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穿帮
    “黑石?”白画一听何士东也在找黑石,顿时也大笑起来,说道:“你就不要枉费心思了,黑石…不,黑玫瑰已经找到了主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黑玫瑰已经花落有主,何士东眉头一皱,很快又舒展开来,奸笑的说道:“是吗?那你倒说说在谁的手中!”a白画被何士东不屑的一击,还当真差点脱口而出,不过话到嘴巴又吞了进去,说道:“你想让我告诉你?你的高科技那么厉害你自己去查啊!”

    何士东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有可能得到黑玫瑰的人,最后把怀疑的对象锁在了葛雷身上。在他看来,也只有葛雷的机灵给自己能造成一定的威胁。

    “葛雷?”何士东边报出葛雷的名字,边盯着屏幕看白画的反应。

    白画确实愣了下神,不过转而一想,葛雷如今法力高强也用不着怕这个好色之徒,并道:“就是葛雷怎么样?难道你觉得你能把黑玫瑰给夺回来?不自量力!”

    “一个杀人犯而已!”何士东一副无所样子畏惧的说道:“他现在就是一只过街老鼠,只要他敢出现,就算我不能让他横尸街头,我也一样有办法送他上断头台。”

    白画四处寻找着摄像头,见一闪着红光的点起了疑心,并盯着看,怒道:“你这胆小鬼,你到是进来啊!”说着又运了法力,一掌拍了过去,只听到一声击打的响声,却不见墙壁有所反应。

    白画气急败坏,走到门前猛的将门踢了一脚,优雅的气场瞬间泼辣起来。????何士东这只老狐狸想着既然赤手空拳斗不过白画,干脆就让她在特制的房间里费尽了力气再对付,并将麦一关走出了监控室。对于他来说,现在重要的是把葛雷找出来,把黑玫瑰夺回手中。

    葛雷连着打了几个喷嚏,正被他把脉的病人,一副感动的样子,说道:“葛圣医,你人太好了,自己感冒了,为了我们也不休息,等我病好了我要送你一面锦旗。”

    葛雷扒拉了下鼻子,也没感觉自己是感冒了,并说道:“锦旗就算了,你好还是回去好好安胎吧!”

    被把脉了女子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笑容,问道:“真的吗,我真的怀孕了!我一直以为电视剧里面把喜脉是骗人的桥段,原来真的可以把出喜脉!”女子说着猛的站起来,又像是想起自己是有孕之人一样,放慢了脚步,托着肚子小心翼翼的走出坐诊室。

    葛雷找不到文咏衫的去处,也找不到仇人何士东的住处,如此就像是坐以待毙,也不是长久之计。

    ”你怎么来了?”此时正乐的收钱的许天霸,见无人递钱过来,抬头一看竟然是何士东站在面前,吓了一跳,连忙起身。

    何士东却并没有要避讳的样子,扭过头左右看看,说道:“我听说生意很好,很多病人都特意赶来看病,看来这个葛复平还真有两把刷子!”

    许天霸隐瞒着医馆的真正投资者,也隐瞒了葛复平真正的身份,这一见面,自然怕暴露了双方身份。赶忙从收银台走了出来,半边身子侧挡着何士东说道:“干爹,您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回去我再给您汇报!”

    何士东看出了许天霸紧张的样子。

    他想到得到黑玫瑰,自然不会管这个葛圣医是不是葛雷的叔父,甚至是他的叔父更好,这样也算一条线索。

    何士东转身往排队的坐诊室走去,一边问道:“这里面坐的就是那个圣医吧!”

    许天霸情急之下一步挡在何士东面前。

    不明真相的那些患者,以为这是一个横行霸道想要插队的患者,并骂道:“这里睡都是带着病来的,想要看病后面排队去。”

    何士东想着一个市井妇女也敢对自己指手画脚,顿时火气上来了,一把推开许天霸,朝门口一指说道:“都给我滚出去!”

    这些等着看病的人吓的精神抖擞了,愣了会神夺门而去。

    许天霸有有些无奈道:“干爹…”

    葛雷听到外面的动静,又见患者都往外面跑,抬头一看,透过玻璃门看到何士东竟然站在外面,顿时气血上涨,脑子里都是师傅惨死的画面。于是起身往外面走去,一看,竟然听到许天霸叫何士东干爹。

    何士东也是一时情急,忘记了避讳,张口并叫了干爹,等反应过来抬头一看,已经见葛雷愤怒的看着自己。

    何士东并没有认出葛雷,只见站在自己面前头发苍白的小老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就是那个圣医葛复平?看来你的医术并不会比那个葛步平的低!”

    葛雷听到这个杀害自己师傅的人,轻挑的提着自己师傅的名字,顿时拳头紧张。再看旁边这个自称是兄弟的人,居然认自己的仇人做干爹,只觉内心建设出来的所有善意忽然都崩塌了。

    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善意,有的只有欺骗和手段。文咏衫如此,许天霸如此…

    许天霸见葛步的面色陌生的可怕,不禁担心起来,结结巴巴的介绍道:“这是我干爹…”

    葛雷讽刺的说道:“看来许老板确实有些手段。”

    许天霸听的很不是滋味,可是也不能明着解释,心里也说不出的难受,说到底,也确实是自己骗了葛雷。

    何士东为了显示自己的地位,说道:“这家医馆是我出资让我义子来管理,刚听说要分一半的利润给一个医生我还觉得不可思议,不过看了报道病人都称你为葛圣医,看来你的医术确实高明,这么说来给你一半的利润一点也不过份!”

    葛雷脱下身上的白大褂,盯着何士东说道:“早知道是你开的医馆,就算把利润全部给我,我也不屑!”葛雷把脱下的白大褂,用力一甩,居然稳稳的挂在了衣架上面。

    何士东看了一眼挂好的白大褂,再看了眼这个有些眼熟的葛复平说道:“看来你还有点功夫底子!”何士东又说道:“你在我面前撂摊子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加价?”

    葛雷此时恨不得把亮明身份,要了何士东的命,然而,如果真的亮明了身份,无疑会招惹来警察。到时候,就算自己法力高强不会被抓去,可是再变成全城焦点,又还怎么去寻找文咏衫!

    “加价?”葛雷冷哼道:“除非把你的命加上!”

    敢这么和自己大胆翻脸的人,让何士东马上想到了葛雷,甚至也开始怀疑眼前就是他本人,不过这面容确实差距有点大。

    “把大门拉起来!”何士东对许天霸下令道,又指了指一脸懵逼的护士道:“你们也都给我滚出去!”

    许天霸左右为难,一边对不起自己的兄弟,一边又得罪不起有权有势的干爹。寻思着见机行事,暂且先把门拉下来再说。

    许天霸一边拉着铁卷门,一边朝葛雷使眼色,好像在提示他赶快逃跑。

    然而葛复一脸硬气,站在何士东面前屹立如山,听着铁门砰的一声医馆里的光线暗了起来。

    “正好!”葛雷也想做个了断,手一划拉,灯光全部亮了起来。

    许天霸只觉得很奇怪,还当医馆的灯光都被换成了感应灯。

    何士东一看这架势,隐约觉得不妙,问道:“你会法力?”

    葛雷并没有回答,手一指,一股法力直冲何士东胸口。

    何士东差点为白画下跪,又被算命瞎子欺负,如今竟然被一个小老头的医生击中,心中一万只马呼啸而去。

    何士东胸口像被击碎了一般,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喷在了洁白的瓷砖地板上。

    许天霸站在一旁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见干爹吐了一地血,赶忙附身过去,说道:“您这是怎么了,我送您去医院!”

    许天霸的话刚说完,被一阵风一般给刮到了一边,这次他看清楚了。“你…”许天霸的话还没说完,头撞到了桌角边,晕倒了过去。

    “你是来报仇的?”何士东联想到自己杀死的葛步平,如果作为他的弟弟,他能想到的就是,他是来替自己的哥哥报仇的。

    “没错,我就是来报仇的!”葛雷恨不得将何士东大卸八块,说着,又是一掌扇去。

    何士东根本就没有躲避的能力,硬生生的被甩向输液区,身子压倒了一大片输液吊管,好跟输液针插进了他的背部。

    何士东意识有些模糊,眼前的东西旋转起来一般,就像要把自己吞噬了一样。

    这个时候许天霸醒了过来,睁眼一看,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索性又闭上眼睛,假装没有清醒。

    “你做的孽,总是要还的!”葛雷大声说着,又一步步逼近何士东。

    何士东隐约感觉到了葛雷走向自己,手哆嗦的摸到了自己的口袋,触碰到了手机,按下了110。

    葛雷眼里全是恨意,自然恨不得把何士东的头颅给砍下。

    在葛雷抬手,预备砍下去的时候,忽然响起了警笛声。

    何士东惊悚万分,听到警笛声整个放松了神经,竟晕倒了过去。

    葛雷听到外面警察开门的声音,从窗口穿越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