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回家2
    这边温明珠摸摸索索地下山,由于身上的裙子穿着有些不方便,衣服上破了几条口子,身上沾上了不少污渍和草屑,额头上还有个带血块的伤口,看起来十分狼狈。

    温明珠手撑着一颗树,呼呼喘气。估摸着走了两个小时了,还是没能走出这山,温明珠心里不开心,还有些不安,要是到晚上还走不出去就完了。

    这可是森林啊,要是遇见什么凶猛的东西,那可不是温明珠能对付的啊。

    温明珠现在饿得能吃下一头牛,路上捡了几个野果子啃了几口,却不知道是什么运气,吃到的东西都是又酸又涩,忍着吃了几口,也不顶饿。

    温明珠拖着两条疲惫的腿继续走着,走累了就坐在地上歇一会儿。正当温明珠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她听到了几声模模糊糊的声音。

    “明珠温明珠,妹妹你在哪儿”

    温明珠側着耳朵听出那些人叫的什么后,立马来精神了,大声回答道:“这儿,哥哥,我在这里!”

    这边温明阳与温父喊了几声,发现没有回音后,失望准备到另一个方向去找找了,而后突然听见有温明珠的声音。

    “爹,你快听,是明珠的声音!”温明阳听见温明珠的声音,激动地扯了扯温父的袖子。

    “我听到了”温父环顾着四周的环境,突然抬手,激动地往手指的那个方向走,边走边说,“是那边,那边,声音是那边传出来的。”

    温明阳看父亲往那个方向走,便连忙跟着父亲的脚步。

    温明珠坐了一会儿发现没有声音了,失望地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然而不一会儿就看见两个人影向她走过来,她激动地挥手,“爹,哥哥,这里这里。”

    温家父子走近,看见温明珠的身影,加快了脚步。

    走到温明珠面前的时候,看着温明珠狼狈的样子,两人心疼,温父蹲下身子,伸手替温明珠摘下头上的草屑,挑起额头的乱发时,才发现温明珠额头上的伤。

    “你额头上的伤是谁弄的?还有,你怎么会到山里面来,还是这么深的地方?”温父见到温明珠的样子,怒火冲天地问着。

    “爹,一会儿在路上跟你说,我们先回去,我好饿啊。”温明珠看着温父的样子,拍拍温父的手,笑着说道。

    “爹,明珠说的是,我们先回去,这件事情一会儿再说,明珠看起来也很累了。”温明阳拍拍温父的肩膀,走到温明珠的身旁,把温明珠扶起来。

    “好好,我们边走边说,来,明珠,上来,爹背你回去。”心疼地看了看温明珠,温父背过身子,作出要背温明珠的动作。

    温明珠看温父和温家大哥疲惫的面容,知道他们肯定为了找温明珠直到现在也没休息,心里暖暖的。忙摆了摆手,微微笑道:“爹,我没事的,我身上没有其他的伤了,只是有点累而已,我们一起走吧,我不用背的。”

    温父看温明珠没有什么大事,便点点头,站起身子来,欣慰地摸了摸温明珠的头,让温明阳扶着点温明珠,带着他两往山下走。

    走了一个多小时左右,温家三人到了村子的外围的河边。

    温明珠走到了当时洗衣服的那条小河旁边,蹲下来用衣袖洗了洗脸,微微打理了下自己,再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狼狈了。看着水里的自己,温明珠满意地点点头。

    现在比起刚才下山的样子,可好看多了。

    在下山的路上,温明珠告诉温家父子自己是怎么弄伤,又把自己是怎么到山里的猜测告诉了温家父子。

    两人听到是温明静所做的时候,温明阳脸色一暗,眼睛闪过幽光,而温父则是勃然大怒,连说回去要找弟弟一家算账。

    三人回到村子里的时候,遇到村里的周婶儿,周婶儿一看是温家人忙走过来,当看到温明珠的时候,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一把拉住温明珠,“明珠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诶,你额头上的伤是咋的了?”

    温明珠看是平时对自己还不错的周婶儿,便把手搭在周婶儿的手上拍了拍,笑着点了点头。

    周婶儿看温明珠笑,突然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哎呀,你瞧我,我都把正事儿给忘了,温先生啊,你快去你二弟家看看,明月那丫头正在那里撒泼呢,你夫人也过去了。”

    温父一听周婶儿的话,脸色黑着带着几人向自己二弟的家走去。

    温明月跟着她二叔到家的时候,温二叔家看起来像没人一样,静悄悄的,走到院子里面时,模模糊糊地听见屋子里面有人哭的声音。温佳全开始倒是没注意听有什么动静儿,他大大咧咧地准备喊自己老婆名字,“老唔恩”温明月正静心听屋子里面的人说话,看见温佳全要喊,连忙跳起来捂住温佳全的嘴。

    “嘘”温明月示意温佳全不要说话。

    温二叔看着温明月,看她神神秘秘的样子,挠挠头,憨憨地笑了笑。

    温明月悄悄地靠近那个正在哭的屋子,将耳朵贴在门上。

    “娘,怎么办啊,温明珠当时看着像死了一样,我就让菊花儿把哥哥叫来,让哥哥背着她扔到山上去了,哥哥说扔得很远,就算她没死,也应该回不来了。”屋子里的温明珠边哭边向她娘说自己做的事情。

    王氏生气,一巴掌糊过去,“哭什么哭,你昨天咋不说,都这会儿了温明珠那丫头还没回来,我估摸着也回不来了,这件事情你给我烂在肚子里,谁也不准说,菊花儿那丫头,娘找机会去吓吓她,不会让她把事情说出来的。”

    温明月听到这些话,剩下的一串儿事情稍微一想,就想明白了。

    王八蛋,黑心肠的东西!

    哐的一声,一脚把门给踹开,拧着棍子就往里面冲,看见王氏和温明静就打。

    “我打死你们两个毒妇,黑心肠的东西,我姐姐可是你们的亲人,温明静你个王八蛋也下得去手!”温二叔也听见了屋子里面的两个人说的话,正生气,没来得及拦住温明月。

    看见温明月拎着棍子就进去打自己的老婆和女儿,跟着进去想拦住暴怒的温明月,可因为这件事完全是自己老婆和女儿的错,他也不敢对温明月动手,束手束脚的。

    温明月一个长期在村子里胡闹打架的皮猴子,仗着自己身子小,灵活,窜上窜下的,让王氏两母子挨了不少棍子。

    “哎哟,哎哟,温明月你个兔崽子干什么,欺负到老娘头上来了,你个没教养的东西,你爹还是个秀才,他就这么教你尊敬长辈的吗!哎哟”王氏拉着女儿躲躲闪闪,嘴巴里面骂骂咧咧的。

    “温明月你干什么!!你快住手!爹!愣着干什么,你还不快点拉住她!这个疯丫头!!”温明博和温明语听见吵闹声跑过来,看见温明月疯了一样挥着棍子乱打,而自己的母亲和妹妹狼狈地躲藏。温明博赶紧冲过去想拉住温明月。

    “诶,明月,你怎么了,快停下来!这是怎么回事儿??诶,明月,有什么事儿我们回头再说,停下来!明月!”温明语在旁边看着干着急,看着混乱的局面,也不敢亲自上前去拉架。

    温明博看着自己父亲在旁边手忙脚乱,也没真的对温明月动手,狠了狠心,拼着被温明月打一棍子的痛,一把拉住温明月。

    温明月一棍子敲在温明博的肩膀上,被温明博找着机会拽了一把,拉着离王氏母女远了一点。

    王氏母女看着机会,两人默契地往屋子外面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