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臆想的回忆
    何玉佩撞在地面上,被诊断得了失忆症,被告知自己是眼前这名警察的女朋友,并努力想象情侣之间会发生的事情,希望能从中找到一点熟悉感。然而,眼前这个警察让她感觉到很陌生,实在没办法有亲切感,只剩一脸的尴尬。

    何玉佩出走,周年着急的找到了文氏集团。

    周年刚进文氏集团里面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腥臭味,心里还想着这文咏妃什么时候从轻微洁癖症,变成一个居然不介意空气污染的人。

    “你来做什么?”文咏妃见到周年心情复杂,眼里闪过一丝惊喜。

    周年眼神左右寻找,说道:“玉佩呢!”

    文咏妃一听有些失望,冷言冷语道:“你是来找你的艺人,还是来找你的女朋友?”文咏妃为了显示自己并无醋意又说道:“不管是找谁,你就不能客气一点?我们虽然分手了,不过,好像也还不是仇人。”

    周年意识到自己的着急,缓和了语气又问道:“请问何玉佩在这里吗!”

    何玉佩确实不在文氏集团,因此底气十足的说道:“怎么你们吵架了?就算吵架了我想以何小姐的智商也不至于跑到她追求者的前任这里吧!”????“她真的没在这里?”周年有些不相信,他亲耳听到何玉佩说过,要来文氏集团,这个是绝对不会错的。

    “我说没有就没有。”文咏妃低头继续看着文件,又冷冷的说道:“你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现在可以回去了,我还有事情要做。”

    “玉佩为什么说,要阻止现在的乱世,要来找你?”周年质疑道。

    文咏妃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自己换走魔法杖的事情已经穿帮了,可是她又不确定周年知道多少,并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年并不知道其中原因,只能自我分析道:“至从出了蓝色怪物之后,你们文氏集团就拿蓝色怪物当噱头大赚特赚,如今野兽横行,也有一种说法是蓝色怪物决定报复人类,于是用她的魔法杖变出了很多野兽。”

    文咏妃听后算是明白了,周年根本就是什么也不知道,于是故意嘲笑的说道:“你堂堂大学生还真相信有怪物,有魔法杖一事?亏你还是从事演艺行业,难道你不知道有特效一说?”

    周年被文咏妃这么一说也是糊涂了,他曾经看过那些事情确实夸张,不过却也很真实。“难道蓝色怪物是你们文氏集团特意安排的故事?很多网传的视频都是你们特意拍摄的?”周年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蓝色怪物是文咏妃用来赚钱的计谋。

    文咏妃就是想要周年把注意力从蓝色怪物这里移开,又故意不解释清楚,说道:“这是属于商机,我又怎么能够随意告诉你!你要找艺人也好,找你的女朋友也好,去别的地方找吧,我这里没有。”

    周年想想文咏妃确实也没有要把何玉佩藏起来的道理,也就权当相信了她的话,这会才仔细看了眼前任,说道:“你的黑眼圈太重了,化妆都掩盖不住,你也别太好强,好好休息!”

    文咏妃的黑眼圈如果不重那才奇怪了,白天办公,半夜还要拿魔法杖去寻找刺激,每天不过睡3小时左右,就算铁人也难抗住。然而,文咏妃这个弱女子却抗住了。

    被关心总该偷偷高兴,当然高兴的太明显就显得自己太掉身价了。文咏妃用她一贯高傲的样子说道:“你到底是来找人,还是找借口来关心你的前任?”

    周年对文咏妃的性格太过了解,从来都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而现在更甚。

    “我不打扰你办公了!”周年也不做回应,朝办公室外面走去,在走廊上血腥味似乎更浓,为了确认血腥味飘来的方向,又使劲羞了两下,顺着血腥味朝最里面的办公室走去。

    文咏妃看到了周年的身影从窗户边经过,往里面走去,一惊连忙起了身,在快到达关押文咏衫的办公室前追了上去,挡在周年面前,生气的说道:“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是别人派人的奸细,是来打探我们文氏集团的商业机密的?”

    周年还从没见过文咏妃这么紧张的样子,联想到她只有在面对利益才会小心谨慎,并真的当做前面有关商业秘密。

    “你们的商业秘密不会是臭味吧!”周年打趣的说道。

    文咏妃每天都在这样的环境里办公,她的嗅觉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气味,听周年这么一说,支支吾吾的想要解释。

    周年转身往回走,摆手说道:“算了,既然是商业机密我也不想多听,免得出了岔子都怪我!”

    周年没有追问下去让文咏妃算是歇了一口气,往里面走了两步,在关押文咏衫的办公室门口朝里面看了看。

    只见文咏衫站在铁网笼子里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外面没有阳光射进来,向日葵,只能低头一动不动。

    文咏衫失忆,其中最高兴的当然是刘警官,他白白的就把女神变成了自己的女朋友。

    为了把戏演的更加真实一些,刘警官趁着文咏衫休息的空挡去商场买了许多女性用品。

    刘警官提了一大袋女性用品回到了家,并且把化妆品造成已经使用过的样子。

    布置完,家里简直就是一个拥有女主人的家。

    刘警官的开心不是一两句话能形容,竟然哼起了歌曲。做完这些,又回了医院,并且以在家里更加方便休养为由,把何玉佩给接出了院。

    刘警官当然不愿意何玉佩再接受恢复记忆的治疗,这一恢复那不就所有的一切都给穿帮了。

    何玉佩跟着刘警官进的门,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

    刘警官却像编故事一样介绍起来。

    “你看,这是你最喜欢的兰花,每周都会换上新鲜的摆在进门的柜台。”刘警官见何玉佩站在门口不动,并主动从鞋架上面提了一双拖鞋递过去,说道:“这个是你的!”

    何玉佩看着脚边一双粉色带着兔子耳朵的拖鞋,提不起喜欢,她在心里犯了嘀咕,甚至觉得如果重选一次,自己肯定不会选可爱的风格。

    进了客厅,一眼并看到了摆在沙发旁有些怪异的茶几,走了过去摸了摸说道:“大理石的?看起来倒是很酷!”

    刘警官想着里面躺着的残肢,不由兴奋起来,随口说道:“确实很酷,这是我们两个一起去买的!”说完又故意一副为了何玉佩好的样子说道:“你想起来什么没有?我带你回来就是希望你能够触景生情,回忆起以前我们在一起甜蜜的时间。”刘警官说着,靠了过去。

    何玉佩见这个自称是自己男朋友的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靠近来,心里竟然有一种恶心,不由后退一步,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刘警官原本忍不住想亲吻过去,见何玉佩躲避,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要做出一个好男朋友的样子,于是大气的说道:“没关系,就算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我也会让你重新爱上我,接纳我!”

    何玉佩听刘警官这么说,心里总归有些暖暖的,又问道:“那我以前是怎么称呼你的?”

    “你以前很调皮的,你不叫我名字,一直叫我官人!”刘警官沉浸在他自己的臆想当中。

    何玉佩一听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嘴上艰难的尝试道:“官人!”说完又吐槽道:“这也太难听了,不行,我看我还是叫你名字吧!”

    刘警官对他心中的幻想是有要求的,他就是希望女神能够黏黏糊糊的称呼自己,而自己有种老大爷的感觉。“不能改称呼!”刘警官自然有他的一套道理,说道:“你如果想要恢复记忆就该按照之前的习惯喜好去做事,再说了,这个称呼是唯一联系我们之间情感的纪念!”

    何玉佩也不好再反驳,心想着,这么恶心的称呼以后还是少说吧。她忽然觉得有些奇怪,问道:“我的爸爸妈妈呢?为什么不见他们去医院看我,而且,我回自己家是不是能够找到更多的回忆!”

    刘警官早就给何玉佩的父母做出了安排,顺便给他们的相遇做一个解释。“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认识吗!”

    何玉佩摇摇头,好奇的看着刘警官。

    有一天你爸妈在家吸毒,被邻居举报了,我们警察自然去现场把你爸妈抓回了警局拘留。

    你得知了你爸爸妈妈的情况并去保释,那时候值班的是我,我劝你回去说不可以保释,然后你就一直哭,哭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当时我觉得你太需要保护了,等你醒了主动把你送回去了,一来二去,我们就谈恋爱了。

    何玉佩一听说自己父母吸毒,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又问道:“他们人呢?”

    刘警官很遗憾的说道:“听说他们卖了房子吸毒,现在不知去向了!”

    何玉佩心里很不是滋味,瞬间有种低人一等的感觉,而这就是刘警官要的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