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进入云雾山
    报信的青年连忙起身恭敬道:“是。”话音落下,他的身影一晃,就像一阵旋风一样,‘唰’的一声消失在了房间里。

    显然,就连这么一个普通报信的青年,也是身怀法力的高手。

    而另一边,被困在森林里的葛雷怀里抱着文咏衫,在观察了半天以后,他对周围的环境依然一筹莫展,毕竟是初来乍到,第一次到这种古怪的森林,他现在在仓促之间,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文咏衫昏迷的。

    在观察了周围的环境之后,没有任何发现的情况下,葛雷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暂时将文咏衫放躺在自己的怀里,然后伸手都为她现场治疗了。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葛雷或许还能去找一个稍微舒服一点,条件允许的地方,在给文咏衫治疗。但是现在这个环境有些古怪,葛雷也不知道导致文咏衫,昏迷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他不敢再耽搁下去,生怕会误了文咏衫的病情。

    葛雷伸出修长的两根手指,搭在了文咏衫柔滑的手腕儿上,替她切脉诊断。

    同时葛雷也要小心防备着周围,他生怕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什么暗地里隐藏的敌人,突然对他发起进攻。

    就在这种一心两用的情况下,葛雷还是迅速地判断了文咏衫现在的情况。

    葛雷毕竞是学医出身,他跟着师傅葛不平学医十几年,现在的医术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对于医道的理论和了解,已经达到了宗师级别的高度。

    虽然他刚才因为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现在经过切脉诊断之后,葛雷很快判断出了,文咏衫昏迷得真正原因,是因为体内进入了一种毒素。

    这种毒素非常罕见,也就是空气中带有的,对身体有伤害的毒,这种毒素可以围堵人的七经八脉,让人呼吸不畅,血循环流动缓慢,是一种罕见的慢性毒素,如果时间拖的太长的话,会对人造成致命的生命危险。

    但是还好文咏衫只是刚刚中毒,情况并不是很严重,而且据这种情况来看,文咏衫最起码还能坚持四五个小时,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

    判断出了这个结果之后,也让葛雷瞬间轻松不少。

    别看他平时跟文咏衫经常顶嘴,两个人吵个不停,但是从一次次葛雷出手救治文咏衫的情况来看,文咏衫在格雷心里的地位还是非常重要的。

    眼下既然判断出了文咏衫的病情,并没有什么大碍,葛雷想要为她医治,但是也一时之间找不到需要的药物和医疗工具,那么再继续留在这里,反而会对文咏衫的病情越来越不利,所以还是需要尽快走出这片古怪的森林,赶紧找到云雾山,如果运气好能碰到那群神秘的人,不但可以救出白画的同时,也能医好文咏衫的病情。

    只是如果,他们这一次找错了地方,这里虽然也有山,有雾,有森林,但却偏偏没有那群神秘人物的话,葛雷还真的要想别的办法把文咏衫治好才行。

    但是现在现在想这些都是徒劳,还是快点走出这片森林,才是最主要的。

    伸手将文咏衫被在身后,葛雷起身继续往前赶路,这个时候背着文咏衫的葛雷,却有些想要苦笑。

    这副场景,其实,在葛雷没来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了,他知道带着文咏衫一起出来,就肯定是个小拖油**,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小拖油**,在还没有碰到敌人之前就已经将他拖累住了。

    想想,葛雷自己都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自己还真是会给自己找麻烦呀。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葛雷脸上却带着从容淡然的表情,拖累那又怎么样?虽然文咏衫她昏迷了需要人背着,但是她这点体重,在葛雷面前还真不算什么。

    葛雷的身体毕竟是经过法力滋润过的,强度比普通人好上几百倍都不止,在别人感觉背着一个人劳累赶路的时候,葛雷却丝毫没有任何压力,就像拎着一只小鸡一样轻松。

    而且有这么一个美女,紧紧的靠在自己身上,这种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葛雷,现在背着文咏衫还需要双手拖着她的屁股,这份手感呵呵!

    以文咏衫的苗条的身材和丰满充满弹性的皮肤来说这一刻,葛雷并不觉得她算是累赘,应该说是享受。

    当然了,如果文咏衫醒着的时候,葛雷是绝对不敢去这么享受的,但是现在她昏迷了,葛雷就可以随意了。

    这一刻葛雷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起来,不时的捏捏这里有摸摸那里,反正手感是非常不错的,柔软细嫩有弹性。

    葛雷就在这么一边享受着,一边探索着周围环境的同时,背着文咏衫朝云雾山的方向前进着。

    只是越望前行进着,葛雷觉得越奇怪,因为随着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郁,他散发出去的法力,探知的范围,却有种被束缚的感觉。

    就好比说之前葛雷的法力,探知的范围是1000米,那么现在随着越往前进,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郁,葛雷探知的范围,却慢慢的从1000米缩短到了900米,然后是米,这个样子。

    葛雷,毕竟是才刚刚掌握法术,没几个月的时间,他对于这个感知能力,还不太会利用,没有太深入的了解。而且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古怪的环境。对于神识被束缚的情况,还是有些想不太明白的。

    不过想不太明白的事情,葛雷也懒得去多想,反正走一步看一步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多大点事。

    然后时间慢慢的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的时候,葛雷终于背着文咏衫走出了森林。

    而此刻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雾蒙蒙的世界,透过这浓郁的雾气,他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前方几百米外一座耸立着一座巨大的高山。

    这座高三就好像是被云海给包围了一样,葛雷只能隐隐的察觉得到,这座山峰非常的高,但是却无法看到它的全貌,甚至连山顶的距离都目测不清楚。

    而在葛雷看不到的,没有注意到的一个山脚旮旯里,一个青年人正探头探脑的朝他看着,显然葛雷之前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个青年看在眼里。

    此刻,这个青年看着葛雷背着文咏衫,竟然真的找到了云雾山这里,他不由的心中冷笑。在他看来,葛雷这种做法非常愚蠢的,他自己一个人来送死,就已经显得很白痴了,青年人没想到葛雷竟然还带了一个女的来跟她一块儿送死,这简直就是白痴中的白痴嘛。

    看着葛雷对周围的环境东张西望,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青年人冷笑着嘀咕一声:“笨蛋。”

    如果是平时的话,一葛雷法力探知的范围可以轻松地察觉的到,千米之外这个青年人的动向,甚至葛雷连他脸上的笑容,都能观察得一清二楚。只是现在这种情况,葛雷发现他的神识,只能探测到周围700米左右的范围,再远的话就有非常的吃力了,所以对于1000米此外的青年人,他并没有察觉到。

    而且在青年人显然对于跟踪人的方法非常了解,再加上他常年生活在云雾山中,对于云雾山中的环境,也异常的熟悉,所以面对葛雷这么一个初来乍到的陌生人,显得游刃有余,所以他能轻松的观察葛雷的动向,而格雷却发现不了他,就对于这一点来说,这个青年就比算命瞎子要强得多。

    而葛雷在张望了一会儿,周围的环境之后,他随便选了一个方向朝着云雾山的方向走了过去;至于这个随便选,是真的随便选,因为葛雷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路,而且也没有人踩过之后留下的脚印什么的痕迹。地上全是碧绿悠悠的青草,青草上还全是湿漉漉的雾水,葛雷实在不知道该往哪儿走,所以他也只能随便找一个方向。

    反正就是云雾山谷嘛,他觉得只要翻过眼前的这座山,在深入看看,如果这群神秘人真的居住在这里的话,自己应该能够碰到他们。

    葛雷迈步往前走,周围还是一片宁静的世界,鸟语走兽的声音一点都听不到,毕竟这雾气这瘴气,连人都承受不住,更别说这些动物了,所以没有也很正常。

    只是这种寂静,如果让普通人进来的话会憋的人发疯。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寂寞煎熬。

    与此同时,那个在暗中观察葛雷的青年,在葛雷云雾山行进的时候,他也已经悄然无息地退到了石壁后面,然后朝着云雾山谷内跑去,他这是要报信去了,毕竟葛雷的行踪已经确定,他就是奔着云雾山来的。

    他要将这件事快点汇报给大长老他们知道,让他们早做提防;虽然这种提防,在青年人来看根本就没有必要,毕竟葛雷只身一人不说,而且还带了一个累赘;青年人一边往回跑,心里一边冷笑,他实在想不通,是谁给葛雷的勇气让他跑到云雾上来送死。

    葛雷的速度是相当快的,既然认定了方向,葛雷几个起落之间,就已经穿过了几百米的距离。,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