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暴打石言
    单单就这一手,正能看得出石言长老在法力上的造诣,就已经就已经恐怖如斯。

    此刻所有人都看着半空中,身长数百米的苍龙虚影,眼中带着震撼的神情,他们很难想象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被这条苍龙咬上一口,就算这只是一条苍龙虚影,恐怕也会被撕得粉碎吧。

    苍龙在空中发出怒吼的声音,声音响破天迹,后面的族人们捂住耳朵受不了这刺耳的声音,纷纷发出痛苦的声音,身后的物品全部因为石言的全身发出的强大气功漂浮在了空中。

    葛雷移步到咏文衫的前面,激发黑玫瑰的力量开出一个结界,护住咏文彬,他不想让这气浪伤害到咏文衫一分一毫。这是葛雷前几天从黑玫瑰中领悟到的一点小作用,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这个石言的功力确实不容小觑,毕竟这是葛雷碰到最强势的对手了,确实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对战这个石言,就是担心咏文衫怕她受到伤害被分心,现在有这个结界保护她,葛雷就不怕了。

    “呵~竟然还敢分心,真是找死。”石言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竟然在他使出苍龙破的时候还敢分心设结界来保护女人,手一挥,只见苍龙怒吼一声向葛雷站的地方扑过去。

    葛雷对于这一招好不吃力,在苍龙还没有扑过来,像旁边一闪躲过一击,苍龙尾巴一甩砸在刚刚葛雷站的位置,被砸出一个大坑,冒起了黑色的烟雾,可见这实力不一般,要是葛雷再慢一点可就被砸成肉饼了。

    “没想到你这小娃娃还有一手,之前真是小看你了,竟然能躲过这一击,下一击必定要你的命。”石言有点怒,竟然没有一招将他制服,让他在族人面前丢了面子。石言说在双手一挥,在面前画了一个符,“破~”石言怒吼一声,只见苍龙的残影竟然变得比刚刚清晰了,苍龙挥舞着龙爪,像葛雷扑过去。

    苍龙的速度也比刚刚迅速了许多,葛雷猛力一跳,这么高的跳跃度像是要飞起来了一般,接着苍龙像是知道葛雷要跳的位置一样一步步紧逼,葛雷在心里怒骂这老东西的祖宗十八代。

    “老东西,你就这一点本事”葛雷开始用言语挑衅石言,从刚刚的表现来看就知道这个石言心高气傲,容不得别人轻视,这样用言语挑衅他,必定能让他露出破绽,葛雷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自己的神识,想要找出石言的破绽。

    “狂妄小徒,竟然敢小看我,我这叫苍龙把你撕的粉碎,看你还嚣张?”石言怒了,胡子在在气浪中飞舞,浑身发出红色的光,身后那些族人们发出震惊的声音,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六长老出手,果然这实力不亏是长老级别了,况且他还是长老里面实力最差的,就有现在的功力,可想而知其他五位长老远在他之上的又有多么的厉害,纷纷发出赞美侮辱葛雷不知死活的声音。

    那个刚刚被被葛雷打败的黑子眉毛一挑,“小子,我们六长老出手你的小命没了,现在跪地求饶还来得及。”黑子神气的张牙舞爪,像是使出这招苍龙破的是他一样。

    显然刚刚族人们崇拜的眼光和夸赞的词对石言来说很受用,石言现在都被赞美的飘飘然了,但是还是一直对着葛雷穷追不舍。

    就在刚刚石言在被赞美的飘飘然的时候葛雷就用神识找到了石言的破绽之处,葛雷猛力向后一条,竟然跳到了石言的身后,学着刚刚石言的样子竟然也召唤出了一条苍龙,但是苍龙的影子显然要比石言的更清晰,石言没想到葛雷竟然会跳到他的身后还没反应过来,苍龙的尾巴就狠狠的砸到了石言的身上。

    “噗~”石言吐出一口鲜血,飘在空中身形坠在地上。这怎么可能这一招是他家的祖传秘术,这个臭小子怎么会使。

    “哇,这条苍龙竟然比六长老的要大,要更清晰”族人中一个穿着白色大袍的人感叹,这真的是他见过最精彩的打斗了,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变得这么厉害。

    “怎么可能”黑子发出震惊的声音,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一下子从被压着打的葛雷竟然翻身了。黑子的嘴巴张的嘴里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哇塞,好厉害啊这人,这可是我们这里的六长老啊竟然被打败了。”一个少女感叹的说到,眼神里有些火热的模样,,一副像是遇到了神人的表情!

    “啊~你为什么打我?”而正在少女感慨的时候,她突然被人一巴掌拍的暴跳如雷。

    “你找死吗?这里可是云雾山谷,你只能崇拜这里的长老,不能崇拜别人,你还要不要命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说道。

    “啊~六长老加油打爆他,灭了他,你是我们的骄傲。”少女满脸恐惧,开玩笑比起崇拜的偶像自己的小命还是最重要的。

    葛雷听到这里,不由得摇摇头,这个少女长得真可爱,性格也很喜欢,要不是已经有了咏文衫了他好真想有点别的想法。

    “臭小子,你怎么会使者一招的?”石言捂住胸口很是痛苦。比起那计较些族人们从赞美的他的眼神变成赞美葛雷的眼神,更在意的是,他的武功绝学这臭小子也会。

    “刚刚学的啊,我也不知道就是你刚刚使出这一招我就学会了。”其实葛雷也不知道怎么突然有了复制别人武功的能力。可能这就是黑玫瑰的力量吧,这东西可真的是个宝贝,以后有时间了一定要好好参悟参悟,说不定还能成为世界绝世高手。

    “老不死的刚刚不是很嚣张吗,追着我玩,现在也让你尝尝被追着打的感觉。”说着葛雷双手学着石言的在空中比划了一下,苍龙立马怒吼了起来,扬起尾巴就像石言抽过去,石言奋力一躲,勉强躲过一劫,但是显然受了重伤有点力不从心,但是还没等石言喘过一口气马上迎来了第二击,但是这次石言就没有那么走运了,苍龙的尾巴狠狠的砸在石言的腿上,腿上立马流出了鲜血,起了黑色的雾气,小腿已经骨折变得鲜血淋淋。

    石言捂住自己的腿发出痛苦的声音,没想到自己辉煌一世,最后却载在这个毛头小子手上,真是后悔,当初要是不那么冲动,非要跑出来迎战的话,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的后果,可世间没有后悔药。

    “不知道下一击,石大长老能不能躲过呢?”说着发出轻蔑的笑声,葛雷心想刚刚被他玩的团团转现在终于是报仇了。“可是我还没玩够呢!”葛雷双手交叉,一副看一条死狗的模样,他葛雷是一个小心眼的人,睚眦必报。

    “不就是一死,来吧给我个痛快。”石言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自己已经废了一条腿了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还不如痛快的一死。

    “呵~想来个痛快?我可没答应你。”开玩笑,他葛雷才刚刚觉得玩的有一点意思,怎么会就让他这么死了呢。说着指挥着苍龙向石言又是一击,但是这一击很明显收了刚刚那么强大的气力,苍龙的尾巴狠狠地拍在石言的另外一条腿上,被苍龙攻击过的腿,又是鲜血直流。

    “啊~”显然受不了这么大的痛苦,石言发出了惨烈的嘶吼,现在他不为别的就想求一死,;来解救自己痛苦。

    “葛雷,这是怎么回事?”咏文衫睁开双眼刚好看到这么残忍的一幕,但是却突然觉得葛雷好厉害啊,不知道葛雷这小子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你醒来了啊?脸色竟然还这么苍白?看来这瘴气的毒确实很厉害。”咏文衫的脸色苍白很虚弱像是一个瓷娃娃一样精致,让人觉得可怜。

    “我中毒了?”文咏衫听到后愣了愣随即对石言说:“老家伙快说解药在哪里?不然我会让葛雷让你生不如死,要是你老实一点交代,或许我会让他给你一个痛快。”咏文衫气若游丝,显然很虚弱,葛雷知道这毒耽误不得。

    “哈哈拉个陪葬的也好,有一个美女陪我一起死,黄泉路上才不孤单啊。”石言显然没有想要告诉他们解药的下落,这个葛雷废了他的双腿让他的名声扫地,要他朋友的命也抵挡不了他心中怒火。

    “说不说?恩?”葛雷轻蔑的挑了挑眉头,看来这个家伙还真的不知死活,刚刚的那几下还不痛苦,说着葛雷又双手一挥,那苍龙狠狠地向前一仆,石言闭上了眼睛,想着这下死定了,但是比起这些痛苦来他宁愿一死,但是葛雷很显然没有想要他的性命,这次他砸的是石言的命跟子,苍龙猛力一扑,直击石言的双腿之间,咔嚓一声,命跟子断了

    “啊~·”比刚刚还惨烈的吼叫,他的命跟子就这么没了,男人最痛苦的事情就莫过于此了,没想到这么年纪轻轻下起手来这么狠辣。,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