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准备出行
    而接着画面又是一转,那个被葛步平带走的小男孩已经长成了七八岁的样子,正跟着葛不平在葛家药炉里面学习医术,这个画面葛雷之前也看过,而且他记忆中这是他跟师傅葛不平,学习医术的场景!

    然后画面再次转到那个迷雾山中,然后从迷雾山中走出来一个看不见路的瞎子……

    看到这个瞎子从迷雾山中走出的场景,葛雷瞬间就瞪大了眼睛,因为这个瞎子正是白天他教训过一次的算命瞎子。

    如此画面已经结束了,而格雷的内心却波澜壮阔,久久的不能平静。

    先是他看着自己的母亲被火活活烧死,然后又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含恨死在地牢当中,而现在最后一个画面又让葛雷深深的震惊了。

    此刻葛雷脑海中充满了震惊和疑问。第一个疑问是他想不明白。自己的父母道理是什么人,他们怎么会有黑色的?

    第二个问题也是,他们的父母为什么会被这帮神秘人给盯上,而且还要受到他们的拆离和谋杀。

    第三个问题是这黑石到底跟这帮神秘人,还有父母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最后一个问题是算命瞎子为什么会从这个神秘的山谷里面走出来,莫非他也是跟这帮神秘人有什么关系?

    这一系列的问题,久久的在葛雷的脑海中盘旋着,每一个问题都盘根错节的,理不清,斩不断!

    当然通过黑玫瑰呈现的画像,葛雷也解开了,心中很多疑问,比如那颗随着他一起长大的黑石到底是怎么来的?应该就是他的父母那天晚上装在红布里面送给他的。

    而同时他也想的一个疑问是,那时候葛不平很可能也知道自己的某些事,或者当时师傅葛不平收养自己就是因为,葛不平知道自己的身上带有的黑石,只是葛雷不知道为什么,师傅葛不平明知道这些事儿,却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他是在担心什么?还是根本不想让自己知道?

    再然后,葛雷也想到了今天中午面对算命瞎子的那番说辞,他隐隐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妥…

    而眼下,他觉得那个算命瞎子应该是在说谎,他根本不是从什么古怪的山洞里面得到了关于黑玫瑰的传说,还有修炼的一身法术。

    算命瞎子很可能跟那群神秘山谷里的神秘人有什么密切的联系,而且他的一身法术,估计也是从那里面带出来的,他出来的目的,格雷猜测他可能是为了寻找黑玫瑰。

    想通了这一些,葛雷已经隐隐的察觉到了一些隐藏的事情,同时他也有些后悔,今天中午不该这么轻易的把算命瞎子给放了。

    当时葛雷只是想让算命瞎子和刘有光帮忙寻找白画的下落,而眼下,既然葛雷自己判断算命瞎子是从那个神秘山谷出来的人,那么他就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说葛雷摆布………

    他很可能已经回到那个山谷,回去报信,或者他还有其他的目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反正不管怎么说,放了他一次,让葛雷觉得有些后悔,下次再想找到他,估计就很难了。

    而让他去寻找白画的这件事情,更不用指望了,这个老家伙肯定不会帮助自己的。

    这个根据以前发生的种种和黑玫瑰提供的线索,可怜意见得到了很多重要的情报,至少他已经判断自己的父母是被什么神秘人抓走的,他的仇人就是这么神秘的人,只要找到这个神秘的山谷,把这些人杀了,就可以为父母报仇。

    同时他也判断出算命瞎子的身份没有那么简单。算命瞎子很可能跟这帮人有什么密切的联系…

    而葛雷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神秘的山谷,和这帮身边人的具体下落,但是如果找到算命瞎子,葛雷觉得就可以找到这个山谷。

    同样的,他也知道这帮神秘的人他们的目的很可能跟算命瞎子一样,都是奔着黑玫瑰来的。

    只是葛雷想不明白,黑玫瑰的事情这么隐蔽,怎么好像在一瞬间就好像天下皆知了一样,人人都想得到黑玫瑰,而且人人都在找寻黑玫瑰。

    眼下线索已经查清楚了,剩下的葛雷好好理理思路,父母的大仇肯定是要报的,不管那帮神秘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他们。

    而接下来要做的事要找到算命瞎子…

    之前算命瞎子可能还好找一点,不过现在的话经过今天白天将算命瞎子收拾了一顿之后,葛雷觉得再想找他就有点困难了。

    算命瞎子是关系到如何找到神秘的山谷的重要线索,葛雷必须得找到他。

    一晚上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一大早,哥来早早的起床,而这时候文咏衫竟然也从床上爬了起来,此刻正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而云已就在旁边小心的伺候着给他做了一大桌子早餐。

    看得出来,今天文咏衫的状态非常不错,当文咏珊看到格雷出来的时候,还冲他白了一眼:“你是真是懒猪呀,怎么到现在才写,你说都几点了?”

    葛雷那叫一个郁闷呀,真是好心没好报,自己救了他,还招来的抱怨,不过他看了看时间,现在他们早上7点。

    葛雷无奈的摇头:“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坐吃等死的大小姐,我们可是苦命人,每天忙着救人啦,给人治病啦,很辛苦的!”

    听到格雷的话,文咏衫瞬间站了起来:“你不要以为我听不出你这话什么意思,不就是治了本小姐病吗?我也没求你治啊。”

    葛雷和微网站就是这样,每次一见面都要怼对方两句才舒服。

    而云姨在旁边看着二人一来一往的来回互怼,也只得无奈的笑了笑,随机招呼葛雷过来吃完饭。

    由于云姨的打断,二人这才消停了下来。

    吃着饭葛雷淡淡道:“待会儿我要出去一趟。”

    文咏衫头也不抬的,一边吃着饭一边问:“要去哪儿啊?这么急?”

    葛雷叹了口气说:“是关于我的身世的,我要去找个人。”

    听到这里,文咏衫瞬间放下筷子,好奇的转头看向葛雷,:“你的身世?你查到了?”

    关于葛雷的身世问题,文咏衫虽然表面上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其实心里边还是非常在意的。

    毕竟在这个世上,她先是失去了爷爷,现在又失去了文咏妃这个妹妹,文咏衫现在可以这点儿真心话的,也只有葛雷了。

    关于葛雷的问题,文咏衫还是比较关心的,况且葛雷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平时两人互怼,只是他们表面上的一种交流方式,其实心底里面。他们都很关心对方。

    格雷点点头,然后将昨天房间里面看到的景象,大体的跟文咏衫说了一遍儿。

    此刻听听完葛雷的描述,不光文咏衫愣住了,就连旁边的云姨也皱着眉头一幅吃惊的样子,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文咏衫也皱眉道:“这事情也太玄乎了吧,这也能信?你脑子是不是烧怀了?”

    葛雷翻翻白眼,他对于文咏珊的埋汰,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黑玫瑰说影像出来的真相,格力还是非常相信的。

    毕竟他从黑玫瑰上得到了强大的法律这一点,这是事实,无论黑玫瑰表现出什么样超脱现实的这样可能都相信,一定是真的。

    见葛雷坚持,文咏衫也只能顺从他了,只不过他接下来的一句话让葛雷给弄住了:“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葛雷惊讶的看着文咏衫:“你也跟我一句,你去干什么?”

    文咏衫翻翻白眼,没好气的:“当然帮你,我怕你一个人脑子不够用,况且你整天口口声声说救了我,我自然这个人不愿欠别人情,就当报答你好了。”

    葛雷苦笑:“我没那个意思,此去挺危险的,我怕我不能分心照顾你,到时候再出点什么意外就不好了,你还是不要去了。”

    “你这叫什么话,本小姐用得着你照顾吗?再说了,我是去给你帮忙呢,又不是去给你添乱了,好了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了。”见葛雷还要说话,文咏衫直接摆摆手打断葛雷的话,一副我说了算的样子

    对于文咏衫的脾气葛雷还是比较了解的,见她主意已定,也就不再多劝她了。

    他爱去就去吧,葛雷心里有底,反正凭他的修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在他眼皮底下伤了文咏衫。

    只不过现在的文咏衫身体刚刚恢复,也不宜太劳累,走一步看一步吧,到时候再说。

    在吃过饭以后文咏珊转身会了房间,拿出行李包,开始收拾东西。

    葛雷在旁边看着文咏珊收拾的东西,差点都没笑出来:“你这是要干嘛?我每次去找人,不是去旅行没带这么多衣服和化妆品干什么?”

    文咏衫疑惑的看看葛雷:“我们不是要出远门吗?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多带点东西,以防万一呀!”

    葛雷彻底被文咏衫给逗乐了:“我们用不了多长时间,也就三两天,你不用带那么多东西,带着行李,随身的行李就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