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初认家
    第二天,温明珠早早地起床,她的作息时间一向规律,早睡早起的习惯到了这里也没变。

    温明珠伸了个懒腰,看向床另一边睡相乱七八糟的温明月笑了笑,伸手拧了拧温明月的鼻子。温明月觉得鼻子有些不舒服,便伸手挥开了鼻子上不舒服的源泉,却依旧没有醒,翻了个身继续睡。

    温明珠见此笑了笑,揭开被子下床,准备去洗漱。

    这个时代没有牙刷,温明珠按着记忆,折下院子里的柳树,咬开柳枝的一端,嚼了嚼,沾上牙粉开始刷牙。

    等温明珠差不多穿戴整齐后,进厨房准备做早饭。

    走进厨房,温明珠才后知后觉地记起来,厨房除了豆子跟几根红薯什么都没有了,院子的菜地还有些蔬菜,可也需要主食啊。

    想到这里,温明珠有些沮丧,她再怎么厉害,也不能变出大米这些东西来啊。

    温明珠在沮丧时,听到一阵很小声的敲门声,温明珠走过去打开院门,看见温明语怯生生地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鼓鼓的篮子,脚下还堆着一个大口袋,拿这么多东西,就算是清晨的天气,小姑娘也被累得满头大汗。

    温明珠大概猜到了温明语的来意,却依旧问出声,“明语,你这是什么意思?快把东西放下进屋来歇一会儿,怎么累成这样。”

    温明语见温明珠这样,脸色通红忙摇头道:“明珠姐姐,我就不进去了,家里人还等着我回去交差呢,这是父亲交代我让我拿来给明珠姐姐赔礼道歉的,我我先回去了。”

    温明语放下手里的东西,飞快地跑了,温明珠还没来得及开口再和她说话。

    温明珠看着地上的东西,叹了口气,这些就是自己的身价,想着撇了撇嘴,不想要这些东西,关上大门。

    过了一会儿,温明珠又打开院子的大门,伸手将这些东西拿进了院子。

    挑开看了看,篮子里面是一些鸡蛋和蔬菜,外加一小块肉,袋子里面装了一些米面,东西还挺多的。

    为什么不要?这可是“自己”的命换来的。

    再说,温家的条件,也不能算富裕,为什么要拒绝这些东西。

    温父虽然是个秀才,开了个小学堂替村里的小孩儿启蒙,可是整个村子都穷,小孩子也就那么些,自然也都交不了多少学费。温父又是从小在村子里长大,出自自家村子的秀才,村里人也对他没那么客气。

    平日里若有些个小孩子想要识得几个字,村里人就会送些吃食到温家来,就当作是束脩(学费),礼轻一些的,就是些时令蔬菜,重些的,就是鸡蛋,更重的,就会拿一条肉等物来。

    温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温父抄书的回报和代笔或者主持的费用。

    这个时代虽然有印刷术,但这个技术发明没有多久,处于技术的初期,使用起来不方便,书的普及,主要还是靠手抄书,文人抄书,自然是要回报的。

    温父也会代笔一些书信,或者逢年过节写一写春联什么的,村里或者邻村的人有什么大事儿也会让温父去主持,主持会得一些红包,写书信也有一些代笔费用。

    温母也会秀一些手帕等小玩意儿托人或者自己拿到镇上去卖,可这些收入不算多。

    温家可供着两个读书人,温明阳更是家里温氏父母重点培养的对象,平时与温父的笔墨纸砚是家里的重头花费。

    温家并没有田地,当年分家的时候,温明珠的爷爷觉得自家大儿子是个读书人,以后要做什么也是与读书相关的,从小也没教过种田,就把田地都给了二儿子,屋子给倒是留给了大儿子,外加些银子。

    平日里温家的日子也算小康,却算不得什么富贵人家。前些日子,温明月从水里出来,请大夫和疗养花去了不少钱。如今温家父母手中有些存款,可却也不多。

    温明珠想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动手把温明语送来的东西归置好,开火准备做饭。

    将水烧开下了一些米和红薯熬粥,又到院子里掐了几根黄瓜拍了放些调料,再取一些泡菜端上饭桌。想了想,温明珠又取了两个鸡蛋,到院子里掐了一些韭菜,刷上些油,炒了个鸡蛋。

    等桌上的饭菜差不多了,便先去敲了敲温父温母房间的门,示意他们出来吃饭,而后是温明阳的房门,最后回到房间里,将温明月弄醒,叫她出来吃饭。

    等一家人都洗漱完的时候,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了。

    温明月大大咧咧的,直接找位置自己坐下,拿着筷子准备吃饭。

    温明阳见温明月直接就准备开吃,拿筷子敲了一下温明月的头,“怎么又是如此,上次就说过你了,等父母来了你才能开吃。”温明阳无奈道。

    “噢,那好吧。”温明月捂着自己的头,有些委屈地回答。

    温明月笑了一声,伸手掐了一下温明月的脸。

    三人正笑闹,温父温母携手进屋,温母看着温明月头上自己包的白布,走过去拿着温明珠的手,有些心疼和愧疚地说道:“明月,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本来你昨天在外担惊受怕的,应该好好休息才对。”

    温明珠反手握住温母的手,开玩笑安慰温母道:“娘,没事儿的,我前天晚上在山里可是睡了一宿呢,昨晚也睡得好,没关系的,倒是娘你们找了我一宿,今天应该多休息。”

    温父看着温明珠,心里越发心疼满意自己大女儿,“行了,夫人,你看看明月,再不吃饭,恐怕她得跳起来了。”

    闻言众人都看向温明月,温明月本来拿着筷子,眼睛瞪着桌子上的饭菜,等温父温母开口就打算开吃,可听温父这么一说,忙放下筷子,严肃脸。

    众人见她如此作态,纷纷笑出声。

    温明月见众人都笑她,脸刷得红起来。

    “爹你就知道说我!”??Д??

    众人见此又笑。

    温明阳又接着调侃了几句,众人便安静下来吃饭。

    吃过饭后,温母与温明珠收拾一起收拾碗筷,温父带着温明阳到书房里看书,而温明月则跑出去玩儿。

    温明珠正在厨房里洗碗的时候,忙活的温母叫住温明珠,“明珠啊,明天是赶场的日子,明儿你跟着我和父亲去镇上找大夫看一看你额头上的伤口,问问大夫会不会留疤,捡些药抹一抹。还有啊,明天起早一些,好坐村口张叔的牛车,知道了吗。”

    温明珠听见温母的话,想到明天可以到镇上去逛一逛,回答温母时,语气有些轻快地答是。

    一会儿,温明珠又有些奇怪地问道:“爹明天不开课吗?怎么跟我们一起去镇上?”

    温母听见温明珠的话答道:“你爹给那些孩子放了三天假,明天是假期最后一天,后天才开课。”

    厨房收拾完后,温母便进房去做刺绣,将前几天留下的一点点绣活儿赶着做完,好明天去镇上一起卖掉。而温明珠却拿着鸡食儿在院子里闲晃,喂鸡,顺便仔细深入了解自家的院子。

    温明珠虽然有小温明珠的记忆,但是她只记得一些重要的事情,很多事情记忆里面都模模糊糊的,而对自己院子的情况,温明珠也跟看画儿一样,自己本身的体会并不深,昨日回来,也并未仔细看,现在闲着,便在院子里四处晃晃。

    温家的房子是以前小温明珠的爷爷留给温父的,小温明珠的爷爷自己有些资产,所以温家的房子和院子都很大,在乡下来说,修得也比较气派。

    温家没有田地,可在温家的院子里面,温父和温母开了几块菜地,地里种了些蔬菜,供平时自己家里消耗。

    院子的门口还种了一颗柳树,菜地的旁边,温父和温母种了几颗柚子树和橘子树。菜地的另一边儿,温父搭了一个葡萄架,葡萄架已经搭了有几年了,已经形成了好一片绿荫。葡萄的长势十分喜人,到了如今七月份,葡萄已经到了可以采摘的地步,青紫相间的葡萄一串串儿挂在上面,看得人口水泛酸。

    而温家的院子后面是一片竹林。如此的环境,温家倒像个世外桃源一般。温明珠对温家的环境十分心水,这比起以前温明珠在她奶奶家的环境也差不了多少。

    上一世,温明珠的母亲家是京城里面的大家族,而温明珠的父亲家境却不好,与温明珠的母亲相比,可以说是乡下的穷小子,当年温明珠的父母在一起也是经历了一番波折。

    温明珠的奶奶一直住在乡下,老人家脾气倔强,不肯搬到城里住。

    温明珠放假的时候会和叶玉珩一起去奶奶家,有时玉珩忙,只会留几天,而温明珠则会一整个假期留在奶奶家。

    奶奶是个脾气温和的农村妇女,却不会惯着温明珠,教会了温明珠很多东西,会让温明珠一起做一些事情。这也是温明珠到了现在的温家对做农活儿不陌生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