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说了你也不懂
    这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而且现在还成了自己的未婚妻,葛雷心里一片感慨,不由得伸手想给她点温暖。

    文咏衫在被葛雷这个直勾勾的眼神看的一阵不爽,文咏衫白了葛雷一眼:“提前告诉你一声,你最好放老实点儿,我让你跟我讲你的身世,没让你耍流氓。”

    葛雷挑挑眉:“你可能想多了,我对白痴女并不兴趣……!”

    葛雷还没说完,胸口就已经被文咏衫粉嫩的小拳头,狠狠的锤了一下,文咏衫恶狠狠的说:“你说谁是白痴女?你是不是想挨打?”

    胸口挨了一拳,葛雷很夸张的‘哎哟’怪叫一声,看的文咏衫很解气:“活该,看你还敢不敢再说我了。”

    二人就这么如此嬉闹着过之后,葛雷就开始将他从黑玫瑰中影射出来的画像,和关于他父母的事情,他孤儿的身世,通通跟文咏衫说了一遍

    文咏衫在旁边听得如痴如醉,最后用几句话评论道:“故事很精彩,请继续。”

    这个女人可真是………葛雷对文咏衫真无语了,自己在说自己可怜的孤儿身世,她竟然说很精彩,这是个什么鬼?

    而在二人正说说笑笑的时候,外面云姨已经端着丰盛的晚餐,走了进来!

    她先是看看文咏衫,气色很好,心里欣慰的笑了笑,然后又看向格雷说:“小雷,我多做出了一份,你今就跟大小姐一块用餐吧。”

    葛雷点点头,正好他也一天没有吃饭了,既然云姨有心,当然是一块吃最好。

    而且现在葛雷心情一片大好,因为文咏衫救醒了,而且还告诉自己关于黑玫瑰的事情,这让他对追查父母的线索更加有了希望和期待。

    如此,葛雷在陪着,文咏衫吃了一顿晚饭,吃饭期间,二人有说有笑,文咏衫又恢复了以往那个青春靓丽的小女孩形象。

    饭后云姨收拾好东西,葛雷也起身叮嘱文咏衫好好休息,她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不能太劳累,等她身子养好了还需要一段时间调理才行。

    而葛雷则兴奋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待着凌晨的到来。

    凌晨是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候,虽然时间很短暂,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左右,但是这段时间足够葛雷通过黑玫瑰了解到一些真相了。

    通过和文咏衫的交谈,葛雷得到这个线索,一直处于紧张期待的状态。

    黑玫瑰能帮助葛雷找回父母,葛雷之所以有些激动,是因为眼看多年的夙愿马上就可以实现了,放谁身上谁都会激动的。

    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的,时间一秒秒过去,若是以前葛雷一定平心静气的可以陷入冥想或者沉思状态,而如今他就算闭上眼睛,脑海里也是一团乱糟糟,全是关于昨天晚上黑玫瑰映射出来的画面,带父母那对年轻夫妇被黑人抓走的场景。

    就这样,时间在葛雷焦急的等待中,过去了四个小时,凌晨的钟声马上就要敲响了,葛雷感觉四下寂静了许多,就连那些昆虫的叫声也陷入平息,万物寂静,空气中有些寒意,这个时候,格雷已经意识到,重要的时刻来了。

    葛雷拿出黑玫瑰,黑玫瑰寂静无声的好像一个精灵一样漂浮向半空,格雷随手召回,放在桌子上,让它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黑玫瑰表面黑光流转,看样子整个房间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而这时候葛雷割开自己的皮肤,挤出一滴鲜血,手指有些颤抖的朝着黑玫瑰滴了上去。

    就在血红的鲜血,接触到黑玫瑰的时候,异变再次发生了

    原本黑玫瑰表情黑光流转的光芒,瞬间变成了血红色,血红色光芒妖艳的光芒大照,将整个房间照耀成血红色。

    而与此同时,一股突如其来的迷眩晕感,再次席卷葛雷的神经,不过这一次葛雷早有准备,他在眩晕的瞬间,便用法术镇定住了自己的灵魂。

    如此,格雷就发现眼前光芒一闪,原本血红色的光影中出现了一个画面,这个画面跟昨天晚上出现的一模一样,也是一个三岁的小男孩儿在父母身边玩耍的景象。

    只是眼前的景象,比起昨天的景象来说更加清晰一些。

    葛雷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还是为清晰的画面感觉激动,因为他昨天看不清年轻夫妇的面相,而今天画像中表现的年轻夫妇的相貌非常的清晰,就像活生生的人一样,在格雷面前出现。

    葛雷看着影象中,一对年轻夫妇的相貌…

    这对男女大概在30岁左右的年纪,男的身材高大健壮,一张脸菱角分明,脸上带着微笑。给人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

    而女的身材苗条,高挑,长发披肩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这对男女站在一起,显然一副郎才女貌的即视感。

    而三岁的小男孩就在夫妻身旁转来转去,脸上带着童年的嬉笑。

    这副画面跟昨天的画面似曾相识,不过葛雷再一次看到,还是觉得异常的温馨。

    接着画面一转,葛雷期待中的五岁小男孩父母被黑人抓到的场景没有出现,而是视角切换到了昏暗的书房里。

    年轻的夫妇正守在书桌前,愁眉苦脸的讨论着什么。

    这时候,年轻男人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样东西,格雷看着这些东西,瞬间有些目瞪口呆了,因为那是一块黑石。

    这块黑石正是组合,黑玫瑰的五块黑色之一。

    然后葛雷就看到年轻的夫妇拿着这块黑石商量了一会儿,然后把黑色包裹在一个红色的布包里面。

    随即这对夫妇直接离开了书房走到一个温馨的卧室里面,小男孩正躺在床上睡觉。

    然后就见到年轻女人将包裹着黑色的红色布包,挂在了小男孩的脖子上,顺便在小男孩的额头亲了一口。

    葛雷看着这幅画面,他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同时也感受到了这对夫妇对孩子的疼爱。

    而且,这画面又是一转,原本幼小小的男孩儿,长大了五六岁的样子。

    熟悉的画面再次出现,小男孩痛苦的在地上哭着,而年轻的夫妇则被一帮黑衣人带上了车。

    这幅画面葛雷之前也看过,他特意在此刻集中精力,想要从画面中看清楚,这帮黑衣人的身份。

    可是他观察了半天,从很多细节方面只能看出这帮黑衣人训练有素,做事冷漠为人低调,其他的线索根本就看不出任何东西。

    而接着就是他的师傅葛步平,穿着一身道袍打扮的出现在了小男孩身旁将他带走的画面。

    再然后又是一副陌生的画面,这对年轻的夫妇,被这群黑衣人绑架到了一个云雾缭绕的高峰之中,格雷看着画面中这片陌生的场景他仔细的观察着,因为这关系到他父母可能被绑架的地方。

    可是看了半天,可能依然记不清这个地方是哪里?他只能将很多细节记在心里,比如这,这是一座高山,周围云雾缭绕,仿若云海,而且在这个地方还有一个硕大的祭坛,在祭坛周围,

    此刻围拢着很多,穿着古朴的,仿若古代人装扮的人群。

    在年轻的夫妇被带来的时候,葛雷看着画面中那群穿着古朴的人其中一个,像是带头的人走了出来,然后让年轻的夫妇跪在,硕大的祭坛旁边,表情严厉的好像再对年轻的夫妇怒斥着什么。

    而年轻的夫妇,却像一副做了错事的样子,只是低着头面对着祭坛,一句话不说,他们的双手紧紧握着一截共同抵抗着,周围所有人愤怒的目光。

    在那个带头的老者训斥年轻夫妇的时候,周围的其他人也对年轻的夫妇指指点点。

    随着那个带头的老者,话音落下,旁边突然走出了很多人,将年轻的夫妇强行拉开。

    而年轻的夫妇,她们的双手却紧紧的握在一起,嘶声力竭的哀求着,怎么也不愿意分开!

    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力气显然没有周围这些人大,最后在二人痛苦绝望的表情中,他们二人被周围的人强行给分开了

    接着画面又一转,周围这些人,将男人带下了一个仿佛关押用的地下牢狱的地方。

    而年轻的女人此刻却被这群人丢上了祭坛,接着集团下面点起了火把,熊熊烈火开始朝着女人的身体少了起来

    面对烈火焚身的痛苦,女人苦苦的挣扎着,哀求着,最后淹没在了火海当中,而周围这群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女人被烧活活烧死却一脸的兴奋。

    看着女人被淹没在火海当中,痛苦的表情过来,气的整个身体都在打颤,拳头握的咯咯作响,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如果事情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被烧死的女人,可是葛雷自己的母亲面对自己的母亲被烧死,葛雷不愤怒才奇怪。

    而接着画面又是一转地牢中的男人好像听说了自己的妻子被烧死的事情,然后愤恨绝望的仰天怒吼,最后竟然一头撞死在了地牢的墙上。

    如此年轻夫妇,短暂的一生就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