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显端倪3
    温明珠和温明月拿着碗筷去厨房,出房间的时候,温明月松了一口气。

    温明珠见此挑挑眉,阴阴笑道:“呵呵,这会儿松气太早了吧,你还是想想明天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吧,哥哥怕是明天还会来问你要书。”

    温明月心里一紧,看着温明珠想要说些什么,刚张口,温明珠就越过她去厨房了,温明月咬咬牙,也紧跟着去厨房。

    温明月一直在厨房里期期艾艾,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头,温明珠倒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烧上一锅水后,温明珠转头看着温明月,温明月见温明珠看她,脸上有些拘束。

    温明珠看了她一会儿,开口道:“走吧,我们去房间里面说。”

    温明月点点头,小步地跟在温明珠的身后回房间。

    温明月站在床前,依旧很拘束。

    温明珠见她如此,开口笑她:“咦?平时胆子那么大,今天怎么这么拘束?过来坐吧,不必如此。”说完,拍拍床面。

    温明月点点头,脸上纠结地去坐下。

    “那个温”温明月想了想,觉得不对,又道:“明珠”“不对姐姐??”叫一声姐姐,温明月小心地抬头看了看温明珠的反应。

    温明月见温明珠的脸上依旧挂着柔柔的笑意,心里的忐忑也微微放下些。

    温明珠听见她的称呼,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不必如此,你平时怎么叫的,现在就怎么叫就好了。”

    温明月的心在温明珠的轻柔抚摸下,渐渐平静。

    整理了一下情绪,温明月看着温明珠开口:“姐姐,你也是穿越的对不对?”

    温明珠把手从她头上拿下来,严肃脸定定地看着她“

    是的同志,我们同是**的接班人!”

    温明月:囧姐姐你这般二,爹娘知道吗?

    温明月甩甩头,又问:“那姐姐,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穿越来的?你又是什么时候来的?你是一直一直都在,还是前一段时间才来的?”

    实际上,温明月已经隐隐察觉温明珠来的时间了。

    果然,温明珠点点头,柔柔说道:“我是以前的温明珠磕到头之后来的,我猜,你应该是前段时间温明月落水的时候来的吧。”

    温明月证实了心里的猜想,还是有些懵,“那姐姐为什么怎么就知道了,我一直都不知道姐姐同我一样是”

    温明珠听温明月的话,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你行事不知道收敛,若有心人稍微觉察,便知道你与之前之人不同。”

    温明珠说完,站起身来,去桌上倒了两杯水,一杯自己喝,一杯递给温明月。

    温明月接过温明珠递过来的水,心里有些失落,噘着嘴感叹道:“唉,我还以为我是女主角呢,现在看来,不是了。”

    哪有女主角这么快就被识破身份的,而且穿越女还不止自己一个。

    温明珠听见了她的话,摇摇头笑道:“哪儿有什么女主角。”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温明珠开口对温明月说:“明月,我觉得你应该认清楚,你所面临的现状,过于暴露你现代的知识,给你带来的,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温明珠顿了一下,又开口道:“这虽然是古代,可你不要小看这些人的智慧,他们大多比你我聪明能干得多。况且现代的知识,很多东西用"从书本上面看到的"这种理由解释不通。若被人知道你我的身份,恐怕他们第一时间就会把你我抓起来烧死。”

    温明珠低下头,手指摩擦着手中杯子的杯沿,“人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有时候,是不可估量的。”

    温明月低头不说话,温明珠又有些好奇地问她:“你来的时候多大,怎么死的?”

    温明月听言,老实地回答:“我来的时候十四岁,是个孤儿,在去学校的路上救了个小孩儿被车给撞死了。”

    温明珠闻言摸摸温明月的头,“你是个好孩子。”

    十四岁,怪不得这样稚嫩。

    温明月睁大眼睛问她:“那姐姐呢,你又是怎么死的?”

    温明珠摸着杯子喝了一口水,等水润了润喉咙,开口道:“我是先天性心脏病,后几年恶化了,病死的。”

    温明月皱着眉头看温明珠,眼神中带着同情。

    先天性心脏病,那一定过得很辛苦,估计平时连大声笑都没几次,怪不得养成了这样温柔的性子。

    温明珠见温明月如此眼神看她,伸手弹了一下温明月的脑袋,“你这样看我作甚?我虽然病死得早,可我活着的时候过得还是很舒心的。”

    温明月被弹了一下,摸着微红的脑袋,有些委屈地噢了一声。

    温明珠见到温明月如此童真,叹了一口气,便开口道:“明月,穿越重生之类的,并不能改变什么,人啊,要惜福。一个时代怎么发展,不应该取决于穿越者的手中,你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悄悄地为自己谋一些福利,但是这种情况一定要适度,若是一味地任性妄为,会给自己带来灾祸。”

    温明月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温明珠拍拍她,不放心再次嘱咐她:“你在外不要随意胡说,你得知道,你现在才十一岁,不要显示出与你自己年龄和阅历不符的东西。”

    温明月捣蒜似的一直点头。

    温明珠摸了摸她的头,“好了,这会儿水也开了,你去舀水洗漱吧。”

    温明月乖乖点头,出去洗漱了。

    温明珠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把自己头上的布条拆开,便出门去打水洗漱。

    到厨房的时候,温母正在打烧开的热水,见姐妹二人一前一后地走进来,开口打趣:“怎的?两姐妹关在屋里说什么悄悄话呢?”

    温明珠笑笑:“哪儿有说什么,我就是让明月帮我看看伤口恢复得怎么样了。”

    温母刮了一下两人的鼻子,嘱咐二人洗漱完早点休息,便端着热水进屋了。

    温明月洗漱快,完了之后便站在旁边看着温明珠。

    温明珠见状,摆摆手,“你先进去吧,我这儿要擦洗伤口,要好一会儿呢。”

    闻言,温明月点点头进屋去睡觉。

    温明珠擦洗伤口的时候,刚好遇到温明阳出来洗漱,见温明珠照着水擦洗有些不便,便主动拿过帕子帮温明珠擦拭伤口。温明珠推辞不过,便也随他去了。

    “明珠,你这伤口看着快愈合了,这看着像是会留疤似的,你跟着娘去医馆,那大夫怎么说?”

    温明珠听温明阳问话,便一五一十地告诉温明阳。

    温明阳听后点点头:“这药膏虽贵些,可只要有用便好,你也不要担心钱的问题,哥哥也可以帮着父亲抄书的。”

    温明珠笑着感谢温明阳,温明阳又道:“哼,温明博那两个小子,我们总能逮着机会给他们一个教训的。”

    温明珠笑笑,也不再说话,等伤口擦好,温明珠打过招呼,便回屋去了。

    温明珠包好药后,看床上的温明月眼睛睁得大大的,躺着之后问她:“你怎么了?进来这么一会儿了还不睡觉?”

    温明月翻了个身,转头问她:“姐姐,你说爹娘是不是很倒霉啊,两个女儿都换了人。”

    温明珠听此沉默了一会儿,“这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事情,若是心里有不安,便加倍对他们好吧。”

    温明月点点头,放下心里的负担,开始睡觉。

    可虽说温明月知道了不应该在外胡说,但是以前在外说的话,可不是那么容易收回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