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石言
    再接着,葛雷就已经到了眼前那座大山的山脚下,周围还是一片雾蒙蒙的,什么都看不清,但是葛雷对于方向的把控还是非常精准的,它绕着山脚开始往前跑,他知道如果想要进入云雾山谷的话,那必定是要翻过这座山的,所以围这座山跑,总能进入山谷。

    走山路对于一般的人来说或许非常的困难,但是对于葛雷来说简直吃饭一样轻松,他脚下轻轻一点,整个人就已经背着文咏衫飞了起来,然后落地之后又轻轻一点,人又穿过了上百米的距离。

    而就在这么几个起落之间,葛雷看着前方出现的,一个景物,心里没由来的咯噔一下,眼中带着莫名的惊喜。

    此刻,出现在葛雷面前的,是一座用木头建造的简易小房子!

    葛雷看到这个小房子,虽然简陋而且好像好久没人住过的样子,但是,既然这里有搭建的小房子,就说明了这里曾经有人住过,至少来过。

    想到这里可能有人居住,葛雷原本还有些惴惴不安的心情瞬间宁静了下来,他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加坚定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又超前冲了过去,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有很大机会是找对了方向,而且那把神秘人很可能就住在这里。

    既然如此,葛雷就不虚此行了,更重要的一点是,找到了的神秘人,就能救出白画,就能为自己父母的血海深仇讨债。

    而在山谷里的那个小木屋里,此刻听到青年人汇报说,葛雷已经朝着云雾山谷走了过来,大长老和其他几位长老,相互对视一眼,这时候大长老冷笑一声,缓缓道:“诸位,不知道你们谁愿意去会会这个小子。”

    听到大长老的话。其他人还没有说话,坐在桌子最末尾的一个老者,已经微微直起了身子站了起来,然后毫不在意的说道:“只不过是一个恶臭味甘的小子而已。何须如此劳心多伤神的在这里议论,老夫这就去会会这个小家伙,诸位稍等片刻,我马上就回来。”

    看着这位长老起身,周围那些围观的族人们都是一脸的兴奋,因为他们都认出了这位长老,名叫石言。

    石言在这群族人是非常有威望的,他不但法力高深,而且最主要的他脾气向来暴躁,无论看谁不顺眼,都是一巴掌上去,对方都会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

    虽然,石言是六位长老中实力最差的一个,也是排位最末的一个,但是,但是在这个神秘的种族里面,六位长老已经是最巅峰的六位最强者了,无论哪一个实力都强得令人发指。

    尽管石言,只能在六位大佬之中排最后,但是在整个族群中也是前六位的强者。

    此刻,石言竟然主动起身去对付葛雷,周围的族人们瞬间都激动了,因为他们对于石言的实力是非常了解的。他们相信只要,石言一出手葛雷必死。

    而此刻大长老和其他四位长老,看着石言主动请缨去对付葛雷,他们相视一笑,大长老淡淡道:“好的石言,既然你想出去会会他,那就带上几个族人一块儿去吧,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就是不管那小子死活,他一定要把他身上的三块黑石给拿到手。”

    从大长老的话语中不难听出,他对石言的实力也相当的信任,他觉得只要石言一出手,葛雷是生是死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只是最后他还是点到了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黑玫瑰。

    这一次算命瞎子,之所以把白画绑架过来,威胁葛雷进入云雾山,根本目的就是为了黑玫瑰。

    既然葛雷真的傻忽忽的来了,虽然这一点,有些出乎算命瞎子的预料之外,但他还是非常激动的。

    这时候见到石言长老主动请缨去对付葛雷。算命瞎子哪能错过这个落井下石的好机会,他准备去跟着一块儿凑凑热闹,亲眼看看葛雷凄惨死在石言长老手下的样子,以解心头之恨。

    话音落下,石言就已经起身朝外走,同时他招呼一声,点了几个族人跟他一块朝外走去。

    而这时候,算命瞎子也主动请缨对石言道:“石长老,让我也跟您一块儿去吧。”

    石言顿了顿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算命瞎子,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征得石言的同意后,算命瞎子连忙道谢,然后被身边的一个族人搀扶着跟在石言身后,随着众人一起朝门外走去。

    而另一边,葛雷背着昏迷的文咏衫,走在山间路口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前面开始变得广阔起来,而且,一开始见到的那种木质的小木屋,周围也越来越常见。

    这个时候,葛雷心中一喜,他已经隐隐的感觉到自己找对了地方,他猜测这里应该就是那帮神秘人居住的山谷了。

    同时葛雷利用法力散开神识,他已经察觉到周围的人类出现过得气息越来越多,虽然他到现在还没有看见一个人的踪影,但是通过眼前见到了很多建筑的房屋,而且,在几百米外,他甚至已经听到有人类发出的声音出现在耳畔。

    此刻,葛雷脸上已经泛起了希望,赶了那么久的路,还把文咏衫给导致昏迷了,这代价虽然有点大,但至少没有白跑一趟,自己找对了地方,这才是最重要的。

    而就在葛雷心里有些喜悦,继续往前赶路的时候,前面一个大石头后面,突然走出来几个身影。

    这一意外的情况,让葛雷意外的怔了怔,不过当他看清这几个身影中其中一个人正是算命瞎子的时侯,葛雷原本轻松的表情立刻变得阴沉起来,仇人出现了!

    葛雷没有想到,自己来到这云雾山谷,还没去找这个算命瞎子的麻烦,他竟然带着人主动找上门来了,今天活该他找死啊!

    然而另一边,算命瞎子此刻跟葛雷的想法却有些相同,因为当他听到身旁的族人提示他,葛雷已经背着的昏迷的文咏衫出现之后,算命瞎子的脸上也浮现一丝阴狠的冷笑。

    他走在石言身后,心里想着今天有石言这位法力高深的长老在场,就是葛雷的死期,不管他是否愿意交出黑玫瑰,为了把几天之前被葛雷重伤的仇恨,算命瞎子都不会让葛雷活着离开。

    葛雷看着算命瞎子和石言等人,缓缓的停住了脚步。他没有率先开口问话的意思,就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然后一句话不说,等待着他们开口,葛雷倒想看看,这帮人半路蹦出来拦截自己,到底有什么想说的。

    果然,在葛雷停住脚步之后,石言冷冷的看着前面的葛雷,他不屑地冷哼一声,朝葛雷指了指,语气不蔑道:“你就是那个什么叫葛雷的?听说你小子挺有能耐啊,竟然一个人掌握三颗黑石,而且还有胆子擅闯我们云雾山,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石言顿了顿,话音一转继续说道:“不过呢,上天有好生之德,现在老夫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把黑石交出来,就可以滚了,老夫不愿意杀你,免得上脏了老夫的手。”

    而在石言说话的同时,算命瞎子等一帮族人们,也看着葛雷每个人脸上带着冷笑,他们早就知道石言的脾气向来都是冷傲的很,今天葛雷识趣点直接把黑石交出来还好说,如果不识趣,紧抱着三块黑石不放手的话,那他今天一定死得很难看。

    听到石言的话,葛雷被气笑了,他实在没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老家伙,口气竟然大得要死,葛雷实在想不通是谁给他的自信,让他觉得一定能对付了自己?

    而且这老家伙就带了这么几个人,葛雷丝毫没叫他们放在眼里,虽然葛雷猜不出他们到底有什么依仗,但是正常来说,他们也只不过是依仗着自己会点法术罢了,或许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聚集起了五块黑石,组成了黑玫瑰,修炼出了十层的法力的事情,对于这一点,葛雷从这个石言刚才说话的语句中,他说自己身上只有三块黑名的这句话就能判断的出,他病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实力,他们只是以为自己身上的黑石只有三块。

    想通这些,葛雷忍不住有些在心里发笑,这还真是一帮目中无人的家伙,只是现在葛雷并不急得动手,先不说文咏衫还受的伤趴在自己背上,最主要的是他还没有看到被他们绑架的白画,另外,葛雷也想从他们身上,探听到关于自己父母身世的事情。

    其实自从葛雷从黑玫瑰的影像中得到父母的线索之后,葛雷一直以来都在猜测,父母跟这帮神秘人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当初画面中,自己的父母被神秘人带到这里之后,丝毫没有任何惊讶的和意外的神情?有的只是深深的悲凉和痛苦?

    葛雷琢磨着,这应该是自己的父母,早就知道这个神秘的山谷和这么神秘人,甚至和他们还有什么牵扯也说不定,所以在被抓过来的时候,自己的父母才没有反抗和意外的表现。,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