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显端倪4
    第二天早晨,温明珠和温明月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

    温明珠昨儿做了许多事情,今日难免睡得有些沉,而温明月则一向是喜欢赖床的。

    温明珠起床穿好衣服准备出去洗漱,温明月也蒙蒙醒过来,听着外面的声音睡不着,也不再睡了,干脆就起床了。

    温明珠打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温明月忙着跑过去拉住她,“姐姐,昨儿睡着了忘了问,要是哥哥和爹再问我要书可怎么办??”

    温明珠回头问她:“那你说怎么办?”

    温明月沉吟了一会儿道:“要不然我就说是在书房里面的旮沓脚找到的吧?”

    温明珠摇摇头,“这不行,你小,怕是不知道,书房里面的书,大多都是父亲亲手抄的,更何况,里面的书哥哥从小到大不知道都看几遍了,你这理由怕是解释不通的。要是哥哥再让你去书房找,你可怎么办?”

    温明月跺跺脚,哭丧着脸,“那可怎么办啊?”

    温明珠想了想道:“这样,若哥哥再问起来,你便说你在村外遇到个道士,这书就是那道士的,你求着那道士借你看过,那书已经还给那道士了。”

    温明月想想,便点头。

    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都怪自己嘴贱。

    温明珠见事情差不多就这样了,便转头出去。

    在温家的院子里面,已经到了两个少年了。两个少年拿来了自己这段时间要吃的米面等物正交给温母。

    温家的小书堂,专门教一些孩子启蒙,可有些孩子父母送来不过是为了识得一两个字,有些孩子却是为了以后走上科举之路。这两者的目的不同,上课时间也不一样,只为识字的孩子,只需要下午来,而为了科举的孩子,上午下午都需要来。

    考科举的孩子中,外村的几个少年是跟温家人一起吃午饭的,自然就会拿些东西来。

    两个少年听见响动,转头看见温明珠过来,两人脸色微红,摸着头傻笑道:“明珠姐姐早。”

    温明珠笑着点点头,便走到温母的旁边。

    温母见温明珠起来了,手指着一边:“明珠啊,热水我都放在那边了,你自个儿打些水去后院吧。”

    温明珠笑笑,有些不好意思:“娘,对不起,今天起得有些晚。”

    温母摸了摸她的头,“没事儿的,你昨天累着了,今天多睡会儿没关系。”

    温明珠没再说话,转头过去打水,到屋子里去洗漱。

    温明珠端着水到屋里,顺便拿来了温明月的洗脸巾。

    两姐妹洗漱完了之后出门,书堂的几个少年已经到齐了,有些少年是村子里的,有些是邻村的。

    这些少年的年纪都不大,都比温明珠小两岁左右,跟温明月差不多大。平日里,温明珠碍着男女关系,跟他们的交流并不多,而温明月平时的玩伴也不是这些少年,故两姐妹跟院子里的少年差不多都是点头之交。

    这些少年乖乖在院子里摆好的位置坐下,带来自己的课本,就自顾自地温习前几日温父留下的作业和教的内容。

    温父走出屋子,见几个少年都在温习,满意地点点头。温明阳也早就起床了,只是温明阳的年纪比这些少年都大,所以上课课业的内容不一样,他是单独由温父教导的,上课不在一处。

    温明珠与温明月到了厨房帮着温母盛饭,因着来的学生都是吃过早饭的,所以三人就只准备了温家人的早饭。

    简单的早饭,粥和咸菜,一些凉菜。

    温家人在屋里吃过早饭后,温父就去院子里为学生们讲课,而温母和温明阳便去帮忙在院子里支起遮阳的布。这个月份太阳已经很晒人了,若不支起一块布遮阳,非得晒得这些少年中暑不可。

    温明珠与温明月帮忙摘了几串葡萄,拿到桶里放进井里冰着,等着一会儿下课的少年们吃了消些暑气。

    温明珠忙完之后,看着那满架子的葡萄,琢磨着跟温母说说拿这些葡萄做个葡萄酒什么的,反正每年结得也多,吃不完浪费。

    温明月则准备溜出去玩儿。

    不过,温明月刚刚朝门口挪了一半,便被温父看见了,温父拿着书看向厨房边收拾的温母,假意咳嗽了一声。

    “嗯哼,咳!”

    温母听见温父的声音疑惑地抬头望向温父。

    温父赶紧给温母使眼色,示意温母拦下要出门的温明月。

    温母看懂了温父的意思,放下手中的抹布,喊住温明月。

    “明月!你要去哪儿?”说着向温明月方向移动。

    温明月听温母有些严厉的话,摸不着头脑。去哪儿?出去玩啊!

    温明月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要面临的情况,傻乎乎地回答:“出去玩儿啊,怎么了??”

    温母脸色故作一怒,“出去玩儿?你玩儿什么玩儿?你都多大的姑娘了,还整日出去乱跑,像话吗?今日开始,你跟我学着做刺绣,娘得教你一些女儿家的事情。”

    温明月满脸懵逼。

    做啥玩意儿?刺绣?那玩意儿是我能学的吗?

    温明月不想学这些东西,拔腿就跑。奈何,门口站着一直把持着门口的温明阳,昨日温父就交代了今日要帮着温母拦下温明月,温明阳自然一把就把门给关了,站在门口笑嘻嘻地看着温明月。

    温明月猛地停下,伸手扒拉着温明阳,“嘿,大兄弟!老铁!你让开好不好?我以后都不跟你顶嘴了好不好?”

    温明阳听温明月的话,脸上的笑意依旧不变,伸手握住温明月扒拉着自己的两只手,“嘿,小妹,我可不敢放你出去,你要走了,一会儿爹可不会放过我,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娘学东西吧。”

    温明月这边被抓住,温母那边也到了,温母伸手扭住温明月的耳朵,生气道:“哟,你还能耐了,让你别跑你还跑,欺负你娘跑不过你是吧,这下我看你怎么跑,你给我过来。”

    温明月被揪着耳朵,双手在空中乱晃,看着温明月脸上幸灾乐祸的笑意,两只眼睛向温明阳放着刀子,嘴里嚷嚷:“女子报仇,十年不晚,温明阳你给我等着!!小爷会报仇的!”

    温明阳听见温明月的叫声,无声地对温明月张着口型:我!等!着!

    温母见她瞎嚷嚷,揪耳朵的动作更用力了,“你还小爷?谁教你的!?你喊的什么?那是你哥哥,有你这当妹妹的直呼哥哥名字的吗?”

    温明月不说话,边走边向温明阳放刀子,看见站在屋门口的温明珠,眼神立马可怜巴巴地望着温明珠。

    温明珠看见了温明月的眼神,咳嗽了一声,便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偏过头,身子还往旁边移了移,让出了门口。

    你看我,我能怎么办,要是帮你说话,一会儿娘也拉我去刺绣怎么办,我可不想关在屋里刺绣!

    小温明珠当年也被温母拉去学刺绣,可是,上帝为你开了一扇窗,就会为你关上另一扇窗。小温明珠在其他的事情上灵巧能干,可在刺绣上确是不堪入目。

    温母见小温明珠实在是朽木不可雕,无奈只有放弃。

    温明珠自己虽觉得学这个不难,可她干嘛给自己找麻烦,要是一会儿温母又想起她怎么办!?

    想到此处,温明珠离温母和温明月更远了。

    温明月无奈,只有被温母拉到房间里面。

    温明月进去了,院子里面感觉还飘荡着温明月的惨叫声。

    院子里读书的少年们见了眼前的一幕都闷闷地笑着,温父眼中也流露出笑意。

    听见自己的学生们一直在笑,温父咳嗽一声,“嗯哼!”

    学生们听见温父的声音,赶紧都变回严肃脸,认真地读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