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赶场3
    出了布庄后,温明珠边走边问温母,“娘,我们现在去找爹吗?”

    “不急,你爹得在书店呆上好一会儿,还得去杂货店买一些纸砚,娘先带你去医馆看看你头上的伤。”温母眯眯眼,笑着拉起温明珠的手往前走。

    “明珠啊,你有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啊?一会儿我们去逛逛啊。”

    温明珠手指捻着下巴揉了揉,“恩娘,我们一会儿买一些小零食回去吧,明月今天没有来成,等我们回去,指不定她怎么撒泼呢。”想到这个妹妹的性格,温明珠笑嘻嘻地回答。

    到目前为止,温明珠还挺喜欢现在这个妹妹的,天真活泼,性格十分讨喜。估摸着来到这里之前,这位妹妹的年纪也不大,所以到了这里,依旧保持着天真烂漫的性格。

    “好好,听你的,回去了明月那丫头指不定怎么闹呢。”想到自家小女儿炸毛的样子,温母也有些好笑。

    温母要去的医馆离布庄不远,不一会儿就走到了。

    医馆的学徒见有人进来,忙迎上来,“两位是来拿药还是来看病的啊?”

    温母见学徒问她,便把走在后面的温明珠拉到身前,“我女儿前两天头上不小心磕着了,想找个大夫看看。”

    学徒点点头,示意知道,“那您带着您女儿往杨大夫那边去,就是坐在左边那位,杨大夫比较擅长治这类的伤。”

    温母谢过小哥后,拉着温明珠走向坐在房间左侧的杨大夫。

    “大夫,您看看我女儿头上的伤,伤了有两天了,这会不会破相啊。”温母拉着温明珠坐下,有些担心地问杨大夫。

    杨大夫看了看两人,伸手示意温明珠坐近一些,然后拆开温明珠自个儿绑的白布,仔细看了看。

    “额头上的伤口倒是无甚大碍,可要完全没得痕迹,只怕得要一段时间。”杨大夫看了温明珠的伤口后,边写方子边回答温母。

    温母听见大夫说伤口无大碍松了口气,又听到说疤痕要很久才消,落下的一口气又提上来了,忙问道:“那得要多久这疤才消啊?”

    杨大夫写完一张方子,将那方子在空中甩甩,便交给温母,“若一直用药的话,可能三五月,若一直不管它,只怕得一年之久。还有你且记住,伤口愈合的这段时间,少食腥辣,尽量吃得清淡些。你按着着方子拿药,回去把药碾碎了和点水用干净的布敷上几天,至于这疤嘛,你到旁边去拿一盒去痕膏,用完了之后再去取。”说完之后,杨大夫示意两人可以走了。

    温母拉着温明月往旁边去取药,脸色变得难看。

    没了痕迹就得三五月,那这三五月明珠不得一直顶着这疤吗?

    想到这里,温母心里更是恼恨造成这疤的罪魁祸首。

    温明珠心里倒是没什么想法,又不是不能好,且这疤在额头,回头理一下头发盖住就成了。

    温母将方子递给拿药的小哥后,看着桌台上堆着的各种盒子问道:“小兄弟,杨大夫说的去痕膏是哪一种啊?”

    拿药的小哥边按着方子拿药,边答道:“桌子上那种绿色的盒子就是去痕膏,这膏用着效果挺好,可就是价格贵点,得五钱一盒呢。”

    温母两人听着这价格心里一惊,五钱一盒!这玩意儿可真贵。(设定是一文=一元一钱100文一两10钱)

    温母有些惊奇地问道:“这膏看起来这么一小盒,可这价格怎的就这么贵呢?”

    小哥抓完药,挨个包上,笑着答道:“这位夫人呐,这您就不知道了,这膏啊,用的都是稀奇的药材,这本价就贵,且这效果是真真的好,况且这跟漂亮有关的东西,自是贵些。来,您的药,您且拿好,这膏您可要?”

    温明珠捻着衣角想了一会儿,便拉了拉温母的袖子,“娘,这膏咱们就不要了吧,大夫说了,不用这膏,这疤也不过一年就消了。且这膏五钱才这么一小盒,也用不了多久,家里用钱的地方还多,犯不着花这些钱。”五钱的银子,对温家来说,不算花大钱,可也不少了。

    温母抿了抿嘴唇,拍拍温明珠的手,“怎的就不要了,小兄弟,你给我们拿一盒这去痕膏。”

    温明珠张口还想说些什么,温母却瞪了温明珠一眼,温明珠只好闭口不言。

    “好嘞,夫人您拿好,这一共六钱银子。”小哥将包好的药都递给温母。

    温母将钱递给小哥后,把药放进手上的篮子里。

    温母的坚持,让温明珠心里暖暖的,自己真的很幸运,能重生到这样的家庭里面。

    出了医馆往前走了一小段,温明珠闻到一股甜甜的味道,两人又走了几步,便见到一处糕点店,“娘,你看,糕点店,咱们买些糕点回去吧。”

    温母抬手刮了一下温明珠的鼻子,笑道:“就你贪吃。”

    温明珠摸摸鼻子,“那咱们不是给小妹和哥哥带的吗,我可不贪吃。”

    温母笑笑,不拆穿她的话。

    两人走到那铺子前面,里面的伙计便招呼两人,“两位,要些什么糕点啊?”

    温母略微看了看面前的糕点,开口道:“给我拿一些豌豆黄,酸枣糕和一些桂花糖吧。”

    “好嘞,您等等。”

    “来,您的糕点,一共是八十文,好吃您下次再来啊。”

    温母将钱递给伙计,点点头。

    温明珠听着这价钱,心里也挺郁闷的,这糕点也挺贵的,看着也不是很多,居然要八十文啊,自个儿在家里做,应该会省下不少钱吧。

    温母将东西放进篮子里,便拉着温明珠往米店走去。路上温明珠沉思了一会儿,拉了拉温母的袖子,“娘,这糕点也真贵,回去咱们自个儿做。”

    温母闻言笑她:“自个儿做?自个儿怎么做?娘可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做,这人家营生的东西,哪儿那么容易做啊。”

    “娘,您就看着吧,我回去鼓捣鼓捣,肯定能做出来的。”

    “哟,那娘可就有口福了。”温母笑着回答,可心里也没当回事儿,这手艺都是不外传的,自家女儿怎么会做这些东西。

    两人还没到米店,就遇见了手里抱着些东西的温父。

    “夫人,明珠,我在这儿。”温父看见温母二人,空出一只手,跟两人打招呼。

    温母两人上前与温父会和。

    两人走近后,温父抬头看了看天,“夫人啊,这时辰差不多午时了,咱们先去吃点儿东西再去米店吧。”

    温母抬头看了看,点了点头。自己倒是不饿,可走了这么久,明珠也该饿了。

    三人往前走着,不远就看见街边一处小食店。

    三人找位置坐下,温父开口向老板道:“老板,给我们三碗馄饨,一碗大的,两碗小的。”

    “好嘞,三位稍等,馄饨一会儿就好。”

    不一会儿,老板便将三碗馄饨端了上来,“三位请慢用。”

    馄饨的香气蔓延,温明珠取了两双筷子先递给温父温母,再自己拿一双筷子准备吃。

    吃下第一口馄饨,温明珠满足得眯了眼睛,馄饨的汤水在嘴里萦绕,满口的鲜香,吞下嘴里的馄饨,温明珠感叹道:“真好吃啊!”

    温父温母闻言笑笑,没说话,但是吃的速度也是实力赞同温明珠的话。

    那老板听见了,抬头骄傲地说道:“那是,姑娘你可别看我这摊子小,我这馄饨卖了十几年了,吃过的人没人说不好的。”

    周围的食客听见了便有人笑他:“老李头就会吹牛,哄人家小姑娘,说这话也不害臊。”

    老板听有人笑他,也不恼,摸着头嘿嘿笑道:“我那不是实话实说嘛。”

    温明珠听见他们打趣,也没说话,笑笑便低头吃馄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