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破局
    文咏衫喔的一声,捂住自己的嘴巴,看到从从嘴巴里流出来的蓝色的血液,像受了刺激一样,整个人抽搐起来。

    文咏衫看着流淌的蓝色血液,全身抽搐着,双手抱住了脑袋,她的脑子里出现了两个重影,一个曾经的自己,一个蓝色的自己,她们在脑海里面互相撕扯着,都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

    “咏衫,你的信念才是你变回到正常人的重要依赖。”葛雷扶起文咏衫郑重的说道:“你要坚持,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坚持改变不了的事情!”

    文咏衫隐约听到葛雷的声音,像是从深洞里缓缓传过来的回声,这熟悉的回声是一根指引她的绳索,拉扯着她的意志。

    然而,似乎啪的一声,脑中的绳索断掉了,深洞般的回声,越来越远。

    文咏衫扭过身子,朝着从云层里钻出来的太阳望去,把自己又当成了一颗向日葵。

    人如植物!

    文咏衫就是一颗植物,她要舍去思想,舍去**,变成植物。????“咏衫!”葛雷唤着却得不到回应。

    葛雷怀抱着文咏衫,站在太阳底下,看着空旷的草地,忽然不知何处何从,甚至觉得自己能从阎王手机抢人的医术,在这些超越现实的意念面前变得特别的渺小。

    “我们回去吧!”葛雷身心俱疲,抱着文咏衫说道。

    文咏衫只是傻了一般,面朝太阳。

    葛雷脚尖一点,身子轻盈的往上飞去,抱着文咏衫降落到了文府面前。

    “以后你就留在家里吧!”葛雷将文咏衫带回到了文府,手一扬,铺在沙发上的白布飞了起来,落到了客厅中央。

    葛雷将文咏衫放在了沙发上,再回头看这一切,当真只能用物事人非来形容。

    文咏衫被血液病魔吞噬了,葛雷脑子寻找着能够救治她的医术,忽然感觉身后有个影子靠近,影子举着东西发向自己。

    葛雷运了法力,抬了手臂挡住了木棍,木棍落在手臂上,顿时碎成了很多段。

    葛雷一回头,见云姨一脸惊恐的望着自己和文咏衫。

    “你们为什么在这里!”云姨躲起来之后,时常回来文府做卫生,忽然见一个小老头带着可怕的蓝色怪物进了文府,吓的躲在一旁。可是,对于文老爷的情义,和替文老爷守护文府的决心,让她壮了胆子,想要将他们赶出去。

    “云姨!”葛雷唤了声,见云姨惊讶的样子,又道:“我是葛雷,她是咏衫!”

    云姨只是一个普通妇人,她怎么也没法想到,文府花季的二小姐变成了蓝色怪物,而正当年轻的姑爷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小老头。

    “你…你们…”云姨一时语塞,仔细看了看这个蓝色怪物的轮廓和容颜,确实和文二小姐很像。

    云姨相信了这就是文二小姐,害怕的情绪收了起来,变成了疼惜走近过去,一把想要抱住文咏衫。

    葛雷挡住了云姨提醒道:“她已经不是原来的二小姐,她会吸人血。”

    云姨呆在原地,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样,抹起了眼泪,说道:“难怪文老爷会说那样的话,原来他早就知道了会有这一天!”

    “爷爷说了什么!”葛雷询问着,见云姨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又说道:“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说来话长,总之您相信我,我就是葛雷!”

    云姨和葛雷到底相处过不短的时间,叹息道:“你们这都是怎么了!”

    “云姨,爷爷到底说了什么!”葛雷再次问道。

    云姨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文老爷说了,如果有一天他离开了,让我好好活下去!”云姨声音哽咽道:“文老爷说,让我活着是为了解救活着的人,他说如果有一天二小姐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就让我把她…”云姨说不下去了,靠在沙发边上哭打了起来。

    “爷爷想要让你结束咏衫的性命?”葛雷不敢相信疼爱文咏衫的文老爷,有一天为了大爱,居然在自己离世之后,让他人去结束疼爱的孙女的性命。

    “为什么好人就没有好的回报,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云姨边哭边喊着。

    而被葛雷摆坐在沙发上的文咏衫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她依旧面带着向日般的微笑,一动不动。

    “文老爷是个大好人,可是命运对他不公平。”云姨喃喃自语又道:“我看到了他们口中的蓝色怪物的视频,我看到她伤害小孩子的样子,很可怕…没想到,那竟然是我们的文二小姐。”云姨说着又焕然大悟般道:“我应该早就猜到,那个蓝色怪物就是文二小姐!”云姨的话里带着自责,似乎,如果她早些猜到并没有了一切的悲剧。

    “云姨,你…”葛雷见云姨抹干了眼泪,起了身,并且朝文咏衫走去,又道:“云姨,你真的打算听从文老爷的安排!”

    云姨就是一个杀人犯,她再杀上一个人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而,她的手抖动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粉末说道:“这是一包剧毒粉,我让她喝下去吧!”

    葛雷曾经想要追问云姨变成杀人犯的原因,他甚至用了各种想象,各种杀人的原因。可是当他发呆的看着云姨将剧毒的粉末倒进水杯的时候,他觉得任何的原因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确实杀了人。

    云姨手中的剧毒的水杯缓缓,甚至发抖的递向了文咏衫的唇边。

    葛雷这才清醒过来,手指一勾,剧毒的水杯在云姨的手上脱落了出来,在沙发上方转了出来,洒落到了地面,顿时地面发出滋滋的声响,并且飘着刺鼻的味道。

    云姨看着洒落在地的剧毒,有些庆幸,又有些觉得对不起文老爷。

    “云姨,我们不能这样做!”葛雷克制了自己内心想要解脱的想法,在最后关头,决定不放弃对文咏衫的治疗。“云姨,她被魔法杖施了魔法,现在只要加以控制,也不会再伤害他人。”

    文咏衫的血液病让她渴望新鲜的血液,可是她受魔法杖控制的心魔让她把自己当做了一颗向日葵,所以在她对着太阳的时候,又封锁了她的**。

    “我差点就害死了二小姐!”云姨伸手去理文咏衫像蓝色线头的头发,惋惜的问道:“二小姐以后就是这样了吗!”

    “我不会让咏衫变成这样的!”葛雷想要治好文咏衫,甚至心底冒出一点激动,认为这是给自己最好的一个实验品。

    云姨向来听文老爷夸葛家的医术,既然葛雷这样说了,也就多了几分希望。

    “云姨还请你帮咏衫换洗一身吧!”葛雷说着,用一块厚毛巾蒙住了文咏衫的鼻子。

    文咏衫和葛雷虽然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可是总归回到了文府,文府关上大门,云姨又成了文府的保姆,似乎一切有回到了之前,然而到底回不到从前了。

    两个小时之后,周年所变成的石柱又显出了人型,变回了他的样子。

    周年闻到了空气里弥漫的恶臭的味道,睁开眼睛已经不见了眼前的蓝色怪物。

    周年动了动手脚,整个人发蒙一样,他没料到传说中让人变化的魔术会在自己身上发生。

    “你还不快走!”文咏妃也醒了过来,扶着疼痛的脑袋看着站在门口发蒙的周年。

    周年回过头来,看到文咏妃,想起了之前被她指着说要把自己变成石柱的话。

    “是你!是你把我变成了石柱?”周年不愿相信的问道:“你抓了蓝色怪物?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文咏妃没有理会周年的话,往窗外看去,已经不见了魔法杖,有种游戏已经玩完的感觉,索性没了顾忌说道:“没错,就是我做的!是我将你变成了石柱,也是我抓了蓝色怪物,怎么?你想叫警察来抓我?”

    文咏妃的样子带着挑衅,周年三步做两步,走到文咏妃身边,双手抓紧的双臂,说道:“你还是我认识的文咏妃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毒了!”

    “谢谢你觉得我曾经不恶毒!”文咏妃嘴角一斜,露出了挑战的笑意,又道:“我不狠心,难道让别人对我狠心?就像当初你狠心离开我一样?”

    周年离开文咏妃,曾经他有过后悔,甚至觉得确实自己太过狠心。可是在这一刻,后悔荡然无存,他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一点也没有错。

    周年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的恶毒,会让你留不住任何一个想要对你好的人!”

    曾经的恋人这样去诅咒自己,文咏妃心如滴血,可是她不能软弱,更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像一个可怜虫。

    她笑了,笑的前俯后仰,笑的那些倒下地上的高跟美女醒了过来,不知所然的看着她。

    “玉佩的消失和你有没有关系!”周年看着文咏妃的眼睛,似乎想要从她的眼睛里面看到答案。“我只要你一句实话,她有没有在这里!”

    文咏妃收起了皮笑肉不笑,或者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意思,并冷冷道:“没有!”

    周年又望了望文咏妃,他选择了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