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文家的祖祠
    毕竟这个老家伙连自己身上有黑石的事情都能算到,葛雷倒是对他蛮有信心的!

    现在的葛雷不但拥有了黑玫瑰,练成了十层的法力,而且此次又从刘有光手里得到了魔法杖,如此情况下,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

    只是现在有两件事还牵扯着他的思绪,第一当然是文咏衫的病情还没有彻底治好,这个要等到永胜拍卖行把灵清草送来再动手。

    另一件也就是他的身世之谜,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那天房间中见到的景象,那一对年轻的夫妇的样子不断在他脑海中徘徊。

    还有那群神秘黑衣人带走他父母的场景,那群人到底是谁?葛雷发誓他绝对没见过这群人,根本无从查起,现在只能讲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黑玫瑰上。

    他现在就要准备赶往文家,他觉得在文家一定能够找到关于黑玫瑰的一些资料。

    毕竟文家的先辈们可是曾经是黑玫瑰的护卫,虽然当初文老爷子并不想透漏这一点,可葛雷隐隐的感觉到这件事文家先辈必然有什么重要的情报一代代传下来,否则经过了这么多年,文家先辈们都不知道是那个朝代了,文老爷子不可能知道文家先辈守护黑玫瑰的事情。

    那么这件事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文老爷子是知情人!

    在下山之后,葛雷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文家!

    一路上,他施展法术,速度如同瞬移,快的简直肉眼难分。

    而当葛雷刚刚文家的时候,云姨就已经迎了出来,一脸的喜悦说:“小雷啊,永胜拍卖行的人今天已经刚刚已经把灵清草送来了,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治好大小姐的病了?”

    葛雷没想到永胜拍卖行做事还是蛮有效率的嘛,不过他现在没心思弄这个随口道:“先把灵清草放那吧,一时半会的不会有问题,我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处理,云姨你跟我来。”

    “啊?小雷,去哪啊?”云姨没想到葛雷连文咏衫的病情都顾不上了,又见他火急火燎的样子,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你先不要问那么多,先跟我来。”葛雷根本不管云姨有什么反应,直接拉着他朝着正堂后面的房舍走去。

    正堂后面有很多房间,其中最大的一间房子曾经是文老爷子生前住的地方,对于文家的情况葛雷不是很清楚,而云姨待在文家的时间很长了,对于文家的很多事情是知道的。

    所以葛雷才拉着云姨一起来到后堂。

    “小雷啊,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来到后面以后,云姨一脸不解的朝着葛雷问道。

    葛雷看着眼前的房间,深吸一口气示意自己冷静,接着他拉着云姨朝文老爷子的房间走去。

    宽大的房间里,自从文老爷子走后,这个房间就再也没有外人进来过,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文老爷子生前用过的。

    葛雷看了一圈,对云姨说:“云姨,文老爷子平时都喜欢收藏东西,你知道他把这些心爱的东西放在哪里吗?”

    云姨怔了怔,急声对葛雷说:“小雷啊,你要干什么啊?老爷的东西别人是不能乱动的,只有文家的继承人才有权利”

    葛雷摆摆手,打断云姨的话,他笑了笑,轻声道:“云姨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我有一样很重要的事情要证实,只要能够证实了这件事,我保证不懂这里任何东西的。”

    “真的吗?”云姨半信半疑的问。

    “真的!”葛雷点点头,他能感觉出云姨对于文家真的是忠心耿耿,文老爷子都走了那么久了,文咏衫病入膏肓,文咏妃下落不明,整个文家眼看就要土崩瓦解了,而云姨依然守着文家的规矩行事,丝毫不敢有非分只想,这一点让葛雷都不禁感慨!

    而云姨听到葛雷的许诺,虽然她不明白葛雷要证实什么事,但对于葛雷的心性她还是很了解的,葛雷虽然实力高超,医术又精湛,但是却从来不为非作歹,人品很不错。

    既然他说只是来证明什么事情,云姨也只能顺应葛雷的意思,朝着墙角的一个木制的很精致的保险柜走了过去,同时打开密码锁,缓缓的将木柜拉开。

    打开以后,云姨对里面珍藏的众多藏品看也没有多看一眼,直接转身对葛雷说:“老爷生前收藏的很多重要的喜欢的东西都在这里面了,你要找什么就找吧,但是要小心一点,不要弄坏了。”

    说到这里,云姨的语气明显有些失落,显然文老爷子这么一走,对于云姨来说也很难过!

    葛雷了解的点点头:“你放心吧。”

    话音落下,葛雷已经迈步来到保险柜前,仔细打量着里面的东西。

    保险柜里放了很多值钱的藏品。比如古代官窑、瓷器、名人字画、等等整整齐齐的摆放了一保险柜。

    葛雷仔细的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能与黑玫瑰有所联系的东西。

    对此,葛雷自然不死心的身手从里面取出一些书籍和字画,来回翻看,可是经过十几分钟的时间,葛雷把里面的字画和书籍都看了一遍,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而在旁边等待的云姨,看着葛雷翻找的样子,眉头微皱,她不知道葛雷在找什么,而且今天的葛雷看起来比以往有些不同,他的表情一直显得很焦急!

    云姨想不通今天早上才刚刚出去的葛雷,在外面到底经历了什么

    终于翻找了一圈之后,葛雷失望的确定的确定了,这里确实没有关于黑玫瑰的任何线索,不由的有些心烦意乱!

    难道连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吗?葛雷不甘心,黑玫瑰可是能帮助他找回身世,找到他父母最关键的东西,如果不知道怎么使用黑玫瑰,那

    葛雷对于这样的结果,简直不能忍

    如此想着,葛雷将所有的东西又放回原处,转身对云姨问道:“文老爷子生前还有其他珍贵的藏品吗?”

    云姨看着葛雷失落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回事,但还是认真的回答说:“没了,老爷一生最爱的藏品都在这个柜子里了。”

    葛雷不死心的继续问:“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重要的东西,比如文老爷子临终前交代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

    云姨无奈的说:“这种事情,我不知道啊,就算老爷有什么重要的遗言,也只会跟大小姐说,怎么可能跟我这么一个佣人说?”

    葛雷一拍额头,暗骂自己简直急糊涂了,这种事情文老爷中确实不会跟一个下人说。

    葛雷想了想,既然文家先祖是护佑黑玫瑰的守护者,那么线索或许在文家祖祠里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葛雷问:“云姨,文家先祖的灵堂在哪?”

    云姨显然被葛雷这个问题吓到了,她瞪大眼睛,一脸惊讶的看着葛雷:“你问这个干什么?”

    葛雷摆手道:“云姨你别管了,告诉我就行了。”

    云姨无奈道:“好吧,我带你去。”

    说这话,云姨便将保险柜再次锁好,带着葛雷转身朝外走,她觉得葛雷今天情绪有些反常,所以要亲自带他去文家祖祠看看,她不放心葛雷一个人进去,万一葛雷做出什么事来,她可接受不了。

    文家的祖祠距离文老爷子住的房间不远,随着云姨的带路,葛雷二人很快来到这里。

    这是一个正朝南的大厅,里面装饰相当古朴,正中是一个连体大木桌,上面摆放了很多的灵牌!

    在这些令牌左侧还挂着数十张老旧的人物素描画像,葛雷看着这些画像都眼晕,他扫了房间里一圈装饰,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由的将目光投向了这些画像上。

    葛雷随手指着一个画像中的人对云姨询问道:“云姨,这人是谁啊?”

    云姨不愧是在文家服侍多年的老人了,她几乎想都没想,直接说道:“这是文家第六代先祖。”

    “哦哦。”葛雷顺着顺序找到一个穿着一身古代官服的画像中年人,指着问:“这又是谁?”

    云姨郑重道::“这是文家第一代先祖,文施斌!”

    第一代先祖文施斌?葛雷看着画像上这个身材魁梧穿着一身官服的中年男人,他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这人就是黑玫瑰的守护者了,葛雷终于找到了正主,不由得更加认真的打量起来。

    可是看了半天,除了这个画像中的男人比较魁梧威严一点,跟其他的画像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葛雷有些尴尬了

    画像找不出线索,葛雷又在房间里找了起来,房间里被收拾的一幕了然,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最后,葛雷只能看向正中的那些灵牌上。

    按照顺序,文家从第一代先祖到如今恐怕已经经历了十二三代人了,而文老爷子的灵牌在最下面,显然他是最后一代人。

    除了这些,这个祖祠真的一点其他问题都看不出,葛雷不免又失望了。

    找不到关于黑玫瑰的线索,那么现在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文咏衫身上!

    或许文老爷子在临终前,将黑玫瑰的事情,跟文咏衫说了也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