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女神的魅力
    何玉佩心里一凉,他没法想象,自己是什么样的眼光才会选择了这样一个没有耐心,而且带着暴脾气的男朋友,在她心里对这一切都是拒绝的。

    何士东躺在病床上,猛然想起关在家中的白画,只差笑出声来,一把又拔掉嘴巴上的氧气罩。

    “护士,我要出院!”何士东一边下床,一边大叫。

    护士听到叫声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忙进来,见身带重伤的何士东往床下滚,喝令道:“何局,你这是要做什么?”护士过去扶住何士东又说道:“这生病可是不由你在局里发号命令,你命令一道这病就赶快跑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就安心在这养病。”

    何士东被葛雷伤成重伤,不报复怎么能平心中的恨意。忽然想到一个绝对的好办法,又怎么能不兴奋,自然顾不上满身的强势,嚷嚷道:“我不管,现在就给我办出院手术,要是耽误了我的事情,我让你们……”何士东话没说完,猛的一阵咳嗽。

    “何局,你真的还不能出院!”护士见何士东执意要出院又道:“你等等我去请医生来!”

    何士东的精神状态到了最振奋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身上的伤痛,护士一出病房,他就拔掉了手上的输液针,挪着脚步出了门。

    何士东精神确实可嘉,穿着病服出了医院门并打车往家里赶去。????何士东迫不及待的坐到了监控室里,透过屏幕看到了白画气息微弱,嘴唇干裂,美女凄惨的样子。他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里,甚至觉得有种,被陪着同受痛苦的快感。

    “白画小姐,不,你千年美女!”何士东将白画的状况看的一清二楚,却又故意问道:“你可还好?你要是愿意跟我,不就不用在这里白白的受罪了!”

    “呸!”白画听到仿佛从墙壁里传出来的声音,半睁着眼睛,用微弱的声音说道:“你休想…”

    何士东拍着手打着哈哈,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伤员的事情,说道:“有骨气,不过就不知道葛雷有没有这个骨气了!”

    “你想干什么?”白画紧张起来,嘶吼的声音从喉咙发出来一般,道:“你又想怎么样,你要杀就杀,不要想那么多的鬼心思!”

    何士东拍了拍自己疼痛的胸口,恨恨道:“你看到没,哦,我忘记了你看不到!我这一身的伤全是葛雷所赐,我要让他加倍还回来!”何士东呼吸有一些急促,引起一阵猛烈咳嗽,

    “你这叫活该!”白画毫不客气的嘲笑道:“就凭你?你觉得你能抓到葛雷吗?我实话告诉你,他的法力可比我的法力高强。”

    “我有自知之明!”何士东语气里显得信心满满的说道:“凭我不能,但是,凭你,我想应该是没问题吧!”

    “你什么意思?”白画反应过来,何士东这是想要利用自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放开我,你把我放出去!”

    白画一掌法力接着一掌法力的击向墙壁,然而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就别白费力气了!”何士东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说道:“你就在这里等着,我现在就去通知葛雷,你被我关押在这里,我就赌他愿意拿自己的命来换你这千年美女。”

    白画所认识的葛雷心地善良,她猜葛雷定不会让自己关在受罪,心急如焚,反手点住自己心房说道:“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何士东没了儿子,满身是伤,又怎么会怕威胁,说道:“你要想死,现在就去死,不过就算你死了我也一样让葛雷来这里给你捡尸!”

    白画相信以何士东的狠心说道就能够做到,也不能当真一死了之。

    何士东可不管白画寻死的样子,掏出手机拍下了监控里的画面,摔门走了出去。

    许天霸到了废弃的工厂,将杀手们集合到了一起,正准备宣布追杀葛雷的命令,这时接到了何士东的电话。

    何士东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许天霸,一听白画被抓顿时哑言。

    许天霸曾见过白画一面,对白画惊人的容貌可谓是一辈子难以忘记,甚至觉得自己只是一个俗人,连多加臆想都不配。

    他可不论白画到底是千年美女,还是只是美少女,他只知道自己的女神遭了罪。他一想到美丽如画的女神正受到非人的待遇,命令的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

    “干爹让我过来看看大家!”许天霸从口袋拿出了一些钱,严肃的说道:“你们都应该知道你们的身份,如果被抓到了别说下辈子完了,我看现在就得完了,你们拿着钱不要惹事生非,如果有什么任务我会再来联系大家。”

    杀手们接了接了钱不胜感激,对眼前这个少主是再三感谢。

    许天霸却是大手一挥,一副江湖老大的样子,匆忙离开了废弃的工厂。

    “干爹,我要怎么样和葛雷谈条件?”许天霸装傻般来到了何士东的住处。

    何士东把手机上拍下白画的视频传给了许天霸,嫌弃的说道:“你怎么就那么笨,你拿了这个视频告诉葛雷,如果他不来,这个叫白画的女人就算死也没有全尸,你让他想想他的师傅!”

    许天霸看着视频里面疲惫不堪而憔悴的样子,心疼的不得了,拿着手机的手不禁再紧紧的握着。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何士东见许天霸盯着手机一言不发,又不耐烦的说道:“你有没有资格继承我的一切就看你这一次的本事了,我只要葛雷的命,你少再忽悠我!”

    许天霸对何士东的喝令忽然感觉很反感,然而他不能翻脸,他要想办法救出自己的女神。

    “干爹,我会按您的吩咐去做!”许天霸说着关上了手机,又小心翼翼的说道:“葛雷离开了医馆,只怕一时也很难找到他,您别着急。”

    何士东哪能不急,把桌子上的东西一掀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式,必须给我找出葛雷,把他给我绑到这里来!”

    许天霸看着大喘粗气的何士东,如果趁他不备很容易就能将他制服。可是,看着家里的护工和保姆又犹豫了,只怕是制服了何士东,却没有来得及救出心中的女神,自己被警察给围堵了,如今之计只有智取。

    许天霸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点头哈腰的答应着,并且往外面退去。当然,他耍了心眼,在何士东和护工没有注意的情况下,一闪躲到了侧房里面。

    “这个饭桶!”何士东骂骂咧咧的被护工扶着进了房间。

    这个时候,保姆回到咯厨房做饭,剩下的就是客厅鱼缸里的鲟龙鱼盯着自己。这眼神,和何士东瞪着自己的眼神有几分相似,许天霸随手将鱼缸旁边的半袋鱼食倒进了鱼缸里面。

    许天霸知道何士东的习惯,他一向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开门正对面的书房。

    走近书房,用力一推门,门锁根本没办法推开,许天霸心提到了嗓子眼,他猜测这其中定有古怪。强行破门而入,很显然这不是一个上等的办法,要想人不知,那么只有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来钥匙。

    白画在保险室里面耗尽了元气,身子虚弱的靠到了墙边,忽然她听到有扭动的声音,却不见人进来。她既欢喜又担忧,她以为是葛雷寻了来,可是她又担心这是何士东下的套,让他成为瓮中鳖。

    “不要进来!”白画用力力气的朝门外叫着,可是她的声音太过微弱,根本没办法穿透这做了隔音的墙壁。

    许天霸摸索着又进了旁边的一间房,进去以后惊呆了。里面挂着一个大屏幕,屏幕上面出现了靠着墙壁浑身乏力的白画。

    “白小姐,你坚持一会,我会来救你!”许天霸忍不住轻声的说道。

    许天霸的话通过对话麦传到了保险室,传到了白画的耳朵里。

    白画缓缓睁开眼睛,左右巡视,她虽然回想不起来和自己对话的是何人,不过,他能确定和自己说话的肯定不是葛雷。

    白画有些失落,可是,也为葛雷此时没有上何士东的道而安慰。于是问道:“你是谁?”

    白画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许天霸一下握紧了对话麦,恨不得此时就能把她从里面抱出来。

    “我是…”许天霸想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可是转念一想,女神或者根本就记不得自己的名字,于是又道:“白小姐我是来救你的,你不要怕,我会把你救出来的。”

    “危险!”白画虽然不知道声称要来救自己的人是谁,不过也不想这个不熟悉的人替自己冒险。然而,因为太过虚弱,说完这话之后竟然晕倒了过去。

    “白小姐…”许天霸着急而小心的呼唤着,却眼睁睁的看着女神靠着墙滑倒在了地上。

    许天霸气自己不能及时救出自己的女神,不用力拍打了桌面,只听见这啪的一声经过对话麦发出沉闷的回响。

    许天霸担心惊到何士东,并按住了对话麦,闪身躲到了一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