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联系不上杀手
    白画到底也是被许天霸的三言两语给说动了,见他一副可伶的样子,尽然同意了他的提议。

    白画将许天霸带着同往随心茶庄面试,然而这个时候的许天霸心境却已经有所改变。

    要说之前,大概只要呆在许天霸身边他并非常的满足,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目的不是只呆在许天霸身边,还有重要的想法就是通过这个会法力的千年女子,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一切。

    文咏妃守在随心茶庄,她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能够第一时间和白画会面。

    “文总,您好!”白画进了茶庄,见到空荡荡的茶厅里,文咏妃独自一人饮茶。

    文咏妃听到白画的声音,抬头见她身后还跟着一人,端着茶杯一愣又放下去说道:“你来了,旁边是你朋友吗,一块坐吧!”

    白画还未出声,许天霸主动上前打招呼,并伸出了说道:“文总,我是白画的朋友,想来谋一份保安的工作。”

    文咏妃又一愣,也伸出了手和许天霸握了握说道:“可以,我们正好也需要保安!”????白画的脸色铁青,第一次感觉到,这个男人确实不是那么好受控制。

    白画面露难色的说道:“我想…”

    白画的话还未说完,文咏妃制止道:“你能回来我很高兴!”文咏妃让白画在自己对面坐下,并且亲自给她倒了杯茶,当然顺便也给旁边的许天霸饭上了一杯,说道:“你的想法是对的,茶庄就是茶庄,而不能把它做的不伦不类,只是用于各种手段的赚钱工具。”文咏妃像是要痛改前非一般又道:“至从你离开之后,我想了很久,茶庄是在爷爷的坚持下建起来的,现在爷爷不在了,有时候想想想心里很不是滋味,是我这个做孙女的太不孝了,连爷爷留下的念想我都要把它弄的面目全非。”

    白画听的很认真也很有感触,甚至有些替文老爷庆幸。

    “现在好了你回来了!”文咏妃又脸轻松的指指茶厅说道:“你看,我把茶厅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你来了,这里就再次交给你打理了!”

    这是白画认识文咏妃这么些时间以来,头一次见她这么豁达,心里也颇多感触,说道:“能够再回到茶庄我也很开心,我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志愿,我只是希望能够不负文先生的嘱托,能将茶厅顺利的经营下去,成为这个河岸上的标志,让它能够千古流传。”

    白画的畅想让一旁的许天霸吃味,或者他并不是和一个逝去的人吃味,而是自己从未得到自己心目当中女神的崇拜和如此急切的关心,如此,才会心里很不是滋味。”

    “只要我们齐心协力,随心茶庄一定能够屹立不倒,哪怕百年,千年!”文咏妃鼓舞着士气,就连自己也不禁热血沸腾。

    许天霸可没有心思在这茶庄上面,一个保安的职务他似乎可有可无,真来了坏人,白画的法力抵过一百个保安。他来做保安不过是别无他法,只能追随自己的女神身边,企图渐渐让女神能归顺自己。

    “以后随心茶庄一定会流芳百世,不,流芳千世!”许天霸满脸真诚的说道。

    文咏妃原本就是随口扯的大话,结果遇上一个跟着自己扯大话的人,只能尬笑着。

    “我发出招聘信息,其实就是想要你再回到茶庄,然而,我又不好意思直接再叫你回来,所以,就出了下策。”文咏妃眼睛瞄了下茶庄说道:“我跟员工们都说了,要等到他们的白经理回来上班,正式开工!”文咏妃将一本电话本交给白画又说道:“既然你回来了,就由你打电话把他们招回来,刚好我有点别的事情需要去忙,反正茶庄的经营你比我还熟悉,我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再联系我!”文咏妃说着起身并离开了茶庄。

    许天霸讨巧的也起身,自动走到了保安亭,对从身旁经过的文咏妃说道:“文总,我会站好每一班岗!”

    文咏妃朝保安亭里面微微一笑,高跟鞋敲打着地面,发出叮叮的声音,声音渐渐远去,直到消失。

    白画内心充满了激情,果然按照文咏妃的指示拿着电话本,不太熟练的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按去,通知员工们前来上班。

    文咏妃假意有事借口离开,当然她离开不过是转身去找了何士东,告诉他已经可以收网。

    鱼饵下了,网也织了,鱼眼看是跑不掉了!

    何士东原本还躺病床上的何士东听说白画回到了随心茶庄,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嘴里念道:“好,很好,我现在要好好计划一下,不能再让她跑了!”

    “何局您有什么打算?”文咏妃小心问道。

    “这个你拿着!”何士东递给文咏妃一包白色粉末说道:“你就用它把白画给我迷晕,然后我再去把她带过来!”

    “这样好吗!”文咏妃伸手接过白色粉末,又道:“出现了一点意外,白画不光是她自己来,而且还带来一个小青年!”

    “小青年?”何士东疑心起来,当初许天霸返骨将白画从保险室救出来,而现在留在白画身边出现的青年,何士东问道:“他叫许天霸?”

    文咏妃睁大眼睛看着穿着病服的何士东说道:“何局,你怎么知道,他就是叫许天霸,看着贼机灵的,我怕不好对付他!”

    何士东冷哼一声说道:“他机灵?他不过是被白画这个千年妖女给迷惑了,居然敢跟我作对,我看他是活腻了,不管怎么样你都得给我搞定他!”

    文咏妃一听何士东的语气,小心说道:“何局,我冒昧的问一句,你和这个叫许天霸的是什么关系?”

    何士东脸色变的难看,拳头握紧说道:“那个逆子,他是我收的义子,结果为了那个千年妖女背叛了我,我以后慢慢的收拾他。”

    文咏妃明白过来,也不再多问,手上捏着那包粉末,在心里做着算数。

    “我尽量,不过,可别出了人命!”文咏妃又说道:“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出了人命可就不好办了!”

    “什么狗屁法制社会!”何士东说完,又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些太过激动,又道:“你放心药不死人,我只要他们活人。”

    文咏妃这才将**药放进了背包里面,她脑子里的利益战胜了她对于白画的那点感恩。

    葛雷每日呆在文府内,不停地做实验,同时对文咏衫的身体取样,做着各种试剂。

    葛雷看着文咏衫身体从深蓝色渐渐转换成浅蓝色,内心升起莫大的成就感。甚至端了杯红酒在文咏衫的身边绕着走来走去,就像是欣赏一件得意的作品。

    文咏衫确实有了好转,眼睛不再只盯着灯光一转不转。

    “水…水…”文咏衫眼睛眯了眯有意识的发出声音。

    葛雷听到了,很是兴奋的看向文咏衫,冲厨房的云姨大叫道:“云姨,快,快倒杯水来。”

    在厨房的云姨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听到葛雷着急的语气,放心手中还未洗干净的碗,擦了擦手并倒了杯水出来。

    “小雷…”云姨刚想问下去,见葛雷专心的盯着躺在床上的文咏衫,于是闭了嘴,也跟着紧张起来。

    “刚才咏衫说要喝水,云姨,你喂点水给她喝先。”葛雷说着,眼睛盯着文咏衫的一举一动。

    “二小姐醒了!”云姨紧张的捧着的水杯,只见水在里面不停地晃荡,好一会才蹲下身子,说道:“我这就给二小姐喂水!”

    文咏衫感觉到了全身都软绵绵的,似乎有人把自己拖起,然而一股暖流从嘴里流到了心里。她的脑子里不停地捕捉着有关的信息,蓝色怪物的影子变得越来越模糊。

    “二小姐,你快点好起来呀!”云姨心疼的又唠叨道:“老爷最疼你了,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还不知道得有多心疼。”

    文咏衫耳旁的声音忽远忽近,听到的声音也显得迷迷糊糊,她想要醒过来,可是,像是有什么力量拖住了自己一样,无法清醒。

    葛雷十分冷静,语气里显得特别强硬的说道:“云姨,你喂完了水就把她放下吧,她还没有完全清醒,不能受到刺激。”

    云姨沉浸在文咏衫快要醒过来的欢喜中,放下了文咏衫之后又不禁说道:“还好你当初阻止我做傻事,不然,我以后哪里有脸再见老爷,哪里还有脸见文二小姐。”

    “以后会好的,这段时间也辛苦你了,你去休息一会吧!”葛雷一心在自己的研究上,没有耐心听云姨不听叨叨,于是并想要几句好话把她给打发到一边。

    “我不辛苦!”云姨还真是多愁善感,又抹了抹眼角的泪花,说道:“辛苦的是姑爷你,还是老爷有先见之明找你们葛家后辈做女婿。”

    云姨这样一说,让葛雷心里顿时不爽,好像自己就是被文家利用的傻瓜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