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回家1
    温家

    温母拿着在河边找到的衣服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昨天下午女儿拿着衣服到河边去洗衣服,直到天快黑了也没看见人回来。温母不放心,就带着家里人一起到河边去找自家女儿,找半天却没看见人。

    开始连衣服也没看见,后来回家的时候在路边的草丛里找到了自家女儿走时带走的衣物。

    到今天已经天亮了,依旧没有看到人回来,两个孩子和孩子的爹还在外面找女儿,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明珠一向乖巧懂事,不会乱来,这回衣服在路边找到,又一晚上没回来,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今年温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先是小女儿掉进河里险些出事,好不容易小女儿没事了,大女儿又出事了。

    想到以后女儿可能面临的惨况,温母本来就红的眼睛更加红了。

    温母在屋里掉眼泪,突然听见门口传来响声,连忙放下手里的衣物,擦了擦眼泪,冲到门口。看见是孩子的爹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便急忙拉着孩子爹的手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是明珠找到了吗?。”

    温父看着妻子摇了摇头,一夜未眠,温父的眼睛里面充斥着一些红血丝。“没有,村子里面都找遍了,遇见的人也都说只看见明珠昨天下午拿着衣服去河边,没看见有人再回来。”

    温母又看向温明阳与温明月,温明阳与温明月看见温母看他们的眼神,也都摇了摇头说没有消息。

    温母的眼睛又红了起来,“怎么办,明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遇上了什么可怎么办,温家最近是怎么了。”

    温明月听见温母的话,想起自己的事,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而后微微低下了头。

    温明阳看见自己妹妹的表情,以为温明月是因为没有找到姐姐,心里难过,便抬手拍了拍温明月的头。

    温母嘴里一直呢喃着“怎么办怎么办”身体渐渐摇晃起来,眼见着要晕过去。

    温父见状,连忙转手扶过温母,“快,明阳,快过来扶一下你的母亲,把你母亲扶到屋里去坐一会儿。”

    温明阳连忙拉住温母的另一边手臂,扶着温母进屋子里。

    温母进屋子里坐下,手上又拿起温明珠的那些衣服,坐在凳子上掉眼泪。

    温父看温母这样,又想到如今踪迹不明的明珠,心里越加难受。可他是一家之主,不能就此倒下。

    温父轻轻拍了拍温母的背,温声安慰道:“夫人,你先进屋子里休息一会儿,一晚上没睡,你的身体会受不住的。”

    温母泪眼婆娑地看着温父,“佳鸿,明珠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温父看着温母,轻声安慰她,“明珠会没事的,明珠那么乖巧懂事,老天不会这么对明珠的。你先进去休息一会儿,我一会儿跟明阳一起进山去找找。”

    说完温父扶着温母进屋里休息。

    不一会儿温父出来,转头看见脸色疲惫的温明阳和温明月,安抚地对他们笑了笑。“明月,你先进房间去休息一会儿,我跟哥哥再继续出去找姐姐,你注意一下门口,万一一会儿姐姐自己回来了呢。”

    温明月点点头,示意自己会注意的。

    温明月心里也为温明珠担心,她穿来的这些日子,温明珠对她很好,她很喜欢自己的这个新姐姐。

    温父又对温明月笑了笑,摸了摸温明月的头,转身和温明阳出去了。

    温明月看着温家父子出去,对着门口发了一会儿呆,便准备去把大门关上,进屋休息一会儿。

    刚刚拉上一扇大门,抬手准备关上另一扇,一个小孩儿便冲进来。

    温明月看着这个小孩儿,眉头皱起来心里有些不爽,他来干什么,自己家的事情一团乱,可没心思带他去玩儿。

    想着温明月冲过去揪住小孩儿的后衣领,准备把他拉出去。

    小孩儿叫周来福,村长家的小孩儿,年纪比温明月小两岁,平时是温明月的小跟班儿之一。

    来福看温明月想拽他出去,连忙出声,“诶诶,明月姐姐,别拖别拖,我是来给你送信儿的。”

    温明月听他的话,撇了撇嘴。

    他能送什么信儿,别又是温明博他们要打他,来找自己救场。想着,本来停下来的手又拖着来福往门口走。

    来福看温明月又想赶他出去,连忙站稳,挣脱开温明月的手,“明月姐姐,我听说明珠姐姐走丢了现在都没找到,我昨天看见温明静和菊花儿去河边找明珠姐姐了,明珠姐姐走丢一定跟她们两有关系!”怕温明月再拖自己,来福快速说完自己要说的话。

    说完了,来福自个儿还加一句,“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是我说的啊,要是让温明博知道了,我还不得挨打啊。”说完这些话,也不要温明月拖了,来福自个儿像个兔子一样溜出温家。

    “诶,你先别走,回来把你看到的东西说清楚!”温明月垫着脚大喊,来福却像后面有恶鬼追一样,胖胖的身体跑得飞快。

    温明月见来福跑远了,放下手,一会儿,两只手攥成两个拳头。

    来福既然看见了温明静和菊花儿去河边找姐姐了,那她们两肯定跟姐姐的失踪有关系。

    想着,温明月在院子里随手抄过一根木棍,关上门朝比较近的菊花儿家里走去。

    温明月像个小火炮一样冲到菊花儿的家,却惊人地发现菊花家里已经空了,没有人。

    温明月定定地站在门口,眼眶红了起来。

    肯定是他们对姐姐做了什么,姐姐肯定出事儿了,不然菊花儿家怎么就不见了,一定是畏罪潜逃了。温明月这样想着。

    其实菊花儿家本来就要搬家走了。

    菊花的爹是个木工,出师之后赚了些钱,开了间铺子,就准备将在乡下的菊花儿母子接到镇上去生活。

    不过本来是今天才走,但是菊花儿因为跟温明静一起推了温明珠,虽然不是她推的,但她自个儿也算是个从犯,回家就跟自己母亲说了这个事情。

    她母亲也害怕温家来算账,就提前了搬家的日子,连夜赶着驴车走了。这才造成温明月现在看到的人去屋空的景象。

    温明月拿着木棍眼睛通红地站在菊花儿家的门口,路过的人奇怪地看着她,以为是小孩儿闹脾气,摇了摇头,又纷纷走开。

    “明月啊,咋的了?站在人家家门口干什么?”温二叔扛着个锄头,看着自己的侄女儿,奇怪地问道。

    温明月听见自己二叔的声音,扭头看着他,“二叔,我大姐走丢了,现在还没找到呢!”

    温二叔心里一惊,开口道:“怎么回事儿?昨儿听说在找人,咋的?今天都没找到??”

    温明月睁着自己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温二叔,“可是,有人看到昨天下午,温明静和菊花儿去找我姐了。”余下的话,温明月虽然没直说,温二叔却知道她话里的意思。

    “明月,你可别瞎说,这事儿跟明静能有啥关系。”温二叔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悦,“那不然你跟二叔去家里看看?总不能是明静把明珠藏起来了吧。”

    温明月正好要去温明静家里去看看,便虎着脸点了点头,拿着手里的棍子跟温二叔一起朝他家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