位也不像温明珠所处时代的古代那样的低下。

    葡萄酒的酿造在南离国(女主所处的国家)整个国家并不罕见,富贵一些的人家有的会自己酿造。只是他们酿造葡萄酒多用葡萄的自然发酵,不添加任何东西,所以口感上有些酸涩。

    温明月走近主卧室,正想着敲门,听到里面温父温母正在谈话,便放下举起的手,准备等两人谈话完了之后再来提这件事情。

    温明珠刚准备走,便听到温母的叹气声,提起的步子便停了下来。

    “相公啊,家里的存银还有几两,剩下的不多了,这些日子的花费大了些。”温母有些叹气地跟温父说道。

    顿了一下,温母又道:“明珠头上擦的那药膏不能断,这药得得花不少银子,等这热天儿过去,天气凉起来了,家里的几个孩子也需要添几件衣服了,咱们家里的这些存银怕是不够啊。”

    温父放下手中正在抄书的笔,默了一会儿,便道:“我这几个月多誊写几本书,邻村的那几个主持我也找时间接下,这样子家里就会多几个进账,你就别担心银子的问题了。”

    温母听此心里有些难受,“相公这样太辛苦了”

    琢磨了一会儿,温母眼睛一亮,“相公这样子太辛苦了,不然让明阳也跟着一起誊书吧,咱们找些跟明阳平时课程有关联的书给明阳誊写,这样子明阳能多看一些书,还能帮助明阳学习,你看怎么样?”

    温父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觉得这法子可行,便同意了温母的建议。

    温明珠在门口站着听了一会儿,便回房了,也没再去跟温母提要买糖的事情。

    用自己的方法酿造的葡萄酒要用的糖十分地多,这糖虽说价格没有传说地那么恐怖,可如今温家的余钱不多,若是为了酿造这葡萄酒就花去大部分,也是很不现实的。

    温明珠躺在床上,心里有些愧疚,这些日子自己光想着做东西,花了家里不少钱,也没想过要做些什么帮家里挣些银子。

    自己想做这葡萄酒,怕是要自己想办法挣些银子来买糖了。

    可是,自己能做些什么挣银子呢?

    温明珠想着,进入睡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