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教徒的转化
    何玉佩以在家修养的理由,被刘警官留在了家里。

    刘警官对何玉佩有像是养只宠物,把她困在在家里,当然,既然已经困在了家里,留在了身边,他也愿意有些耐心让何玉佩甘心情愿跟他。

    周年对这一个一无所知,他只知道何玉佩失踪了,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发疯的在马路上奔走,喊叫着何玉佩的名字。在这一刻他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听从何玉佩的任性,后悔自己没有带她去文氏集团。

    何玉佩去哪里了,是遭遇了不测,还是故意躲避自己?周年心急如焚,也没有办法,只能穿过一条条冷清的街,寻找何玉佩的下落。

    越来越多的人不敢轻易上街,因此医馆相对来说也就没有那么多伤者。

    “这两天生意差了很多!”对于许天霸来说,看病救人成了一桩生意而已。自古以来有人趁乱大赚特赚,许天霸大概就是这种人。他对现在的乱世没有感觉,甚至有些庆幸自己有了大赚特赚的门路。

    葛雷发现了,自己与许天霸在对待病人的认知上是不同的,当然,不同的认知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够让他改变的,索性也就不去争论。

    市民也觉得奇怪,半夜无人再上街,野兽像是知道街上无人一样,也不再出没。????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些野兽就是由人转变而成,没有人哪里又有怪兽。

    不过嘛,这也只能说明文咏妃玩这个游戏还没有忘乎所以,明目张胆的闯入别人家里把人变成野兽。

    街上的恐怖气氛也算有了缓和,半夜虽然都不敢再出门,不过白天街上总算有了人气。

    葛雷的法术在他日夜不分的修炼下,居然到了9级,这可是别人修炼十来年才能达到的效果。可谓法力无边,点纸成灰那都是小菜一碟。

    既然有了法力,葛雷总该做为市民做点什么。

    关于城市里猖狂的盗窃抢夺的事件,葛雷想想也能猜到,他们应该就是天陨教无处可归的教徒。原本希望这些教徒能够被迫,过上正常的生活,没想到他们却走向了抢劫的道路。

    近日医馆没有再被野兽咬伤的病人,而一般普通感冒的病人,因为怕在看病的路上发生意外,因此宁愿在家里自己扛过去。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葛雷脱下了他的白大褂准备往外面走去。

    “葛圣医,你这是要去干嘛呢!”许天霸见葛雷脱了白大褂,生怕来了病人无人坐诊,而影响好不容易赚来的声誉。

    葛雷想要收拾那些教徒迫在眉睫,也就不管许天霸是不是愿意,边往外面走,边说道:“我去外面街上转转,很快回来!”

    许天霸一听更是紧张,拍马屁般说道:“老大,外面可危险了,你要是出了事怎么办,你可是身系全市民的健康!”许天霸说完见葛雷继续往外面走,只觉得不妥,又说道:“不行,我得跟你一起去,起码我也算打过不少架,遇到敌人多少有点经验。”

    葛雷当然不能让许天霸跟着自己去,这一去不就穿帮了自己的法力。于是,说道:“你要是去了,万一有病人来买药,谁收钱呢?”

    葛雷的话那就是说到心坎里了,果然,许天霸一脸无奈的说道:“老大,那我就对不住你了,我要一走这医馆可就真没人管理了…你小心点,早点回来!”

    葛雷背着身朝许天霸挥挥手,这才离去。

    葛雷容貌大变,走在街上稍稍放慢脚步,只会被当做是一个年近沧桑的老头。

    葛雷故意在口袋里面放了好些现金,现金撑起了斜边的衣服口袋,从身后看的一清二楚。

    葛雷故意在行走在人多的一条街上,而且扮成一个行走有些艰难的老头。这一招还真有了效果,不一会,葛雷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口袋隐约动了一下,迟疑了一会回了头,果然见到一张有些熟悉的身影。

    这个教徒得手之后并把双手插进黑袍的口袋里,且低头若无其事的往前面下去。

    葛雷也不动声色,和教徒保留了一定的距离,跟在他身后。

    只见教徒竟然走进了戴冠龙的院子里。

    原来这些教徒在得知了这个院子发生过两条人命之后,并过来打探了一番,发现这个院子许久没有人住,而且被外面传做凶宅,于是并都搬了过来。

    只是他们万万也想不到这个院子就是,支助他们,引导他们进入天陨教的教主,戴冠龙的住所。

    跟到院门口,门被紧闭着,葛雷运了法力把自己拖起,从围墙上面往里面看。只见院子里面大概有二十来个教徒围坐一团,而其中一个教徒把刚才得手的钱从口袋里面掏了出来,脸上竟是得意的样子,而其他的教徒也露出了笑脸,大有收获的喜悦。

    葛雷知道他们这是准备分赃,于是并再运法力,从围墙之上飞了进去,悬在半空中。

    教徒们发现了一个白头发的小老头立在院子上空,都惊呆的叫道:“活神仙,这就是活神仙!”

    其中拿着一把钱的教徒,捧着钱双脚跪在地上,说道:“老神仙对不住了,我不该偷拿您的钱还给您。”

    “慢着!”一个胆子大的教徒见到手的钱又要双手奉还回去,自然不愿意,说道:“你少在这里装疯卖傻,打字我倒要看看你想耍什么把戏!”胆大的教徒伸手在葛雷身下探了探,他原本以为是有什么障眼法,然而一模什么也没有,不禁有些心虚,道:“你…你是想要做什么?”

    葛雷也不忍让这群原本就可怜的孤儿,在和自己对抗的时候死于非命,索性将计就计说道:“我是天上的神仙,玉帝听说人间有一群修炼的人,竟然违背修炼的本质,在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所以才派我来一试,没想却被抓了个现身,你们这群愚蠢的教徒!”葛雷说着,一甩手,用法力在每个教徒的脸上甩了一个耳光。

    只听得啪啪啪的一串想。

    教徒们见识了一个“活神仙”的厉害,一个个吓的跪倒在地,又磕了一个响头。

    胆大的教徒战战兢兢的说道:“活神仙,我们也是一心想要修炼,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被教主出卖了,地宫也被毁了,现在我们连生活都城了问题。”

    葛雷一听这是在投诉自己,并又一掌打在这个胆子大的教徒脸上,说道:“一切皆有造化,你们心术不正,还怨你们教徒出卖你们?实话告诉你们吧,你们这一辈子原本就没有机会修炼成仙,上帝的安排是想让你们这一世在人间尝尽酸甜苦辣,下世再为仙,哪知你们心无定力,居然做起了偷鸡摸狗的事。”

    教徒们面面相觑,回想起之前一心在于修炼,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闻,以为这样就算是潜心修炼能够得到修真。哪知,一切不如天算,原来老天爷根本就没打算让自己修炼成仙。

    “那我们还怎么做?”捧着钱的教徒双手发抖,他和其他教徒一样,心中的信念轰然倒塌。

    “这些钱你们分了,就当暂时的生活费用!”葛雷替他们计划的说道:“你们接下来,该找工作的找工作,该娶亲的娶亲,该回来的回家。其实修炼就在生活当中,只要你们心怀善念,把这一生过完,就算是功德圆满,下世定会成仙成佛,否则这一世会遭遇一场大灾难,甚至丢了性命。”

    教徒们过着游手好闲,轻松盗取他们成果的日子,也算是在这乱世的时候活的自在。他们尝到了自在生活的甜头,忽然要过茶米油盐都计较的生活,自然有些不情愿,不过倒也怕真的应了那场灾难要自己的命。

    神仙说的话他们敬畏不止三分,纷纷表示今后不再为非作歹,好好工作。

    这让葛雷心中一阵欢喜,原本以为要大动法力,给他们一番教训,没想到,只要伪装了一下身份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葛雷故意又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你们说道就要做到,我会在天上看着你们,监督你们,只要谁敢手脚在不干净,我就让他的手脚落地!”

    教徒们吓的都结结巴巴,哪敢再有使坏的念头,又都齐齐的叩头。

    葛雷趁他们在磕头的档口,一个飞身,越过围墙,这才落到了地上,心情尤为轻松,总算没有白做一段时间教主的感觉。

    如今天陨教的教徒都各自散去,隐在城市的各各地方生活,唯独于法,他现在虽然是在丐帮做事,不过身份还是天陨教的教徒。

    当然,他得知了天陨教地宫坍塌的消息,他也知道教徒们四处偷盗,他没有现身和他们联络,只怕让自己的身份暴露,从而自己也得和他们过一样人人喊打的日子。

    于法的野心长了之后,想要替代秦帮主的地位,而想要取代秦帮主的地位就要拥有自己的人,可是这个时候,那些偷盗的教徒忽然不再活动在街市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