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挑拨
    然而,许天霸却是越想越兴奋:身边拥有千年美女,哪能是一般人!

    心中的女神来自千年之前,且拥有超人的法力,而这些法力都来自黑石玫瑰。

    许天霸回想起葛雷对何士东爆击的样子,明白过来,说道:“我知道了,黑石玫瑰时隔千年再次现身了,她现在已经落到了葛雷的手上,对吗!”

    白画没想到许天霸推测出了黑石玫瑰在葛雷的手上,索性也没有隐瞒的说道:“你说的对,黑石玫瑰现在在葛雷的手上,而他已经修炼了十成的法力,这世上大概没人是他的对手。”白画又道:“还好黑石玫瑰落到了葛雷的手上,否则怕是要引起世界大乱。”

    许天霸不解问道:“为什么?难道黑石玫瑰和葛雷有什么特别的源缘?”

    “这道不是!”白画解释道:“黑石玫瑰拥有特别的磁场,她能够把人内心的**引出,无论是善是恶,只会都只会无限扩大。如果落到心怀不轨的人手里,只怕会将他的魔性放大到极点,从而引起世界大乱。”

    “这么说来葛雷是世界大善之人了?”许天霸语气显然不爽,他可不愿意自己的女神当着自己的面夸赞别人。

    白画没有注意到许天霸情绪有所反常,又说道:“其实当初我能苏醒过来,全靠葛雷,因为当时他和文咏衫误入了地下沙漠,而他携带了一枚黑石,黑石的力量让我苏醒了过来。”????“是吗,看来你们确实挺有缘分的!”许天霸阴阳怪气的说道:“难怪你把他当做大善之人。”

    “你和他不是兄弟吗?”白画这才感觉出许天霸的语气不太正常,问道:“你们是兄弟,你难道不知道他的为人?”

    “我们早就不是兄弟了!”许天霸沉着脸道:“你看到没有,我的医馆都关门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他!”许天霸继续抱怨道:“当初就是因为他说想来医馆,我就求爷爷告奶奶的把医馆黑开起来了,结果他倒好,撂挑子不干了,我这只差把自己都黑赔进去了。”

    白画听着许天霸一连串的抱怨,也没听出个所以然,以她对葛雷的了解说道:“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依我看,葛雷不会平白无故的做出撂挑子的事情。”

    许天霸以为自己救了女神,怎么说也该怀有感恩之心,听了自己的遭遇,总该对自己表示同情,哪知,她却明明白白的替葛雷开脱。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他了!”许天霸压低了声音,可是不满随时都要喷发出来一样。“我把他当大哥,他却要我血本无归,就差被人追zhai横尸街头,他善良?白小姐,我看你是初来现代,还没看清楚他的狡诈。”

    “你冷静点!”白画见许天霸情绪激动,说道:“你和葛雷之间大概还是有些误会,我不相信他是那种不管不顾的人,他那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葛雷不愿意再留在医馆当然有他的道理,他怎么可能跟一个欺骗自己的弟兄共事,他更不可能替自己的仇人赚钱。

    这些许天霸当然明白,不过他刻意不把前因后果隐瞒,造成一切都是葛雷的过错。

    然而,就算隐瞒了这其中的因果,却依然没有糊弄到白画。这让许天霸很不是滋味,当然,毕竟坐在对面的是自己喜欢的女子,闷了一肚子的不服气也到底没有大发雷霆。对于社会哥来说,这已经是十分包容。

    白画虽然认为葛雷是十分信任和善良的人,不过到底也经不起许天霸如此抱怨。

    俗话说错的事,不会是单方面的错,能让一个人这么多的抱怨,对方多少也会有些责任。

    这样一想,白画对葛雷的信任也有了些动摇,甚至也开始怀疑起来,是自己初来现代不懂现代人的心里。

    “不说葛雷了!”许天霸倒也不想得罪了自己的女神,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一些说道:“我也希望葛雷可以秉持善良的心,而不会辜负黑石玫瑰,让千年传承的法力变成人间的灾难。”

    “我愿意相信一切不会变成灾难!”白画说着眼神里却露出了担忧。

    许天霸捕捉到了白画的神情,顿时有些得意,又表现出一副大度的样子说道:“我和他虽然闹了不合,对他也有抱怨,不过毕竟兄弟一场,我也希望他不要出事,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有愧人类。”

    白画见许天霸能从刚才的抱怨中抽身,对葛雷抱以和善的态度,这让她有些触动,甚至觉得许天霸是一个真性情的人。

    “人生百年,匆匆而逝,没有什么误会是时间解决不了的!”白画说着见许天霸看着自己忍俊不禁的样子,于是低头查看了一番,也不见异常,于是问道:“怎么了?”

    许天霸笑道:“白画小姐,你可不止百年匆匆!”

    白画低头一笑,也不再出声。

    许天霸见白画的笑容如同六月的太阳,使得刚才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问道:“我可以叫你白画吗!”

    “当然可以!”白画抬头,见许天霸深情的望着自己,脸一红说道:“我休息的也差不多了,也走了!”白画说着起身往外面走去。

    “别,你可别走!”许天霸上前挡住白画,见白画受了惊吓一般脸上露出难看的神色,又闪到一边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要你安心在这里休息,这是我当初装修医馆的时候多了个心眼,在二楼装修了一套二居室,几乎没有人知道。”许天霸担心白画离开自己,又说道:“虽然你会法力,可是,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子,打打杀杀的总归不好,你就在这里安心的呆上一段时间,等到我干爹气消了不再找我们算账了,再离开不迟。”

    许天霸的这话白画可不爱听了,直接朝门口走去。

    “怎么了?”许天霸见白画脸上没有笑容,小心翼翼的问道。

    白画回过头说道:“是他何士东伤害了我,为什么到头来反而我应该躲着他?他有什么阴招尽管来,我才不怕!”

    “对不起,我错了!”许天霸见何士东要离开,并手足无措,一个劲的道歉说道:“是我不对,我不该这么说,可是…我真的不想你离开,我干爹,不,何士东确实有很多手断,我担心你,担心你一个人又上了他的道,万一…万一又被抓起来了可怎么办。”

    白画千年苏醒,得到葛雷和文咏衫的照顾,又和文老爷有了忘年交,可是他们都已经物是人非。许天霸说担心她,害怕她受到伤害,这让白画在茫茫人海中似乎得到了温暖。心头一暖,心也一软,并停下了脚步。

    “算了,我就留下来吧!”白画说道:“你救了我,只怕你也自身难保,不过,我会法力,跟你在一起也能保护你!”

    男人需要女人保护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不过,许天霸听到白画愿意留下来之后,哪里还管他丢不丢人,高兴的像个小孩一样手舞足蹈,欢呼起来。

    戴冠龙的眼睛再次取下纱布,眼前出现一个相对清晰的影子,五官模糊,淡雅的长袍。“芝姑娘,是你吗!”戴冠龙心情复杂,说道:“我好像能够看到你了,不过,我看不清楚你的样子。”

    “戴爷爷是我!”李柏芝手上拿着从戴冠龙眼前取下的纱布,说道:“戴爷爷你别着急,您的眼睛以后会好的,这只是一个恢复期。”

    李柏芝脸上的笑容比较生硬,因为她知道,戴爷爷的眼睛很难再有更好的恢复。因为医院的医生私下告诉了李柏芝,他们并不知道之前的圣医用了什么药,而他们的药无法帮助戴爷爷恢复眼睛。李柏芝所说的话不过是安慰戴爷爷而已。

    “是吗,我的眼睛还能恢复?医生是这样说的吗!”戴冠龙很在意自己的眼睛,连忙追问道。

    “嗯,是这样!”李柏芝违心的说道,当然,这也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她也希望戴冠龙的眼睛能够尽快恢复。

    戴冠龙运用法力杀害了无辜的警察和路人,这一案子拖拖拉拉的被查出了和戴冠龙有关。

    警察没有直接的证据,他们想要寻找戴冠龙,又不能下通缉令,于是在网上发了寻人启事,而且他们利用戴思林的案子吸引人的眼球,让大家关注孤寡眼瞎的戴冠龙。果然,很快,寻找戴冠龙的启示成了热搜,几乎几个小时,大家并发动了寻找身边的戴冠龙的活动。

    李柏芝出门免不了听到了大家的议论,仔细一听,明白了警局在寻找戴冠龙。李柏芝自以为警察寻找戴冠龙,是因为戴思林的案子还有需要询问的地方。于是,毫不犹豫的拨打了警局的电话。

    “戴爷爷,一会有警察过来,您不要太紧张。”李柏芝回到家对戴冠龙说道。

    戴冠龙一听有警察要来,脑子立刻想起自己所犯的事,紧张的说道:“我要走了,我不要见警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