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露馅的计谋
    于法的野心长了之后,想要替代秦帮主的地位,而想要取代秦帮主的地位就要拥有自己的人,可是这个时候,那些偷盗的教徒忽然不再活动在街市上。

    至从秦帮主见色起义想要霸占白画,却反被戏弄之后,并决定要报仇。

    于是命丐帮弟子四下寻找白画的下落,想要以众人之力,收拾这个会妖术的女子。

    然而,于法从葛雷的紧张程度中能感觉出这个叫白画女子的重要性。正是因为瞒天过海了一次,才知道这个叫白画的女子也并非好惹,当然也看清楚了秦旺身为帮主的无能和贪婪。并且,私下将这一事给压了下去。

    丐帮虽然人多势重,眼线遍布天下,不过没有一个很好的领头人,只怕再好的资源也会变成一团糟。

    于法算是想明白了,与其像其他天陨教的教徒一样,任由教主牵着绳走,且还得不到一个好结果,不如自己一步一步夺下帮主的位置,这样起码不会任由别人摆布,也不至于落到很难堪的地步。

    于法这样一样,并动了心思,一改之前的奴才心,居然翻身想要做主人。在试图招回天陨教的教徒无果之后,他只能等待葛雷,葛教主的召唤。他明白一个道理,以他一人之力,是不能和一个拥有无数子弟的秦旺对抗,唯一的办法,并是借力。

    于法想要借葛雷的力,可是偏偏葛雷也不知所踪,无奈只能一边静心等待,一边对秦旺仔细周旋。????秦旺被**裸的羞辱,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而这奇耻大辱被于法全部看在眼里,任由谁都不想再看到这个见过自己奇耻大辱的人,在自己面前天天晃悠。

    秦旺开始有意的冷落于法,并且经常因为一点小事而大发雷霆,并且刻意给他一些惩罚,以示自己的威严。

    这让于法更加忍无可忍,终于拨通了葛雷的电话。

    葛雷将天陨教的教徒做了余生的安排,让他们保证了不再为非作歹,这让他心情十分愉悦。见于法来了电话,一愣,这才想到他也是天陨教的一员。

    “教主,我想和您见上一面!”

    葛雷从于法的语气里听出了请求,以为他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可是再看自己现在的模样,再加上自己的处境,只怕多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多些事端。

    可是,于法是自己安排他进的丐帮,如果他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情自己又怎么能够坐视不管。

    于是,葛雷答应了和于法见上一面。

    于法早已等在了郊外被废弃的木屋旁,远远的看见一个白发小老头走了过来。以为,是这间废弃木屋的主人,并侧过身,掏出一只烟点上,假装路过歇脚的样子。

    葛雷见于法完全没有认出自己,心里有些小高兴,不过为了让自己重塑的身份更加真实于是站在旁边好一会,才慢悠悠的问道:“你是于法?”

    于法一愣,听着声音很熟悉,一回头见一张和葛雷有些相像,却满头白发的小老头很是疑惑。“您怎么知道我?”于法问道。

    “我叫葛复平,是葛雷的叔父!”葛复故意探了口气,说道:“葛雷他被冤枉成了杀人通缉犯,又怎么敢轻易露面,你小子难道不看新闻,还敢联系他!”葛雷说完这些,只感觉自己演技爆棚了一般。

    于法看了看眼前这个自称是葛雷叔父的小老头,疑惑道:“敢问叔父,你的手上为什么会有葛教主的手机?”

    葛雷心中早就编排好了故事,说道:“我现在在葛家医馆坐诊,人称葛圣医,我之所以出山就是想要找到我的侄徒儿,可是我的侄徒儿没有露面,反而给我寄来了他的手机,还将你们的事情都跟我讲了一遍。”葛雷又感叹道:“我这侄徒儿重情重义,自己落到了这番境地,还想着你只身混在丐帮,怕你有困难的时候没人帮你出头。你说说看,就我这侄徒儿怎么可能会是杀人犯!”

    于法被葛雷说的一愣一愣的,甚至于有些于心不忍自己的计划,感动的问道:“葛教主打算不再现身了?”

    “冤屈不解,他又怎么能现身!”葛雷又说道:“你如果遇到了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你们葛教主将你们的事情对我交代的很清楚,而且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好好保护你,说你是为了他才进的丐帮。”

    于法原本的计划是针对葛雷的,可是换了个人只怕也是起不到什么作用,想想不如算了,并说道:“这件事,我还是亲自对葛教主说吧!”

    葛雷一听这语气,好像还真是有什么事一样,并开解的说道:“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什么世面没见过,什么人没听说过,你跟我说说又何妨,说不定我还能替你好好分析分析!”

    于法一想,既然葛教主主动联系了眼前的这个小老头,而且什么事情都愿意跟他说,说不定下次他们再取得联系,这个小老头也会什么都跟葛教主说。于是,一脸愧疚的拉耸个脑袋,说道:“其实也不是我遇到了困难,而是我有一件事情没有如实对葛教主说,心里十分愧疚,以至于最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这才下定决心,哪怕被葛教主骂,我也要说出来!”

    葛雷到底不是一个被生活磨砺到性子很稳的小老头,听于法这样一说,有些着急的催促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磨磨唧唧个啥玩意!”

    这话从这小老头的嘴里说出来,很滑稽的样子,于法一愣,总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又想着大概这就是这小老头的个性。

    “我…”于法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又说道:“都是我做事不周到,葛教主曾经让我找一个叫白画的女子,这个您知道吧。但是,您可能和我们的葛教主一样不知道,当初我其实已经找到了白小姐,可是被我的帮主给看上了,而且…而且把她带走了!”

    于法以为说完,作为听客的叔父也会愤然,没想到叔父倒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葛雷得知秦帮主想要玷污白画,对秦帮主自然愤恨,不过白画哪是一般的女子,岂能吃亏。

    “人没事吧?”葛雷淡淡的问道。

    于法听这语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猜测白画对葛雷很重要是不是误判,心里有些失落的说道:“白小姐倒是没事!”

    葛雷冷哼的一声说道:“我是问你,你们帮主可还好?”

    于法心里咯噔一下,看来他们对白画不会吃亏的一事很有把握。然而,自己是来拉仇恨的,当然得说的让人心里发恨。

    “您老不知道,白小姐她…”于法一脸惋惜的说道:“白小姐到底是个女孩子,虽然没有真正吃亏,不过心里肯定却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于法为了让仇恨传到葛雷那里去,故意夸张的说道:“我看到白小姐出了房门,眼泪婆娑的样子,当场就抽了自己两个耳光,都是我太滚蛋了,才会懦弱的让帮主带走白小姐。”于法说着眼泪又要流出来的样子。

    葛雷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按照白画的性格,她在明明能够惩罚别人的情况下,怎么可能眼泪婆娑?于是,故意问道:“你的消息那么灵通,知道白小姐去了哪里了吗?”

    于法压下了秦帮主交代对付白画一事,自然也就让弟子没没有去寻找她的踪迹,准确来说他并不知道她的下落。于法这一刻甚至有些后悔,如果当初让秦帮主去寻找白画,那岂不是更加直接的刺激葛雷对付秦帮主。

    于法脸上露着遗憾的表情说道:“我也没有打听到白小姐的消息,我想她大概因为受了打击躲起来了,这种伤害只怕会跟随她一辈子!”于法说着,为了表示自己滚蛋,抬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葛雷当然知道白画并不会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而且还好好的在随心茶庄上班。如此,倒一时间猜不透于法的目的。“你想让我帮你传达你的歉意吗?”

    于法当然是这样的想法,当他看到葛教主成为杀人通缉犯的传单之后,他并不在意事情的真相,他只知道,自己的这个葛帮主确实心狠手辣有能力就够了。如果,可以让这个或者心狠手辣的教主,当了自己的子弹,替他对付了秦帮主那岂不是一件大好的事情。

    “我其实就是想说出来,想表达出我的歉意,如果不是我懦弱…”于法话锋一转又说道:“如果葛教主今后都不在和我见面,恐怕我就永远都没有机会当面对他说了!”

    葛雷听这意思,这不就是想要告诉自己可以把这件事情传达出去?那么,葛雷想了想,如果白画不是千年之前身怀法术的女子,那么经历这么一件事确实是很大的伤害。而于法自然以为白画只是一个普通女子,这样说来,于法想要传递的是伤害,有了伤害就有了仇恨,对他们秦帮主的仇恨!

    葛雷这样一想吓了一跳,这么说来自己曾经挑选的卧底如今开始有了自己的小计划,甚至想要翻身做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