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文咏衫康复
    回到文咏衫的房间,云姨将永胜拍卖行之前送来的灵清草拿了过来,由于灵清草性属寒,在灵清草被送来的时候,永胜拍卖行的人就让云姨将灵清草放入了冰箱里保持。

    葛雷看着床上陷入沉睡的文咏衫,她的皮肤内还是呈现半红半蓝的颜色,虽然之前葛雷用针灸和法力将她体内魔法杖残留的病毒控制住了,但也仅仅是控制住了而已,接下来还需要用灵清草帮她彻底根除。

    现在葛雷越发的希望救好文咏衫,这已经不单单是他未婚妻这么简单了,而是文咏衫的苏醒关系到黑玫瑰的秘密。在结果灵清草之后,葛雷直接朝着文咏衫走去。

    云姨知道葛雷要为文咏衫治病了,心里不由的紧张问道:“小雷你有把握吗?”

    葛雷回头奇怪的看了云姨一眼:“当然!”

    “哦哦,那就好。”云姨又问道:“你需要什么东西,我去给你准备。”

    葛雷摇摇头:“你先出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云姨点点,担心的朝床上昏迷的文咏衫看了一眼后,转身离开房间,同时把房门带上。

    云姨走后,葛雷也正是开始准备对文咏衫的救治。

    葛雷取出银针的一些行医用到的工具,一一摆在床头的桌子上,然后拿起灵清草握在手中,同时催动法力。

    灵清草一般的用法是用药炉熬制或者加入沸水中煎熬,而葛雷显然不需要那么麻烦,他直接用法力炼制成液体就可以!

    随着一股灼热的法力元素在手掌中汇聚,葛雷直接控制着法力将灵清草包裹在内,灵清草在葛雷手里,慢慢的成碧绿色变成了枯萎,融化碧绿色的液体,在火红的元素中翻滚。

    直到整颗灵清草变成了液体之后,葛雷已经收回了法力变成的火焰,融化的液体珠子静静地躺在葛雷手掌里面。

    然后葛雷直接将手凑到昏迷的文咏珊的嘴边,一手拨开她的嘴,一边将灵清草的液体喂了下去。

    将灵清草的液体给文咏衫喂下去之后,葛雷又在旁边拿出银针,经过消毒以后,解开文咏衫的衣服在她白嫩的皮肤上,为她针灸施治。

    经过一系列的忙活之后,已经过去了半小时的时间,葛雷终于为文咏衫治疗完成。

    葛雷收拾好东西,看着躺在床上的昏迷的文咏衫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将灵清草给文咏衫服下,她的病情就可以根除了!

    葛雷又试着给文咏衫把把脉,她体内现在发微弱的变化,病毒正在被灵清草的液体吞噬着。

    葛雷推开门,走出去的时候,云姨此刻正守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着!

    此刻,云姨看到葛雷从房间里面出来,连忙凑上去问:“小雷,大小姐怎么样了?”

    葛雷笑了一下,示意她不用担心,说:“还在昏迷中,不过想必用不了几个小时,她就应该会醒过来了,灵清草能够治好她体内的病,你放心好了。”

    听到葛雷的承诺,云姨长出了一口气,她连忙感激:“小雷,这次又麻烦你了。”

    葛雷无所谓的摆摆手:“文咏衫怎么说也是我的未婚妻,你也不用这么说。”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葛雷对于灵清草虽然有信心,可是他还是依然忐忑,文咏衫到底对黑玫瑰了解多少?葛雷很担心,我怕文咏衫根本就不知道黑玫瑰的存在,文老爷子,或许根本都没有对文咏衫交黑玫瑰的事情。

    从上午一直等到下午六点多钟,天色都有点昏暗的时候。房间里本来沉睡的文咏衫才渐渐清醒过来。

    云姨和葛雷站在房间里,看着文咏衫苏醒的时候,云姨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因为此刻的文咏衫跟之前完全变了样子,她本来红蓝相间的血液,此刻变成了正常人的白色,皮肤,白嫩,脸色姣好,虽然神态还有一些虚弱,但是也跟正常人没有看不出任何区别了。

    “云姨?我这是怎么了?”此刻,文咏衫看着房间里的葛雷和云姨,眼中先是闪过一丝茫然,旋即变得清醒过来,她又看了看葛雷:“你怎么也在这儿?我到底怎么了?我好像做了一场大梦一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此刻云姨看着文咏衫竟然认出了葛雷,这一变化让她非常惊喜。

    不要忘了,在之前文咏衫的病还没有消除之前,文咏衫对葛雷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的,葛雷在她面前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而且还令她害怕。

    而现在文咏衫能直接叫出了葛雷的名字,这说明了她的病确实已经好了,想到这里,云姨眼泪都忍不住流下来,靠近文咏衫抱着她哭泣道:“大小姐,你总算好了。”

    云姨的举动显然把文咏衫弄愣了,你茫然的保住云姨,疑问道:“云姨,你先别哭,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文咏衫说话的时候还不忘挑眉示意葛雷赶紧给她解释清楚。

    葛雷笑了笑,她看现在文咏衫对他挤眉弄眼的样子,就想起了以前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

    在没有被魔法杖伤害之前,文咏衫的性格,虽然有些刁蛮,但还是很开朗的,之后他中了魔法杖的毒之后,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不是昏迷就是犯神经,现在好了,她总算恢复了。

    葛雷看着这一老一少抱在一起的样子,一句话不说,没有着急询问什么?只是在旁边默默的看着。

    葛雷能不说话,文咏衫不见得能淡定,她此刻已经快急了,用眼睛狠狠瞪着葛雷没好气的说:“你倒是说话呀,到底怎么回事?”

    葛雷无辜的摊摊手:“怎么回事?我哪知道?你问你自己啊,跟神经病一样,说失忆就失忆了。”

    葛雷的话显然惹恼了文咏衫,她不禁皱眉道:“说什么呢?你才是神经病,谁失忆了?我只做了一场梦好吗?”

    跟女人讲道理,向来不是男人的强项,葛雷只能捂着额头无奈道:“好好好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好吧,我是神经病。”

    文咏衫看葛雷顺从的样子,不用的撇嘴:“算你识相,本来你就是神经病嘛,而且你还脑子不正常。”

    对于这么一个费尽心思就醒的女人,而且不知道回报的人,葛雷实在不知道对她说什么。

    这时云姨也从激动的情绪中缓和过来,她松开文咏衫,双手扶着她的肩膀,仔细的打量了半天,才欣慰的点点头:“大小姐,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对于云姨的表情,文咏衫更加茫然了,她这时候只能小声的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啊?”

    看着文咏衫好像做了一场大梦的失忆人一样,云姨只能将文咏妃如何用魔法战加祸于她,又把如何伤害她,把她变成向日葵的整个事情说了出来。

    听了这个过程,本来脸色就虚弱的文咏衫,现在更加苍白了,她久久地说不出话,但是这些东西她都记不得了。

    葛雷就在旁边,一直的看着这一老一少在对话,一直也没有插嘴,而是静静的等待着,现在不管怎么样,文咏衫醒了就好,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不管是那些仇人,还是文咏妃,不管她们以前做过了什么,一切都已经解决了,希望文家以后还能恢复以前的样子。

    “好啦好啦,不要再难过了!”葛雷看着这一老一少,情绪有些失落,不由得劝了劝。

    然后葛雷又转头对云姨说:“云姨,你先去弄点吃的,咏衫昏迷了这么久,身体还很虚弱,需要补充大量的营养。”

    听到葛雷的话语,云姨连忙拍拍自己的额头,喜悦的说:“瞧我这脑子,就记得高兴了,把这事儿都给忘了。”说着话,她又问文咏衫想吃什么?

    文咏衫想了想说:“随便吧,反正我也没什么胃口。”

    “随便怎么行,没有胃口也要吃点东西的,好了好了,你先休息,让小雷陪你,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云姨说着就已经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文咏衫乖巧的点点头,目送云姨慢慢离开,然后转头看向格雷的时候,本来乖巧的脸上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文咏衫能看出葛雷的用意,他是故意把云姨支开的,这时候文咏衫冷的一张脸,不爽的问:“说,到底怎么回事?”

    葛雷苦笑,这个女人真是变脸比变天还要快,之前跟云姨说话的时候一脸的温柔,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好像自己欠他八百万一样,别忘了自己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当然了,论讲道理的话,葛雷是肯定讲不过一个女人的,他也只能认命了。

    不过,他还是善意的对文咏衫提醒道:“请你注意一下跟我说话的态度,毕竟你的病是我治好的,是我费尽心机救醒了你。”

    听到葛雷的话,文咏衫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冷笑:“你没有在开玩笑吧,你会这么好?”

    葛雷狂晕:“这叫什么话?我救你很不正常吗?而且你以为除了我,谁还能帮你把魔法杖上的毒给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