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结实
    葛雷在校门口等候,其实他不愿意再出现在龙都大学门口,他不想再回想在这里曾发生过的一切。可是,却抵不过内心的躁动,想要来再看看让自己心动的女生

    当然,门卫也已经认不出来他了,冲他问道:“老人家,您找谁?”

    “等人!”葛雷看着这个熟悉的,比自己年龄还大的大叔,说不出的滋味。若是以前,哪能想到,会被比自己大那么多的人叫自己老人家。

    葛雷站在校门口,眼睛直直的望着里面,见许多同学走出教室,并快速的分辨那个短发女生。

    等了好一会,葛雷一眼并认出了短发女生,然而短发女生身后却跟着一个眼熟的男生,仔细一看,竟然是当初做自己前面,一心想要追求文咏衫的艾名克。

    “不用你送!”短发女生一边快速的往前走,出了校门回头对身后的艾名克说道:“我们是不可能得,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葛雷听到这里明白过来,看来这个艾名克是旧技重拾,又死缠烂打一个不喜欢他的女生。

    “你没听到她说你们没可能吗,还不快滚!”葛雷挡在短发女生面前,冲艾名克吼道。????短发女生见这个身份又疑的小老头竟然出现在自己的校门口,也是挺意外,不过,当然没有想到,这个小老头是为了她才会出现在这里的。

    “你是谁?”艾名克叫一个小老头对自己喊叫,也不敢随意搭话,担心他是自己追求女生的家人,并将目光投向短发女生,求助道:“这个是谁?”

    “他是葛家医馆的葛圣医!”短发女生脸上洋溢着得意说道:“葛圣医的针灸可是名不虚传,听说能把死人扎活,把活人扎死,是吧,大叔!”短发女生说着,求得肯定般的望着葛雷。

    艾名克一听姓葛,气不打一处来,支着握紧的拳头说道:“姓葛的,我不管你是不是医术高明,总之你给我少管闲事,我要不是看你年纪大了,我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

    “听起来你好像很厉害?”葛雷上下打量了艾名克说道:“听说你之前被我侄子都给打残了,怎么,治好了又敢嘚瑟了!”

    “原来葛雷那个杂种是你的侄子!”艾名克对葛雷的仇恨可不止一点点,听眼前的小老头这么一说,顿时把怨气都发在了他的身上,也不管什么小老头不小老头,一拳头就挥去。

    艾名克大概没想到眼前的小老头身手还很敏捷,也不知怎地,自己的拳头就半握在了他的手心,他再用力一推,结果,被推到在地。

    短发女生取下身上的挎包,双手拿着朝艾名克头上一下一下的打去,嘴里说着:“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连老头你也欺负,你也太不是人了!”

    艾名克至从放弃追求文咏衫之后并盯上了这个凶悍又可爱的女生,对她也算是一见倾心,于是开展了他的穷追不舍。

    可惜再次看中的女孩对他还是不感冒,而现在竟然殴打起自己来。艾名克想起曾经的文咏衫。自己对她百依百顺,到最后,不光没有给自己机会,反而设计陷害自己。

    “都是贱人!”艾名克咬牙切齿的骂着,眼睛鼓鼓的看着短发女生,拳头再次握紧。

    “小心!”葛雷一把将短发女生拉到一边。

    而艾名克挥出去的拳头落了空,见又是这个小老头多事,骂道:“你这老不正经的东西,一把年纪了还想吃嫩草,要不要我明天给你登新闻。”

    短发女生又急又气,想要抓起挎包再打过去,却被葛雷阻止。

    艾名克打不过葛雷,又冲人群嚷嚷道:“大家快来看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葛圣医,看他龌蹉竟然来泡我们的校花,太不要脸了!”

    艾名克的话很快引起了骚动,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短发女生虽然性格大大咧咧很直爽,不过到底也是一个清纯女生,被当众这样污蔑又急又气,脸胀的通红,想要解释又没法解释。

    葛雷当然不能任由艾名克胡说八道,手中握着银针一抛,只见抛出去的银针穿过了艾名克的嘴唇皮,瞬间将他的上唇和下唇连接了起来。

    艾名克只觉嘴巴一阵麻痛,并张不开了嘴巴,伸手一摸下了一跳,惊恐的想要大叫又叫不出来。

    “以后不许再接近…”葛雷忽然想起来自己从未问过这个女生的名字,于是又小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短发女生用手半遮住嘴巴,小声说道:“我叫许愿!”

    葛雷有些疑惑,再看短发女生俏皮的样子,甚至怀疑她这是要捉弄自己。不过,见短发女生又对自己点点头,像是很确信的样子,并豁出去的说道:“以后你不许再跟着许愿姑娘,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葛雷以为周围围观的同学会有唏嘘的声音,然而,一切都很正常。

    葛雷见没被骗,心里很高兴,又对许愿说道:“你的名字真好听,许愿,你是许愿树吗!”葛雷的嘴脸露出笑意,配合这一脸沧桑和一头白发,这语气和神情看起来确实有些猥琐。

    许愿退了一小步,说道:“谢谢你大叔,我该走了!”

    “我有话要跟你说!”葛雷说着不禁拉住了许愿的手。

    许愿吓了一跳,另一只手一抬打在了葛雷的脸上。

    “流氓!”许愿骂着并转身离开。

    葛雷被打蒙了圈,一想确实是自己太过冲动,于是追上去解释。

    “大家看,老流氓!”艾名克空手将扎在嘴唇上的银针取了下来,只见满手满嘴的血朝围观的同学叫道。

    葛雷回头看了眼艾名克,又朝围观的同学叫道:“你们如果不想跟他一样变成猪头,现在就给我散了!”

    围观的同学都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像受了惊吓的小鸟一样,一哄而散。

    “你想怎么样!”许愿警惕的问道。

    “我…”葛雷支吾着说道:“我喜欢你了,从第一眼…”

    葛雷的话还没说完,许愿指着他说道:“你还真是个老流氓,你这话怎么说的出口,难道你没有自知之明,可以当我爷爷了吗!”许愿本来还有许多难听的话要说,可是见眼前的小老头一脸的诚意,并噎了回去,道:“如果你没有恶意我谢谢你,不过也请你不要擅自打扰我的生活。”

    “不是这样的!”葛雷再次试图要拉住许愿的手,然而想了想又收回了自己的手,试图解释的说道:“你给我点时间,我会证明我不是现在的我!”

    许愿听了一愣,担心道:“大叔,你不是你,你是谁,都说医者不能自医,你是不是得了妄想症啊!”

    葛雷左右看看,他决定相信眼前这个一见倾心的女生,小声的说道:“其实我是葛雷!”

    许愿哪能相信一个小老头说自己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这让任何正常的人只会认为这个小老头脑子确实秀逗了,许愿决定不再搭理。

    葛雷想要再解释,可是,自己如今的这副模样就算强行解释只怕也无奈。

    然而,葛雷确实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感,看着许愿就要离开的背影,一个快步冲了上去。

    葛雷从许愿后面拦腰将她抱起,一个旋转飞向了天空,停留在了龙都大学的楼顶之上。

    许愿尖叫着,落地了好一会才大胆的睁开了眼睛。

    “我是葛雷,你相信吗!”葛雷双手扶着许愿的肩膀,认真的问道。

    许愿原本是不相信的,可是一个普通的人竟然能够飞起来,如果这样,那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许愿哆哆嗦嗦的没出声,盯着这张有些苍老的脸,仔细看,确实和葛雷有些想象。

    “我得到了一件宝物,这件宝物可以让我拥有法力,然而我练功心切,才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小老头。”葛雷难以掩饰一副失落的样子,说道:“如果我知道,我能够遇到你,我绝对不会再没日没夜的修炼法力,甚至我可以没有法力,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许愿被葛雷的表白惊到了,张着嘴巴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相信我,我就是你的学长葛雷!”葛雷看着许愿得眼睛,恨不得许愿立刻相信自己。

    “如果…”许愿道:“如果你是我的学长,那你为什么会跟我表白,你不是跟我们的学长文咏衫订婚了吗!”

    葛雷听许愿提到文咏衫脸色有些难堪,犹豫着说道:“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只怕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许愿有些生气,撇开葛雷扶着自己的手,说道:“你想要我相信你,可是你又觉得有些事情说了我也不会相信,那么,你跟我说什么?都是一大推废话!”

    “我…”葛雷听文咏衫这么一说,心里也着了急,只怕也是迟早会知道,并说道:“我和文咏衫确实订了婚,原本我们订婚也是出于无奈,更何况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和她不可能了!”

    葛雷不想失去这个让他心动的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