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白画被绑架
    看着葛雷把玩着黑色玉佩,李岩已经看出了,葛雷对这个玉佩有些中意,这时候他不禁献媚道:“葛先生,既然这颗玉佩跟您这么有缘不如送个您吧。”

    嗯?葛雷被李岩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说得有些了愣神,他没想到李岩竟然有把这个玉佩送给自己的心思,虽然葛雷知道李岩故意讨好自己,但是这块玉佩看起来价值不菲,如果拍卖的话恐怕不下来百万,李岩就这么送给自己了,李岩还是有些意外的。

    葛雷摇头婉拒的说:“不用了,你们也是做生意的,多少钱说个价我买了。”

    李岩听到葛雷要开价,连忙摆手道:“葛先生实在太客气了,俗话说宝马配英雄,既然这个玉佩跟葛先生这么有缘,而且我们一般人也不懂的怎么用它,发挥不出它的作用,不如就把这颗玉佩送给葛先生也算是这颗玉佩的福气。”

    其实这颗玉佩到底是怎么回事,连李岩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是觉得这颗玉佩有点不同寻常,至于有没有作用,会有什么作用,李岩根本就不知道,它上面说的这一些的话也只是奉承而已?

    葛雷又怎么听不出来他的奉承之意,不过李岩这些无心的话还是说出了这颗玉佩的价值,这是一块玉佩是一件法器,如果落在普通人手里确实难以发挥这颗法器的作用,只有葛雷使用,通过法力的加持,才能真正地让这颗玉佩起到绝对的作用,虽然葛雷暂时也看不出这个玉佩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但是它绝对有用,而且是个好东西,这一点葛雷还是非常自信。

    葛雷又跟李岩谦虚了两句,后者一脸恭维的,摆出一副势必要送给葛雷的样子,葛雷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最后只能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大大方方的将玉佩收到了怀里。

    收了人家东西还要说两句好话,葛雷收到玉佩以后说:“你们永胜拍卖行,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需要帮忙,可以尽管来找我。”

    李岩要的就是葛雷这句话,听到葛雷的许诺之后,连连感谢,好像送给葛雷一块玉佩,他们欠葛雷的情分一样。

    同时李岩此刻也非常兴奋,毕竟通过这一块玉佩,就拉上了葛雷这么一层关系,更加重要的是葛雷身后的那个神秘的势力,虽然李岩不知道葛雷到底有什么势力,但是凭着葛雷吓倒吴天凌的气势,和省里刘厅长的关系,一块玉佩送出去也值了。

    正在二人聊着的时候,文咏衫也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她看着葛雷手里的玉佩,好奇的接过来打量了起来,但在接过来的瞬间,文咏衫惊奇的‘哎呦一声赞叹道:“好凉爽的感觉,这块玉佩是个好东西呀。”

    葛雷在旁边笑而不语,而李岩则热情的跟文咏衫介绍起了这块玉佩的来历和有关的一些事情,文咏衫在旁边听得如痴如醉。

    接下来拍卖会就要开始了,李岩作为拍卖会的经理,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只能跟葛雷歉意的笑了笑便离开了。

    而葛雷和文咏衫也是在后台随便逛了逛,然后就朝前面的拍卖厅走了过去…

    葛雷和文咏衫被李岩细心的安排在了2楼的雅间里面。

    2楼可是永胜拍卖行专门为贵宾开放的,葛雷和文咏衫2楼,显然身份不低,门口的服务生们看到二人进来后,连忙热情地躬身微笑打招呼。

    2楼的雅间儿装饰的非常幽静非常有韵味,当葛雷和文咏衫刚刚雅间儿不久,门口就有一个漂亮的服务员端着托盘,穿着旗袍面带微笑端着茶水和甜点走了进来。

    葛雷和文咏衫客气的道谢。服务女郎微笑着退出了房间。

    葛雷这还是第一次在永盛拍卖行2楼的包房来拍卖东西,此刻,从2楼的方向往下看下面的一切都一览无余,尤其是拍卖台上的场景更是看得清清楚楚。

    就连下面一排排拍卖的客人,也尽收眼底。2楼的位置相较于一楼来说实在太有优越感。而且这里没有1楼那么吵杂,房间里只有他和文咏衫在慢慢的聊天,品的茶吃着点心,这一刻显得非常的舒服,怪不得人人都想当2楼来,葛雷想。

    很快,拍卖品在一个拍卖女郎的主持下开始进行了,这一次的拍卖女郎,并不是上一次葛雷来时见到的那个女郎,这一次的女老师也长得很漂亮,但是却没有上一次的抚媚。

    第一件藏品是一个青铜炉之类的东西,葛雷听了介绍便没有什么兴趣也没有细看,只是听着拍卖女郎在台上微笑的煽情的描述,下面一顿叫好声和竞价。

    接着一个个藏品又开始陆续地被拍卖出去,最后拍卖的藏品,是一个古代字画,这一个东西一拿出来立刻引起了下面一阵叫好声。

    看得出来这一个古字画,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有足够的吸引力,虽然葛雷不太懂这一个东西,但是听得下面拍卖女郎的介绍也知道这个古字画非常的珍贵和稀少,具有很强的收藏价值。

    虽然葛雷只是凑热闹多看两眼,而他旁边的文咏衫此刻却非常有兴趣的听着女郎对藏品的介绍,同时还跟葛雷兴致勃勃地探讨着,葛雷对这玩意儿真的一窍不通,他也只是恩啊,随随便便的答应了两句,其他的并不知道说什么。

    很显然文咏衫虽然对这个古字画很有研究,但是这个拍卖品,她并没有要拍卖的意思,最后那个古字画。被葛雷他们旁边不远处的那个2楼房间里的一个富豪,以300万的价格拍走了。

    如此,拍卖会就接近了尾声,而这时候李岩也朝着葛雷的房间走了过来笑着问:“葛先生,感觉怎么样?”

    葛雷不知道他问的是拍卖会的服务还是这一次拍卖的藏品,只能随意笑了笑说:“挺好的?”

    之后,葛雷和文咏衫也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毕竟热闹都看完了,他们也准备离开了,最后在李岩热情的恭送下二人离开了拍卖场。

    此刻,出了拍卖会,葛雷朝文咏衫问:“文大小姐,接下来我们要去哪儿。”

    文咏衫挑眉道:“不是要去找那个算命瞎子和白画吗?这还需要问?”

    葛雷笑道:“我不是怕您没玩好吗,不如我们再玩会。”

    听出葛雷不怀好意的话,文咏衫瞬间就皱眉道:“你这话说的,本小姐今天来拍卖会也只是想凑热闹,顺便看看有什么线索好吗?这不也都是为了帮你找人吗?”

    葛雷丝毫不理会文咏衫的胡搅蛮缠,他点点头认真的问:“那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文咏衫:“…”

    如此,二人就这么一边争吵着一边朝着远处走去。对于这样的画风,葛雷和文咏衫早都已经习惯了,二人不吵的那么一会儿,根本就没法消停。

    到了晚上葛雷和文咏衫二人一脸无奈的回到了文家…

    经过这么几天的折腾,他们在外边儿是一点线索也没找到,还瞎耽误了不少时间。

    可就在二人刚刚走进文家大院的时候,房间里云姨已经急匆匆的跑来过来,同时她手里还拿着一封信。

    看着云姨这个慌张的神态,葛雷和文咏衫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了有些不同寻常的意味,难道说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不成?二人同时朝着云姨走了过去。

    还没等二人问话,云姨已经急色匆匆的将信交给了葛雷,同时急声说道:“小雷啊,大事不好了,前两天有人把这个信让我转交交给你,还说赶紧让你赶过去,否则,一个叫白画的人就没命了。”

    听到白画的名字,别说葛雷怔了一下,就连文咏衫也是脸色一变的急忙说道:“怎么?白画出了什么危险了吗?”

    对于白画,文咏衫还是认识的,毕竟曾经她的爷爷文老爷子,把随心山庄交给了白画去管理,所以她对白画还是有一定了解熟悉的。

    而眼下突然听到云姨说白画可能出了危险,文咏衫的心里也非常着急的。

    而这时候葛雷已经将信接着接了过来,同时转头看向云姨,询问道:“云姨,你还记不记得是什么人把信送过来的?”

    云姨想了想说:“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是一个瞎子,而且看年纪应该有50多岁了。”

    “什么?是一个瞎子!”听到云姨的这个描述,文咏衫瞬间脸色一变朝葛雷看去,询问道:“会不会是你找的那一个算命瞎子。”

    葛雷想了想点点头说:“很可能就是他,看来他已经找到白画了。”

    只是葛雷看了看手里的信说:“但是他应该是把白画给绑架了,然后用白画来威胁我。”

    格雷说得没错,当他把信看过一遍之后,他已经可以肯定,白画已经落在了算命瞎子的手里,而且此刻已经被算命瞎子,绑去了一个叫云雾山的地方。

    “嗯?信里写了什么?”文咏衫询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