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救命要挟
    何士东听到房监控室传来声音,又让护工扶着起了身,进了监控室只见屏幕画面里的白画已经晕倒在地,也并不见其他动静,以为是自己幻听。

    然而,许天霸躲在了门背后,他猜测着监控室的钥匙就在何士东的身上。而现在护工站在一旁,何士东正皱着眉头望着屏幕里晕倒的白画。

    许天霸瞅准了时机,一掌砍向护工,护工毫无防备一头栽倒在地。

    何士东听到了声响,一回头,不可置信道:“你…你做什么?”

    许天霸救人心切,可没有时间磨蹭,伸手锁住了何士东的双手,又随手拿了一条毛巾塞住了何士东的嘴巴。

    “对不住了干爹!”许天霸嘴上说着又找出了绳子捆住了何士东的双手,随手从他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钥匙。“干爹,你自己在这呆着吧!”

    面对这突然的变动,何士东也是傻了眼,想不明白这个平时看起来逆来顺受的义子,为何会突然性情大变,敢对自己动起手来,直到看到监控屏幕里面的一幕。

    许天霸急切的打开了保险室的门,轻轻抱起了倒在墙角的白画,嘴里反复的说着:“没事的,我这就救你出去!”????白画感觉到有人抱起了自己,微微睁了睁眼睛,似乎想要说声谢谢的力气都没有了。

    自古红颜祸水!

    何士东深信了这句话,眼瞅着诱饵被逆子就这样抱出了保险室。

    许天霸把白画抱了出来,见到保姆在客厅擦试柜台,强装镇定的把白画又往自己怀里靠了靠说道:“我不在这里吃饭了,你少煮点!”

    保姆认识许天霸,也知道他是何士东的义子,见他抱了一个女子从里面出来,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不便多说,只答应着。

    就这样,许天霸抱着白画出了何家,随手拦了一辆车。

    “我认识你们!”快手司机看了看许天霸,又说道:“你坐过我的车,这女生是随心茶庄的经理吧,你们这是去哪?”

    许天霸心急,担心何士东追上来,也顾不是否见过这个司机,不耐烦的说道:“你先开车,钱少不了我的!”

    快手司机听出了许天霸的不耐烦,却依然调侃道:“有钱给就好,可别像我之前拉的那对父子,不光不给钱,还要我往外掏钱。”

    许天霸耳朵自行闭了起来,可不愿听这个司机絮絮叨叨。他附身看着白画,小心翼翼的将她的刘海拔到了一边,一脸心疼。

    何士东的身子朝桌角边移去,嘴巴靠近了桌角,用桌角慢慢的扯着嘴里的毛巾。好一会,毛巾总算松动,这才吐了出来,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接着又背过身,将捆着的手对着桌角,用桌角慢慢割扯着绳子,然而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何士东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护工,心里一肚子的火气,挪动了过去,用鞋底用力的踩着护工的手。

    护工在一阵疼痛中醒了过来,脑袋晕晕沉沉,还未明白怎么回事,抬头见何士东如同暴跳的狮子,吓的一动不敢动。

    “还不快起来给我解开!”何士东大声吼道。

    护工踉跄的爬了起来,哆哆嗦嗦的解开了何士东手上的绳索。

    何士东捂住胸口一阵咳嗽,护工好心提示道:“何局,您需要好好休息!”

    “滚蛋!”何士东推开扶住他的护工,往外面走去。

    他现在的仇人可不光是葛雷,他要抓住许天霸,要让背叛自己的人碎尸万段。

    何士东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给自己养的杀手打去了电话,可是拨了几次,电话都无法接通。

    这让他慌了神,多年与这些杀手打交道的经验让他可以肯定的猜测,这其中一定有些变故。

    何士东见保姆若无其事的样子在客厅做卫生,气不打一处来,冲她大声道:“快给我把司机叫来!”

    做为何家的保姆见惯了何士东大发雷霆的样子,只淡定的道:“好的,何局!”

    何士东一脚踢翻了茶几,吼道:“还不快去,再磨蹭你也给我滚蛋!”

    保姆还未见过何士东被气的发抖,见事不妙连忙去唤了司机来。

    何士东心想行动,而体力不支,见护工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又一声吼道:“还不快点扶我去坐车!”

    护工唯唯诺诺,明知何士东身体已经不行却也不敢再阻拦,只得扶住他,用身体支撑着他这肥胖的身子,艰难的往外面走去。

    何士东如此急着乘车出去,其实就是想要赶去废弃的工厂,他想要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联系不上杀手们。

    等他赶到工厂,吃力的走到了杀手们之前聚集的地方,却发现,工厂里面空无一人,只剩下一片狼藉。

    “完了!”何士东忽然觉得自己的指望再也指望不上了,这种失望和痛心的感觉让他一下子瘫坐在地。

    旁边的护工不知所然,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扶上一把,怵在一旁。

    原来,许天霸在将白画带出保险室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自己这一走何士东必然会找来杀手追杀自己,如果杀手们一旦接了任务只怕自己当真难逃一死。

    许天霸庆幸自己独自去了一趟废弃的工厂,而且留下了他们的联系方式。

    于是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并给杀手们去了电话。当然,许天霸为了让杀手们能够不再为何士东效力,自然免不了说一番假话。

    许天霸告诉杀手们,何士东被人举报参与黑社会行动,于是政府对他正在审查,为了避免迁出杀手们,为了双方都不再有牢狱之灾,于是希望杀手们能丢掉现在用的手机。当然,为了稳住杀手们的情绪,许天霸还说了,让他们隔天派人到医馆去拿钱,他承诺会拿出一笔钱让他们这一年衣食无忧。

    杀手们在他们无助的时候,他们唯一信赖的就是能为他们着想,让他们能够继续生活下去的人。

    对于杀手们而言,许天霸没有理由出钱而不让他们卖命,既然真的不让他们卖命那只能说天上掉馅饼了。既然已经掉了馅饼,听从了许天霸的当然也就没有不接的理由。

    杀手们听从了许天霸的安排,他们丢掉了自己的手机,又另外寻找了住所,以为当真这是为了自己也为了何士东的安全。

    许天霸把白画带回了医馆,白画被许天霸放下来的时候并醒了过来,当她认出了医馆,再看许天霸并也认出了出来他是和葛雷一起的男生。

    “多谢你相救!”白画看着许天霸深情望着自己的眼神,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用谢!”许天霸跟了圣医那么些时间,也算略懂皮毛,见白画这般虚弱并斗胆的给她配了补充营养的吊针。

    然而,许天霸把吊针拿过来准备给白画扎上的时候,白画吓了一跳,再加上这段时间被何士东囚禁,反应有些过于激烈,一甩手,只见吊针被法力带着飞了出去,挂到了吊扇上面,随着吊瓶的着力,整个吊扇摇摆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你别怕!”许天霸被白画的举动惊到了,不过反而又安慰道:“别怕,我只是想要给你补充点营养,如果你不喜欢我看…我还是给你煮点好吃的吧!”

    白画听了许天霸的解释,脸一红,不好意思起来。“我是从千年之前苏醒过来的古人,难道你不害怕吗!”白画见许天霸并不惊讶自己会法术一事,于是问道。

    “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女神!”许天霸羞涩道:“从我地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并喜欢上了你,我不管你是从什么时候苏醒过来的,我喜欢的只是你这个人。”

    白画虽然从古代活到了现代,可是也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直接的表白,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你不要紧张!”许天霸看出了白画的拘谨,又道:“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我一会给你煮点吃的!”

    许天霸说着将坐在病床上的白画再次抱了起来,白画没有拒绝,让他将自己抱上了阁楼。

    阁楼上竟然是两室一厅的居家格局,一分钟时间就从医馆到了家里。

    许天霸将白画放到了卧室的床上,嘱咐她好些休息,并出了卧室。

    许天霸心情带着飞扬,打开了冰箱挑选了食材,准备给白画做一顿可口的饭菜。一回头,却见她站在身后,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休息吗!”

    白画见许天霸惊慌的样子,顿时觉得有些可爱,说道:“我没事了,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会做饭!”

    “我当然会了!”许天霸不容质疑的说道:“我可是孤儿,从小就得自己养活自己,如果连饭菜都不会做,那还不只有饿肚子的份了!”

    白画这才知道这个看起来阳刚的大男生竟然是个孤儿,心中生了母爱般说道:“那,不如我来给你做顿饭!”

    许天霸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自己的女神竟然要给自己做饭,心情自然澎湃。

    心中的女神来自千年之前,且拥有超人的法力,而这些法力都来自黑石玫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