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与世隔绝
    “这个僵尸是打了鸡血吗,怎么跑这么快啊!!!夭寿啦!!!”只见那个人叫着一路跑。

    “你刚刚坐到我身上几个意思!?”葛雷眼里都是怒气,吓得那个人腿软跑不动了。

    “怎么这个僵尸还会说话的啊?”〒_〒娘,这里好可怕,我要回家……

    “你说谁僵尸呢,我是活生生的人。”葛雷发现那个人只是个熊孩子,便不想打他了,如果是成年人之类的,他肯定打的他叫娘!

    葛雷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回头看,文咏衫正远远的跑着,向他们跑过来。后面却没有跟着僵尸了。

    “葛……葛雷,你……你个混……混蛋,跑那么快……快,干什么!”文咏衫上气不接下气的跑着,停在了葛雷身边,喘着气,脸色发青,嘴巴都是红的,一副要死了的模样。

    “你没事吧?”葛雷看着文咏衫,一副一脸你也会累的样子,打了她一下屁股,笑呵呵的。

    “没事才怪!”文咏衫踹了葛雷一脚,然后坐在一边赌气。

    “你们是人!?”这个孩子已经五年没有见到活人了,这里的活人只剩下他和他娘。

    “唉,云雾山的人真烦”葛雷还以为有是云雾山的族人。

    “什么,云雾山的人?”这个孩子好奇的问道。

    葛雷听他说的话好像不是,追兵,但他如果没有猜错这座山上应该住的全是云雾山的人吧!但是这个小孩好像完全没有听过”云雾山”这三个字的疑惑表情的问这“我们不是坏人,小弟弟别害怕”葛雷笑嘻嘻的对小孩说这。

    “你让开就你这样子,好人都会被你吓跑”文咏衫一把推开葛雷

    “小弟弟,我们两个是来山上游玩的,由于山上雾气太大,所以迷失了方向,走着走着就来到路口这个”文咏衫用她那真诚的眼睛,一眨一眨得

    虽然他不是云雾山的人但也要防备一下,免得在发生什么,文咏衫还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咳,咳,是两个情侣”,“谁和你是情侣”文咏衫摆出和你没有一丝关系的样子。

    “唉,你吧”小孩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我们这里就我和我娘两个人,已经好久没有来过外人了,要不和今晚就去我家住宿吧。”这个小孩或许是因为好久没见到过人吧,表现的十分热情。

    “啊,这个可以,那就多谢小兄弟了”葛雷他左边还有伤口,万一后面的追兵找到这里,那就糟糕了,所以还是先这个地方治疗好伤口。

    “前面就到了”小孩指着小溪对面的房屋

    小溪前面就是茅草房,附近种这各种蔬菜,还有果树这个地方特别安静,除了他们几个谈笑声,听到的便是流水声和鸟叫声。

    “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文咏衫惊讶的叫到“你小声点,小心把那些人引过来”听到葛雷的话,文咏衫也就安静的走路了。

    “小林,他们是谁啊”一个中年妇女在葛雷和文咏衫他们还没走进门口时便听到声音。

    “娘,他们是走迷路的人,我看天色已晚所以就叫他们来我们家住一晚”小林连忙给他母亲解释到

    “哦,那好啊吧,你们两个赶紧进门来,我们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了有点不习惯,你们别建议”小林他母亲也十分热情

    “谢谢,阿姨”文咏衫礼貌的回复这

    “我们这里房间有点少,晚上就辛苦你们两个挤一下了”小林母亲用十分抱歉的语气

    “唉,阿姨没关系,你们能让我们两个在这里借宿一晚都已经很好了”葛雷嬉皮笑脸的笑这,而此时的文咏衫脸蛋红透了。

    “姐姐你脸咋了”不知道什么情况的小林突然“没什么,太热了吧”文咏衫尽量吧头地下去,

    “你们还没吃饭吧,正好今天做了多的”,小林母亲缓解就这突如其来的尴尬。“那就谢谢阿姨了”,“没事没事,哈哈”小林看着这两个年轻人,葛雷拉起文咏衫的手和小林母亲他们一起走去餐桌,文咏衫还沉醉在刚刚的气氛中

    “呼,终于不太疼了”葛雷长长吸了一口气,“今晚怎么睡”文咏衫说到这句话脸色有和刚刚一样红了起来。

    “还能怎么睡,当然是一起睡了呗”葛雷开始色眯眯的笑了起来。

    “滚谁要和你一起睡,你给我滚到地上睡去”文咏衫指这地板,葛雷才不听文咏衫的话就是一把,把文咏衫给抱到了床上。一路上虽然葛雷占不少文咏衫的便宜,但是这会文咏衫被他抱在怀里没有太多挣扎,因为她也知道葛雷对他是怎么样的为了给他找解药和云雾山的人干了一架,虽然没有伤害但是还是挺满足的

    “今晚,我们就这样睡,别吵小林他们都睡了,别把人家吵醒来,嘿嘿”葛雷小声的在文咏衫耳边笑这,“你给我等着”文咏衫气呼呼的给葛雷警告这,但这完全不起作用,葛雷的手已经在文咏衫的身上

    突然这时候,葛雷胸口的黑玫瑰突然异动起来,葛雷感觉他的胸口就快要被黑玫瑰的法术给撑爆了

    文咏衫突然觉得葛雷安静了下来,中不想平时的葛雷呀!“你怎么了,葛雷?”文咏衫转过身紧急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胸口好痛”虽然文咏衫是他的未婚妻但是黑玫瑰的事他还是不想让她知道

    文咏衫赶紧用她的手压住葛雷的胸口,看着葛雷的表情他从来没有在她面前看到过葛雷这个表情所以她也十分紧张,眼泪花都在眼睛里转“葛雷,你可别有事,我可以不想守寡”还这哭声的声音给葛雷的说这

    “放心我不会有事,我咋省得你守寡呢,咳咳”葛雷用手摸着文咏衫的头说到。

    “这是怎么会事,黑玫瑰”他突然想起今天黑玫瑰给他说话的情景,所以他直接问到。

    “我也不知道,我的法术好像在改变或许是今天给你法术的缘故吧”。

    “怎么可能,以前帮助我不都好好的吗?”葛雷语气的快速问到“或许是次数吧,当你用我法术达到一定次数后我就会发生改变,因为我毕竟是上古东西嘛”黑玫瑰唉声的给葛雷解释到

    “那我会死吗?”葛雷意识到他直接的处境现在是十分的危险,能救他的允许还是这个黑玫瑰。

    “有可能!”“那就没有办法了嘛?”难道我葛雷就要英年早逝了嘛,让文咏衫年轻活活守寡嘛?“这样的事情我也是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唉我有要变成五个黑石头了,唉”黑玫瑰他也是被人变成五块黑石头,被葛雷复活,如果葛雷死了他也会变成以前那样

    “啊我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还没做不能”葛雷一声残叫,勉强这挣扎这。

    “有可能是因为我没一直在你胸口的原因,我们还有一个办法”黑玫瑰他也不想变为原型,所以也在想办法

    “什么办法赶紧说呀,在完我就要死了”

    “好吧,赌一下,让我进入你的心海,然后把我的法术都给你,这样我们就可以融为一体”为了活下来的黑玫瑰这要这个办法了

    在葛雷的心海一股股,热热的法术在注入他的体内,葛雷的额头和身体上都特别热,现在的葛雷没多少意识,他能感觉到文咏衫的哭泣声,和热热的法术注入他的体内

    “还差一点点”当最后一点黑玫瑰的法术注入葛雷的体力,葛雷的胸口太没有刚刚那么疼了,他和黑玫瑰都松了一口气

    他开始引这些刚刚来的法术,从心海引到气丹在引到身体刚刚脉络,可以说他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在引进丹田就可以大功告成,平静的丹田被一阵阵新的法术包围这,突然在这平静的丹田里,发生了一声爆炸

    “怎么回事”葛雷惊讶的发现,所以被整理好的法术都乱了,在他的身体里乱走,乱撞

    “啊”一阵叫后面,一阵法术的强力光波,白光吞噬了整个房间

    “这,难道是”黑玫瑰惊奇的感叹道。

    虽然黑玫瑰吧法术都给葛雷那是没有全给,因为黑玫瑰的法术过于,十分强大如果全给葛雷他的身体早就爆炸了

    “唉,小莫姐,你快来看这里有个人”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孩有狗尾巴草挑动这葛雷和文咏衫

    “莫名,你被瞎说这荒山野岭咋会有人”一个十分长着清秀的农家少女编说编走的走了过来

    “小莫姐,你看我没有瞎说吧。”小孩那这狗尾巴草指这葛雷和文咏衫他们。

    小女孩一看还真的是人,马上就放下篮子“小哥哥,小姐姐快醒一下,看来只有只有了”小女孩便说便从篮子里拿出水壶来,吧水淋在在葛雷和文咏衫的脸上。

    “啊,怎么了我还活在。”葛雷高兴的摸这自己身体别因为自己是梦境中 “文咏衫快醒醒,我还活这”兴奋的叫醒身边睡这的文咏衫,葛雷高兴的都忘记身边的两个陌生人,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