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具体地址
    只是他也在心里暗骂白画,为什么要把葛雷给叫过来,这不是故意给他难看吗?

    而一旁的白画是真的无辜啊,她看着葛雷对许天霸一副冷漠的表情,眼神有些疑惑扯扯葛雷的衣服,询问道:“葛雷,你怎么了?”

    对于白画的询问,葛雷不想多说什么,况且看眼前许天霸的样子,他也懒得再继续逼问下去,只是冷冷的留下一句:“我不管你为了什么,以后少动歪脑筋,否则我饶不了你。”

    许天霸在旁边连连点头,大气都不敢喘。

    白画见葛雷不想多说什么,心里也猜出个**不离十,因为之前许天霸曾经跟她提起过关于他跟葛雷的瓜葛。

    当然,对于其中的很多细节都是许天霸自吹自擂,白画也并不了解实情,只是现在看许天霸对葛雷的态度,她觉得葛雷真的把许天霸征服的服服帖帖。

    之后,葛雷被白画让到桌旁坐下,给他亲自倒了一杯水,许天霸在葛雷面前自然不敢落座,只能安静的守在一旁静静的陪着。

    葛雷转头看向白画:“你找我什么事?”

    白画给葛雷水杯再次填满水,同时朝许天霸瞥了一眼:“说来话长,我之前不是想要离开这里去石屋嘛,后来出了点意外,是许天霸救了我。”

    嗯?葛雷眉头微皱,转头朝许天霸看了一眼,后者连忙弯着腰赔笑道:“我也是碰巧,碰巧。”

    葛雷没有多问,但是心里对于白画当时的处境还是很担心的,毕竟他算是白画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

    人家一个柔弱的女孩,从千年前穿越而来,无亲无故的在这个世界上受了委屈,葛雷作为朋友,如果不出手相助,很说不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具体说说吧。”

    白画点点头,将之前的事情大体说了一遍,葛雷越听眉头皱的越深,直到最后,他眉毛一挑:“又是何士东!”

    白画听出葛雷语气中的不满,只是点点头并没在意,而旁边的许天霸却额头见了冷汗。

    他知道葛雷跟他干爹何士东有过节,白画这件事又把他牵扯进来,许天霸生怕葛雷迁怒于他。

    只是他的担心有些多余了,葛雷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责怪许天霸,毕竟当时许天霸还算很有良知,没有跟何士东同流合污加害白画。

    当然,何士东既然对白画动手,葛雷作为朋友的角度上也不可能放过他。

    最后只听葛雷淡淡道:“我知道了,这件事你放心,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白雪摇摇头,轻声道:“不用了。”

    葛雷坚定道:“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过,我占时还不能去找他,现在我也是麻烦缠身,必须要解决才行。”

    “麻烦?你有什么麻烦?”葛雷的话,让白雪一怔,在她看来以葛雷现在的十层法力强度,这世上能威胁他的人并不多,他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才对。

    葛雷苦笑摇头:“你看我现在的这个样子,如果没有麻烦,我至于打扮成这样吗?”

    白画恍然,确实,葛雷现在一副老态龙钟的乔装改扮,正是因为背着杀人案,这麻烦还真挺大了。

    她好奇的问:“那你打算怎么解决?”

    葛雷伸手指指自己的脑袋:“我也再想啊。”

    “哦哦。”

    “不过”葛雷话锋一转:“通过正常的途径肯定是不行了,我打算走到捷径,如果能联系上政法的官员什么的,走走关系,或许能帮我把案底消了。”

    葛雷这话自然没有徇私枉法的意思,毕竟他之前的几桩案子无论发生过什么,他的本意都是好的,并没有作奸犯科的嫌疑。

    虽然证据很难找出,但是他说的这个途径却是现在唯一的指望。

    对于葛雷的建议,白画认真的点点头,也帮他努力想着解决的途径。

    就在二人苦恼的时候,站着旁边的许天霸眼珠一转,献媚道:“雷哥,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一桩事。”

    葛雷挑眉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问:“什么事?”

    许天霸连忙道:“前段时间我从我干爹哦,不是,是从何士东那里听说,政法委的刘厅长好像遇到了一件烦心事。”

    “据说是他老婆得了很严重的病,花费巨大,连省城的著名医院都束手无策,我是想,以雷哥的医术,这种小状况,别人治不了,您还不是手到擒来嘛。”

    “如果您肯出手把刘厅长的老婆治好了,他一高兴,或许能把您身上这几桩案底给消了。”

    许天霸小心翼翼的说着,其实这件事他之前就听说过,只是现在被葛雷一提,他才猛然想起来。

    虽然他对葛雷心底怀着恨意,可这时候还是选择先帮他出出主意稳住他为目的,如果能再次获取他的同情当然是最好的。

    虽然他很多恭维的话,说的都有些违心,但是有一件事情确实真心实意的,那就是葛雷的医术。

    他之前跟葛雷在医馆的时候相处很长时间,对于他的医术自然非常了解。

    毕竟能被那么多人尊称一声圣医的人,怎么夸赞都不为过,当然葛雷的医术也确实有起死回生的神效。

    尽管刘厅长的老婆在省城所有一流医院都无可奈何,但是在葛雷手底下可就不一样了。

    听到许天霸的建议,别说白画脸上泛起希望,就连葛雷自己也赞赏的看了许天霸一眼:“你有的时候真的很机灵,如果你能早点把这股机灵劲用在正道上,早就发家致富了。”

    “雷哥过奖了。”对于葛雷连讽带刺的语气,许天霸脸上带着着受宠若惊的表情,心里却恨得咬牙切齿,暗骂葛雷不是东西,自己帮他出主意,他竟然还跟自己说教。

    不过,为了以后的计划,他也只能占时忍气吞声了。

    白雪也连忙接道:“是啊,许天霸这个注意真的好,不管怎么说,这个姓刘的也是一厅之长,权利大的恐怕比公安局长都高,如果帮他治好了他老婆的病,想找他帮忙,他一定会答应的。”

    葛雷笑了笑,一厅之长的位置何止比局长高那么简单,简直就是要公安局长仰望的高度,毕竟厅长可是省里正职,甚至跟副省长的权限都一样大。

    而局长只是在市区里有些权利,厅长比他高出好几个等级,双方根本不成正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