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引开
    文咏妃当然不能让白画被迷晕的事情露了陷,想了主意将许天霸引开。

    许天霸虽有疑心,不过,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看似有些强势的小女子,能下什么狠手。

    许天霸跟着文咏妃上了楼,问道:“文总有什么安排?”

    文咏妃脑子转的飞快,煞有介事的说道:“虽然你现在的职位是保安,不过,既然是保安茶楼的保安,总不能对茶一窍不通。”文咏妃说着在阁楼的茶桌旁坐下,指了指操作台说道:“你从里面拿出茶壶还有茶叶来,我教你泡茶。”

    许天霸被文咏妃说的云里雾里,不过还是从操作台上拿出了水壶和茶叶,一脸茫然的说道:“不过是用开水冲茶而已,不需要刻意花时间学吧,再说有白经理呢,我哪天跟白经理学就可以了,哪能特意让文总来教!”

    “没事,我这会刚好我有时间!”文咏妃有些紧张,手心也出了汗,又道:“你去打壶开水来!”

    许天霸不情愿的提着水壶转身去打开水。

    文咏妃趁着这个时候,哆哆嗦嗦着,将手上剩的半包迷昏药倒进了旁边的茶杯里面,揉了揉手上包药的纸,丢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见许天霸转身,又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来吧!”许天霸对于泡茶没什么耐心,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三下两下并洗了茶,沏出了一壶茶。“文总请喝茶!”许天霸说着给文咏衫倒了杯茶递了上去。

    文咏妃盯着旁边被自己倒过迷昏药的杯子,假装漫不经心的拿起茶壶,往里面加了茶水,又拿着递给许天霸说道:“你也尝尝!”

    许天霸没有注意到文咏妃动的手脚,一心只想着尽快打发了事,这样才能再去找白画。

    许天霸端着茶水,没有多想,一饮而尽。

    “不对!”许天霸说着一步步朝文咏妃走去,说道:“茶里面有什么?”

    文咏妃见许天霸还算清醒,也不敢反抗,只一边后退一边摇头。

    许天霸朝前一个踉跄抓住了文咏妃的手臂,用尽力气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要干什么!”

    迷昏药已经开始起了作用,许天霸即使使出全身的力气,依然没有办法拉住文咏妃。

    文咏妃挣脱了,而许天霸也随之晕倒了过去。

    “一会我要和白经理开会,你们也辛苦了,先回去吧!”文咏妃匆匆下了阁楼,走到茶厅里,克制住自己的慌张拍手说道。

    服务人员只木然的听从领导的安排,果然也就陆续离开了茶庄。

    “把他们抬上车!”文咏妃走到自己车前,打开车门冷冷的下着命令。

    只见文咏妃雇来的彪型大汉从车上下来,按照她的指示分别将文咏妃和许天霸抬上了车。

    文咏妃原本还有所顾忌,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反而淡定了很多,一踩油门,将车直接开到了何士东的住处。

    何士东出了院,抱着很大的期待在家里等着许天霸将白画送来。

    门铃响起,护工开了门,果然也不负他的期望。

    白画被带了进来,而随后被抬进来的是许天霸。

    何士东一打手势,许天霸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让他从昏迷中半醒,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因药效没有过去,动弹不得。

    “你个逆子!”何士东敲打着拐杖走到许天霸面前,气不打一处来,往许天霸身上一个劲的打。“我让你忽悠我,我让你背叛我,我养你那么久还不如养一条狗!”

    许天霸被打的脸上,手臂上全是淤青,这才从疼痛中彻底清醒过来。抬眼看到何士东怒目以对,再看白画,被两个彪形大汉押在中间。

    “干爹…”许天霸求饶的叫道:“干爹,你放过我吧,我不敢了!”许天霸权益之计自然是要活命,眼睛瞄到了还没有醒过来的白画,提醒道:“干爹,你不是知道她有法力吗,她要是醒过来了,我们就都不是她的对手了,干爹,你还是把她关进保险室吧!”

    许天霸的话还确实是提醒了何士东,对押着白画的两个彪形大汉一做手势,说道:“你们把她给我押进去。”

    何士东的话刚说完,护工并走在前面引路,让两个彪形大汉押着白画进了保险室。

    “干爹我知道错了,我确实是被这千年妖精蒙了心,您大人大量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许天霸见何士东脸色黑沉,又讨好的说道:“干爹,您看在我刚才提醒你的份上,就再给我一次弥补孝敬您的机会吧!”

    “机会我给的多了!”何士东对许天霸的气愤哪能这么快就消了,对刚从保险室退出来的两个彪形大汉命令道:“把他给我绑起来!”

    两名彪形大汉并没有听从何士东的话,而是直愣愣的站着。这让何士东有些尴尬,想起这两人并非自己的手下,只能求助般的望向文咏妃。

    文咏妃淡定的说道:“绑起来!”

    “文总,你不能这样!”许天霸有些慌了,又望向何士东扑通跪在地上说道:“干爹,你放过我,我一定会帮你,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何士东一直以为许天霸对自己恭恭敬敬,哪里想到这个看似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干儿子,竟然会背叛自己。“你少跟我再来这一套!”何士东说着示意彪形大汉将许天霸给绑起来。

    许天霸哪能由着何士东绑了自己,抢先一步,锁住何士东的喉咙说道:“你们谁要是敢动我,我就杀了他!”

    两名彪形大汉互相看看,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受威胁的,并继续朝许天霸走去。

    许天霸着了急,对文咏妃说道:“文总,你倒是说话呀!”许天霸见文咏妃有些犹豫又说道:“文总你这么精明,你不可能冒风险白白帮了他吧,我要是把他杀了,我想你们之间的交易也就结束了,你绑架了我和白画,应该还来不及拿好处吧!”

    “慢着!”就在两个彪形大汉要扑向许天霸的时候,就在许天霸掐的何士东两眼金星,面露惨色的时候,文咏妃制止了,两彪形大汉也应声停下了功击。

    许天霸这才稍稍松弛了精神,锁住何士东的手也放松了一些,不过眼神一接触,还是被吓唬住了仿佛看到了自己曾受虐的日子。

    “不,干爹,我是没办法才这样的!”许天霸不自觉的求饶,又白画说道:“文总,你帮我求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