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法器
    听到葛雷的话,中年警察如释重负地连连点头说:“谢谢葛先生,谢谢葛先生,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再见。”

    对于中年警察的阿谀奉承,葛雷丝毫没有任何兴趣搭理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而这时候的中年警察也知道刚才自己把葛雷得最狠了,他他不追究自己的责任,已经算是很给面的,更不要指望他能搭理自己,所以他在说完话之后连忙一挥手,带着一众警察和中午上的刘主任,坐上汽车匆匆离去。

    而被带走的刘主任,此刻也是一脸的惊慌。他这时候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在被葛雷打了一顿之后,现在又见识到了葛雷身后的强大势力,把中年警察都逼得连连道歉认错,虽然他不知道刚才葛雷刚刚把电话打给了谁,可他并不是傻子,猜也能猜出来后面的势力,一定非常强大。

    所以这时候刘主任连一句多余说的话都没有,他已经吓得开始胡思乱想揣测着,葛雷背后的人是谁。

    而这时候刘主任被几个警察搀扶着坐到了汽车上,终于有机会朝中年警察询问道:“刚才给你接这电话到底是谁打来的。”

    中年警察听到刘主任的问话,连忙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语气颤抖地说:“是刘厅长。”

    听到中年警察的回答,刘主任倒吸一口冷气,此刻也是一脸的紧张,在皱褶眉头问道:“是刘冠沣?刘厅长?”

    中年警察点点头没有说话。

    而得到中年警察的肯定,此刻,刘主任也已经吓得一脸的苍白。他终于知道自己刚才得出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刘厅长那可是她的顶头上司,一句话就能拿下他乌纱帽的大人物,而葛雷竟然认识刘厅长,自己又把葛雷给得罪狠了,他心里忐忑不安的开始琢磨着以后可能会怎么对付自己?

    这时候刘主任,别说找葛雷报仇的心思了,他现在已经吓得有些自身难保了。

    看着中年警察和刘主任一群人灰溜溜的走了。此刻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他们将目光看向葛雷,而旁边的李岩已经反应过来,连忙对葛雷恭敬道:“葛先生,快快里面请里面请。”

    今天原本开这场拍卖会的主角应该是刘主任,可是眼下,李岩哪还顾得上什么刘主任,刘主任跟葛雷相比简直就是连提谢的份也不配呀。

    如果能跟葛雷的关系处好了,那可是自己跟省厅里面的大人物算是建立了联系。相比于省厅里面的大人物,市里的刘主任就不算什么了。想通这个道理,李岩对于葛雷的态度更加热情。好像今天这场拍卖会是特意邀请葛雷为主角似的的。

    对于李岩态度的改变,葛雷丝毫没在意,他今天带着文咏衫过来,也只是来凑个热闹,让文咏衫见识见识,拍卖会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罢了,至于其他的的什么他根本就不在乎。

    而此刻既然李岩邀请了,葛雷自然不会拒绝,他走到文咏衫面前拉着还在看着自己发呆的文咏衫笑了笑说:“走我们进去吧。”

    若是平时,葛雷敢对文咏衫动手动脚,文咏衫必定要炸了,可是此刻的文咏衫已经顾不上葛雷拉她的手的这个动作了,她只是呆呆的点点头,大脑一片空白的被葛雷这么拉着。

    然后葛雷和文咏衫就在李岩等拍卖会众人的热情招待下,和所有人的注视下从容地走进了拍卖行。

    刚刚进来,李岩就带着葛雷和文咏衫了贵宾招待室,同时安排下属的服务员们,给葛雷二人端茶倒水,招待的无微不至,极为热情。

    而这时候,文咏衫也已经反应过来,她看着身旁谈笑风生,一脸从容的葛雷,像是第一天认识他一样,好好的打量的一番。

    看着文咏衫对自己的目光有些异样,葛雷转头冲他笑了笑说:“怎么了?”

    而另葛雷惊讶的是,文咏衫突然一反常态,有些小女孩状的连忙低下头摇了摇头:“没事儿。”

    对于文咏衫的性子,葛雷可是非常了解的,这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而且平时就是喜欢跟她顶嘴啥的,像现在这样充满娇羞气质的文咏衫葛雷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有些不习惯的,愣了愣神儿,最后他笑着调侃道:“你不要这样的好不好我都有点不习惯了,我身上都快起鸡皮疙瘩了。”

    听着葛雷话中不坏好意的语气,本来还有些害羞的文咏衫,突然抬头瞪了他一眼,怒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你这种人永远体会不到本小姐温柔的一面。”

    这才对嘛这才是平时文咏衫说话的方式吗,不过葛雷也不示弱的,摆摆手说:“嗯,如果是温柔的话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不太喜欢你的温柔,你还是留着给别的男人展示吧。”

    文咏衫被葛雷气得一瞪眼:“你倒是想体会,本小姐给你这个机会了吗?”

    旁边的李岩看得本来还有说有笑的葛雷和文咏衫二人,突然一反常态了,竟然对了互怼了起来,他有些难以接受的蒙圈了。他实在想不通这俩人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刚开始说的好好的现在这个情绪怎么变化那么大?

    不过幸亏李岩反应也快,他连忙岔开话题,对葛雷说道:“葛先生,不如我们先去看看藏品吧。”

    李岩之所以这么说,也不是为了什么带着葛雷去看藏品,他只是不想再看着葛雷和文咏衫这么无休止的争吵下去罢了。

    李岩突然插嘴,让本来还在互怼的葛雷和文咏衫,只能选择暂停了下来,,葛雷朝文咏衫看了一眼,问道:“不如我们去看看?”

    文咏衫点点头说:“好吧,那就去看看。”

    嘴上这么说着,文咏衫已经站起来了,毕竟她对于拍卖行内会有些什么藏品还是非常好奇的,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凑热闹的。

    接着李岩热情地在前面引路,带着葛雷和文咏衫朝着今天要拍卖的藏品库走了过去。

    再经过一道长长的走廊之后,他们来到了一间像密室一样的房间,里面装修得非常豪华,在四周的木柜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古玩和字画。

    对于这些东西,葛雷虽然没什么兴趣,但是文咏衫却表现得非常热情和好奇,她不时的瞧瞧这个瞧瞧那个。

    而李岩则热情地在旁边一件件的讲述着这些藏品的价值,来历和有趣的故事。

    就在这时,葛雷扫过一圈藏品之后,目光突然停在了一个玉佩上…

    这块玉佩整体发黑,看不出具体的材质,但是葛雷隐隐的感觉,这个玉佩好像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葛雷好奇的朝着那个玉佩走了过去,他伸手从柜子上将玉佩拿在手里,顿时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从手掌中传来。

    这种感觉非常奇特,瞬间引起了葛雷的兴趣,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凉意到底是从何而来,但是他就是能够感觉到这个玉佩,好像冥冥之中透露着不同寻常的价值。

    葛雷仔细打量的这个玉佩,这颗玉佩有巴掌大小,魂体发黑,雕刻得非常精致,玉佩周围雕刻了一些花纹,表面上还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在仰天怒吼。

    而站在葛雷打量着黑色玉佩的时候,李岩也注意到了他的举动,随即走了过来,热情的跟葛雷介绍说:“葛先生,您眼光真好,这是我们近期收藏的一件奇特玉佩,具体的来历虽然不太清楚,但据考古专家所言,应该是西汉末年时候的古物,距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沉淀,而且这颗玉佩,好像是倒斗的人从一个皇室古墓中盗出来的,具体的来历已经无从追究,但是这个玉佩,非常的奇特,它本身带着一股莫名的凉意,非常的舒服,就连这种现象就连考古专家,都无从解释,只能连连称奇。”

    葛雷点点头,他之所以会注意到这颗玉佩,也是因为它本身自带的一种奇特吸引力。

    但是这股吸引力并不是单纯的指李岩所说的玉佩上带着的凉意,而是这颗玉佩本身还散发着一种神秘的气息,这股神秘的气息,在葛雷看来更像是一种灵气。

    所谓灵气就是天地间滋生万物的天地灵气,这种灵气对于天地万物都有莫名的益处。

    就像修炼法术一样,修炼法术其实就是通过法诀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转化成法力,同时灵气还能滋润**,这也是为什么修炼法术的人能够达到延年益寿,活上数万年的原因。

    据葛雷估计,这块玉佩应该算得上是一块法器。

    、

    所谓法器,就像是葛雷这样的修炼法术的人,用一种手段将灵气禁锢在玉佩中,让他起到一定的作用。

    当然,这种方式一般人是不懂的,也是察觉不到的。也是对葛雷这样修炼法力的人来说,更是能清楚的感受到这玉佩里面的灵气非常浓郁罢了。

    当然了,这块玉佩具体有什么用途,葛雷占时还看不出来,他也只是能感觉出这玉佩本身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