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赶场2
    温家三人走到村口时,时候还尚早,张叔的牛车上只有两个妇人,而张叔则靠着牛身上拿着长长的烟杆儿抽着烟。

    “哟,温先生今儿带着夫人和女儿赶场呀。”张叔看着走过来的温家三人,笑着和三人打招呼,车上的两个妇人也对着三人笑笑。

    温父爽朗地笑了笑,转手接过温母手上的篮子,安置在牛车上,“对啊,很久没去镇上了,家里缺些东西,我带着夫人和明珠去镇上采买些东西。”

    “这样啊。”张叔没再说话,眯着眼睛继续抽烟。

    温明珠和温母互相搀扶着坐上牛车,温父也挨着温母坐下。

    温明珠从手边的篮子里面拿出自己早上烙的馅儿饼准备递给温父温母。一掀开篮子,面饼的香味便散发开来,不似普通面饼的味道,这股香味里面混杂着肉的味道,让人闻着便泛口水。

    温明珠一掀开,牛车上的几人便都将头转向她,只是她并没有注意众人的眼光,抽出两张饼,递给温父和温母。

    这时,温明珠听见一声咽口水的声音,这清晨的路上没有其他人,所以,在众人耳中,这声音还挺明亮。

    众人看向声音的来源。

    张叔见众人都看他,脸红着挠了挠头,眼睛却依旧盯着温明珠的篮子。

    众人见他如此,都发出了笑声,车上那位年纪稍长一点的妇人开口笑他,“嘿,我说牛头张,你这是多久没吃过饭了。”

    “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张这么些年是个光棍儿,没有老婆做饭,自个儿平时也就是对付对付,闻着这么香的味儿,吞吞口水怎么了。”张叔听见妇人的话也没生气,只是偏头,说完之后咧嘴笑。

    “明珠,你把饼拿出来分给大家。”温父看着张叔,笑着摇摇头,吩咐温明珠。

    “好的爹。”

    两个妇人听见温父的话,忙摆手,年轻的妇人答道:“温先生不用了,我和婆婆自个儿带了东西吃,您不用管我们,再说了,你们的东西分给我们,自己怎么够啊。”

    温明珠听此笑笑,“没关系的,我们带的饼多,不妨事。”说着便将拿出三个饼递给三人。

    张叔利落地接过饼,道一声谢谢,两个妇人想了想,也接过了饼,道了声谢谢。

    张叔吃过饼以后,笑着对温父竖大拇指,“秀才先生家的饼就是不一样,可好吃嘞,我可是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饼,要我说,就是镇上那号称水镇第一的饼都比不上嘞。”

    两个妇人吃过饼以后也笑着附和张叔的话。

    温父笑笑,“喜欢就好。”

    众人吃完饼,其余要坐牛车的人也陆陆续续地赶来。等牛车上的位置坐齐了,张叔吆喝一声,便赶着牛车上路。

    一路上众人嬉嬉笑笑地说话,因着如此,在车上的时间倒也不难挨,等到了水镇的街头,有几个妇人对聊八卦还意犹未尽,温明珠在这车上,也听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

    众人到了目的地后纷纷拿着自己的东西下车。

    “我下午申时的时候在这儿等,诸位可记准了时间回来啊。”张叔见众人都下了车,笑着嘱咐众人。

    众人听见他的话,都说好的,也都一一付了车钱。

    车钱付完后,众人挥手告别。

    这边,温明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往床边一摸,没有摸到温明珠,脑子瞬间清醒,爬起来,穿上衣服便往外面跑。

    在院子里,看到正拿着剪刀剪葡萄的温明阳,“哥!!姐姐他们呢?他们在哪儿!!?”

    温明阳转头,见是温明月,又斯条慢理地转回去继续剪葡萄,嘲笑她“都走了呀,谁让你睡得跟小猪一样,起来得那么晚。”

    温明月听见他们已经走了,顿时跳起来,“`д′那你们为啥都不叫我起来!!”

    “看你睡得太熟了,就没叫你起来了,你啊,等下次赶场再带你去吧。”说到下次的时候,温明阳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恶劣一笑,“当然,我是指你起得来的下次。”

    温明月听见他的话,脑袋上的呆毛都塌下去了,哼了一声,有气无力地去房间里吃饭,心里无比后悔,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可以去镇里面玩儿了,见识见识古代的闹市,现在都被自己的瞌睡给毁了。想到这里,温明月无比抓狂地揉自己的头发。

    温明阳见到自己小妹有气无力的样子,摇摇头,无奈地笑笑。

    ——————————

    “娘,我们先去哪儿呀?”温明珠见众人都走了,偏头问温母。

    温母看她,摸了摸她的头,“我们先去布庄,娘先把手头攒的绣品卖出去。”

    温明珠哦了一声,便跟着温父温母向布庄走去。

    进了最繁华的东街以后,温明珠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中感叹古代闹市的繁华。

    哇,真热闹啊。

    东街里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各式各样的小贩叫卖自己摊上的物品,来来往往的人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面前停留挑着自己中意的东西。

    这东街的闹市,在外走动的姑娘很多,有些是卖东西的,有些是出来游玩儿的,这些姑娘的出现,说明这个朝代对女孩儿的束缚没有温明珠自己所处的古代严格。温明珠见此在心中暗暗地想着。

    温明珠觉着,与现代的街道相比,东街的闹市显得更加有人气一些,水镇的治安还是不错的,这里的闹市交了摊费便可在固定的地方摆摊,而现代的街道摆摊是要被城管赶走的,再说了,这里没有手机,低头族少,显得更热闹。

    “明珠过来,就是这里了。”温母到了一处布庄门前停下,向温明珠招招手。

    温明珠听见温母叫她,赶忙跑过去。温父在路上倒是与两人分开了,说是去书店里面交抄写的书,三人约好在米店见面。

    母女两人一起进入布庄。布庄的老板娘见到进来温母,笑着前来招呼,“唉,寇姐姐来了啊,你可是有段时间没来我这儿了,这次都带了些什么来啊。”

    温母带着温明珠随着惠娘走进去,“惠娘,你瞧瞧这些东西,看看可否满意。”

    “唉,寇姐姐的手艺我自是信得过的。”惠娘拉着温母坐下,看见温明珠,眼睛一亮,打趣道:“这是寇姐姐的女儿吧,长得可真标志,再过一两年,提亲的人还不踏破姐姐家的门槛啊。”

    温明珠听惠娘如此说,也没回答她的话,只是礼貌地笑笑,眼神好奇地打量着这布庄。

    温母听见惠娘夸自己的女儿,心里舒坦,笑着揭开手中的篮子。

    惠娘翻看着温母篮子里的绣品,看见几件儿图样奇怪的,便挑出来疑惑地问道:“寇姐姐,这几件绣的是什么?”

    温母看见惠娘挑出来的这几件绣品,笑道:“这几件儿是我那小女儿画的花样子,我见她画得憨态可掬,也就按着样子绣出来了,你看着可还行?若觉得不满意,这几件放下便是。”

    惠娘仔细地看着手中几件绣品的图案,考虑着要不要定下这几件绣品。

    温明珠听见她们两的谈话,也转头看那几件绣品,见到时,心里无奈,这不就是q版的猫吗,亏得温明月想得出来。

    惠娘拿着这几件儿绣品想了想,还是开口定下了这几样,“成,这几件儿我也要了,但是价格上可能会比其他的绣品低一些,这些图案看着是有些讨喜,可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客人会喜欢这样子的图案,所以”

    温母听见她的话,也理解惠娘的顾虑,笑着回答,“成,你看着办就行,我本也没打算凭着这几件儿卖多少。”

    惠娘笑着拍拍温母的手,开口喊伙计来算账。一篮子绣品最后算下来四百五十多文,温母拿了钱之后,两人便出了布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