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生死由命
    许天霸正如何士东所说的一样,别无选择,他拿着手机调成了拍摄状态。

    白画被锁在了铁十字架上,还没有清醒过来,头发披散着,遮住了半边脸。

    许天霸手举着手机,望着手机里面白画的样子也有过一丝的动摇,不过,他也望到了对着自己的摄像头,心一狠说道:“葛雷,你看看这里面是谁,这就是被你从地下沙漠里面放出来的千年女尸,如果你再不出现,我会让你…让你连她的尸体都找不到。”许天霸说着,不由吞了吞口水,又换了只手拿着手机继续说道:“你要是不来只能说明你是个懦夫,你根本就配不上黑石玫瑰的精神!”许天霸说完用力的按了按关视频的键。

    白画缓缓抬起头来,感觉到自己四肢乏力而且不能动弹,再一看,竟又被锁在了这个熟悉的保险室,而许天霸竟站在自己面前。

    许天霸愣了会,有些慌张,可是很快镇定下来,他知道自己只能做一个负心的坏人了,不由得内心一叹息。

    “你…你听话一点!”许天霸走近了一步说道:“你好好配合,我干爹只是想让你引出葛雷,你如果不配合,只会让你生不如死!”

    “配合?”白画冷眼旁观的看着许天霸说道:“当初你把我从这里救出去,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一个正义的男人,现在你要我配合?看来,你也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渣!”

    “我是人渣,我就是人渣怎么了!”许天霸恼怒了,走到白画面前,双手抓住了她的胳膊用力的摇晃着。“我想要做个好男人可是你给过我机会吗,是你,是你们把我逼成了这样!”

    许天霸几乎失去了理智,用力的掐着白画的手臂。

    “滚!”白画吼的一声,真气提出体外,一股力量爆发而出,将手上的链子挣脱开了,而冲出的力量将许天霸震倒在地。

    许天霸被震出了内伤,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慌张的爬了起来,想要躲避,可是空空的房间根本无处可躲。

    白画抬手准备再给许天霸一些厉害,然而,又临时收回了手,想着也不过是一个可伶的人。

    许天霸用手遮住自己的脑袋,见自己并未受到打击,这才望去,见白画盯着自己身后的门。

    白画不能逃走!这是许天霸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如果白画逃出去了,就算白画放过了自己,而何士东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许天霸一个转身并去开门,哪知,门被从外面锁住了,根本就开不了。

    许天霸明白过来,何士东到底还是没有打算放过他,这是让自己和白画在这保险室里互相残杀,或者说借白画的手解决了他。

    “你看,我们现在是一样了,都被关了起来!”许天霸脑子倒是好使,转身对白画又说道:“何士东太阴险了,他这是想要把我们两个逼成仇人,然后杀了我们!”

    “是吗!”白画当然明白许天霸不过是害怕自己对他动手而已,对于白画来说,许天霸就是一直渺小的蚂蚁,想要报复他是一斤件太容易的事情。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肯定不是报复。“你还是想想办法怎么离开吧!”白画说道又望了望那个新装上去,对着自己的黑色移动的摄像头。“你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这里?”白画问道。

    “你不是有法力吗?”许天霸期待的望着白画,可是很快又失望的说道:“我忘记了,你上次也是被关在这里面,你也没有离开,看来你的法力也是没什么用!”

    白画一听,随手一掌法力打在许天霸脸上,说道:“少废话,你到底有没有办法?”

    许天霸捂住火辣辣的脸,指了指摄像头,说道:“你先把它给搞定吧!”

    白画明白过来,手一挥,保险室的几个摄像头全部被击的粉碎。

    何士东在监控室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忽然眼前跳出一片空白,于是一把拉过麦得意的说道:“你们以为砸了摄像头,就能够掏出我的手心?我告诉你们两个,我要让你们就饿死烂死在这个房间。”

    许天霸还年轻,他可不想就这样死了,害怕的用哭泣般的声音说道:“干爹,为什么我拍了视频你还要这样对我,干爹你放过我好不好,我帮你把葛雷给引出来!”

    “你这个逆子,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你就等着在里面受死吧!”何士东说着,又换了口气得意道:“那个葛雷来也好,不来也好,总之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特别是你许天霸!”何士东的声音变大了许多,像是用嘴巴对准了麦吼道:“你吃我的,穿我的,如果不是我你就像是狗一样,在街上在垃圾桶里抢捡垃圾吃!不知感恩的东西。”

    许天霸被何士东骂了一通,志气是乎被骂出来了一般,冲着屋顶上方说道:“你不要以为你对我多好,你是给我吃,给我穿,那又怎样,你还不是把我当做是一条狗,不,连狗都不如。”

    白画生在千年之前,她能活到现代社会已经算是赚到,对于生死倒也看淡很多,只是如果和这样一个她瞧不起的可怜人死在一起,那也太过难受。

    白画冷静的四处看看,说道:“你别吵了,想办法离开!”

    许天霸一拳头捶在墙上,白色的墙上立刻出现了一个血色的拳头印子,搭拉着脑袋显得垂头丧气。“想什么办法?你都没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就坐着等死吧!”

    白画不服气自己又被关在了这个所谓的保险室,运了真气,连连朝门的方向射去。然而哐当哐当的回声,就再无动静。

    “你们就省省力气吧,留口气说不定还能多活上几天。”何士东虽然看不到画面,却将两人的声音听的很清楚。

    白画耳朵仔细辨认着声音传出来的方向,再运了法力击去,瞬间,扩音喇叭被击的粉碎。

    一声耳鸣一般的声音传到了何士东的耳朵里,嗡嗡后并彻底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何士东用麦又试了试声音,确定保险室与他失去了联系,这才恼怒的将麦一拔,用力的摔在地上。

    何士东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许天霸和白画的,他双手交叉在胸口,一副等着瞧的样子。

    葛雷杀了人,而且从杀人的过程中得到了快感和满足,这让他找到了一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感觉。

    “小雷你这是怎么了!”至从葛雷抱着许愿的尸体愤然了之后,云姨在文府就坐立不安,见葛雷满身血迹斑斑,整个人看起来都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