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说动了
    大概和久病床前无孝子的道理是一样的,文咏衫天天躺在床上如同植物人一般,时间久了,葛雷连心里最初的一点念想也消失了。

    就像是云姨所说的一样,自己不过是文老爷为了保证他宝贝孙女的性命的救命草而已,何来的感情。

    葛雷的想法开始走了极端,他盯着闭上眼睛浑身淡蓝的文咏衫,竟然想不通为何当初就了犯和她定了婚。

    这原本是自己的师娘!

    葛雷这样一想,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转身并往外面走去。

    “小雷,你这是怎么了?”云姨见葛情形有些不对,见他没有回答,又问道:“你这是去哪里?”

    “我出去转转!”葛雷边走边脱下了身上披着的白长褂子。

    云姨不知道葛雷为了什么事情神色匆匆,自然,也就不好强行阻拦,只追到门口大声道:“别太晚了,记得回家!”云姨说完害怕有人经过认出自己,连忙又关了门。????回家?哪里才是家!

    葛雷的心情极度低落,一个人往湖边走去,沿着湖边实在没了心情,忽然大吼一声,不自觉法力从掌心喷出,直接打向湖面。湖水垂直往上翻下去,惊涛骇浪,好不壮观。

    湖边上其他散步的人看到了这一幕,都瞪大了眼睛,发出惊呼的声音。

    “你是不是傻呀,没看到落下来的水花都掉到你身上了吗!”

    葛雷感觉到有人拉扯自己往后退,再听到一声清脆爽朗的女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短发,眼睛大大的女生一脸正义的拉着他离开。

    葛雷心头一动,甚至在这一刻有种幻想,脑子和她牵手走近结婚礼堂的景象。

    “大叔,你发什么呆呢,一身都湿了!”短发女生自顾自说着,并且从浅黄色的斜挂包里掏出了纸巾,递了过去。

    葛雷听到女生叫自己大叔,意识到自己顶着满头白发,顿时很沮丧,然而又忍不住逗下女生,伸手去接纸巾的手一阵哆嗦,又忽然猛咳嗽起来。

    女生见眼前的大叔这一连串的反应,紧张的说道:“大叔,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就在家里呆着呀!”

    葛雷故意使坏,声音也哆嗦的说道:“姑娘,我儿子媳妇不孝,我本来想投湖一死了之…”

    短发女生是个急性子,不等葛雷说完,劝道:“大叔,这可使不得,再说了,你要是平白无故的死了,那不是便宜了你那不孝的儿子媳妇吗!”短发女生说着,看了眼湖水说道:“大叔,你看多好的湖水啊,每天这么多人来湖边散步,你要是死在里面,身体腐化了,眼睛也掉了,你说得多吓人!”

    葛雷不好的心情就这么好了起来,看着女生讲话认真的样子差点笑出了声,不过用咳嗽掩饰的说道:“姑娘,我还没死呢,就被你说的那么吓人!”

    “所以啊,你不能就这么死了!”女生说着来了劲,说道:“你要死了,说不定尸体浮上来之后,还得被当做是他杀,然后警察开始到处找凶手,你说吧,这是不是浪费国家资源。”

    眼前的女生睿智善良,如果说第一眼是因为表面现象,那么第二眼绝对是情不自禁,从心底喜欢上了这个女生。

    “姑娘,你说的对!”葛雷一副老汉腔问道:“”你住在哪里呢,也是来这里散步吗!”

    女生防备而俏皮的眨巴了眼睛说道:“大叔,我们老师说了在外面不能随便告诉别人住处,您要是没事就回去吧,我也该走了!”

    葛雷一听女生想要离开,连忙又一阵咳嗽,说道:“不行,我还没有缓过劲来。”葛雷指指湖边的长椅说道:“姑娘,你能陪我去那里聊聊天吗,我有好多话也没有地方可以说。”

    女生见开阔的地方,又人来人往的并答应了。

    “大叔,你说吧,我听你说!”女生说着扶了葛雷在长椅上坐下。

    葛雷并非有真的不孝的儿子媳妇,只是想要多了解一些这个女生而已,不过,一个小老头和一个青春的女生,聊些什么才好?

    “大叔我们老师说了,今年怪事特别多,外出要小心,一会天黑了就不好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听着呢!”女生催促道。

    “你好像挺听你们老师的话!”葛雷好奇的问道:“你是学生?”

    “是啊,我是龙都大三的学生!”女生自豪的说道:“我们老师还说了遇到怪事不要慌,要假装没事一样,你淡定,怪事就不会觉得你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来找你麻烦!”

    葛雷一听到“龙都”心里咯噔一下,那里可也曾自己上学过的地方,也是自己不愿意再接触的地方。是那里,那个内奸校长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师傅。

    “哦,那里好吗!”葛雷的语气平淡了一些,心里到底也还是有所抵触。

    “挺好啊!”女生眼里闪着光芒一般,说道:“我读大二的时候,学校发生了许多风云事件了,想想都刺激。”

    算起来,女生读大二的时候,正是自己插班到那所学校的时候,那一年学校确实被搅的不像话。“你是知道葛雷吗?”葛雷期待的问道。

    “我倒是想认识,不过从来也没有正式认识!”女生表现出一副遗憾的样子说道:“想不到曾经那个学校的风云人物,竟然成了杀人凶手!”

    “说不定他是被冤枉的呢!”葛雷有些急了眼说道:“他那么正直善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是杀人凶手!”

    女生疑惑的看着葛雷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正直善良?你认识他?”

    “我…”葛雷正了正身,说道:“我是他叔,我看着他长大的怎么会不知道他,他连杀个动物都不敢,怎么会敢杀人!”

    女生腾的站起来说道:“大叔,你骗人,葛雷只有师傅,他哪里来的叔叔?”

    葛雷心里越过惊喜,想不到这个丫头片子竟然对自己有所了解。“我是他师傅的弟弟,也是他的叔叔!”葛雷又连忙解释道:“你有没有看过一篇有关葛家医馆圣医的报道,我就是!”

    女生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小老头,又回想了当初在网络上看到的照片,发现确实很像。“那你更加骗人!”女生气鼓鼓的看着葛雷说道:“网络上介绍的文章都说了,葛圣医避世在外,根本就没有娶妻生子,请问,你从哪里来的不孝的儿子媳妇?”女生说完也不得葛雷做出反应,转身并离开。

    葛雷想要起身追去,可是,看着自己满头的白发和起了皱纹的脸,若这么追出去岂不是不伦不类。

    葛雷站起了身又坐了下去,望着女生消失的背影,忽然很惆怅,他这才发现自己得到了法力,却失去了一些无法再拿回来的青春。

    湖水又再次风平浪静,然而葛雷的心境却很不平稳,他从未想过,有一天遇到了心爱的女子却无能为力。

    云姨做好了晚饭,守在文咏衫身边,心神不灵,她害怕葛雷遇到危险,她也害怕文咏衫从此没有人再救治。

    这种想法有些自私,可是,她需要给文老爷交代,她只能自私。“你回来了!”云姨见葛雷开门进来,边往厨房走去,边说道:“我这就去热饭菜,肚子饿了吧!”

    葛雷进门并瞥到了躺在客厅里的文咏衫,心生了厌烦,心情又不好,说道:“我不饿!”葛雷说着穿上了白大褂,将一盒银针拿到手上,走近了文咏衫。

    “咏衫,我们大概就是无缘无份!”葛雷立在文咏衫旁边,又说道:“我们大概也就这样了!”

    葛雷说着替文咏衫扎了针。

    “你这是什么意思?”云姨听到了葛雷的话,又见他将银针扎向文咏衫露出惊恐的表情说道:“你想做什么,你是不是嫌弃我们二小姐,想要把她给杀了!”

    葛雷一愣,没想到云姨竟然会怀疑自己想要杀死文咏衫。“这叫银针!”葛雷的语气有些不太好,又道:“我不是杀人犯,你才是杀人犯!”

    这话让云姨奔溃了,完全提现了一个泼妇的本质,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大声哭喊起来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文老爷好心待你,给你吃给你穿,你竟然想要甩了我们的二小姐!”云姨哭天喊地,一把鼻涕一把泪。

    葛雷听的很不耐烦,大声吼道:“对我好?我就是文家养着替他们这个变态的家族治病的,我算什么?姑爷吗,我看我就是他们文家养的一条狗!”

    葛雷的话震惊了云姨,她没想到在葛雷的心里,竟然是这样看待他和文家的关系,竟然这样污蔑文老爷的心意。

    “老爷,您不值得啊,您这一走就看不到了,你养了个白眼狼啊…”云姨继续哭喊着,似乎想要用自己的哭喊声来换回葛雷的良心。

    然而,变了的心是唤不回的,云姨的哭喊声只是触动了文咏衫的神经,让她不禁回想起小时候云姨曾经带她长大的时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