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真相
    刘警官看着身为警察,身为资深警察,杀人藏尸,总得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让自己心安。

    刘警官在心里只承认自己杀死的是野狼狗,而不认为是人,甚至给自己催眠一般告诉自己,或者那些野兽都是变异的坏人,无论如何自己都只是为民除害。

    这样一想刘警官良心舒服多了,又平复了心情,可是到底是藏了尸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大妈,听您的描述,您儿子失踪还没有24小时,失踪不到24小时是不给立案,请您回去耐心等等,说不定您儿子只是去了朋友家!”刘警官只能用些鬼话哄骗着老妇人。

    老妇人活了大半辈子了,哪里由得几句话就给打发走了。又仔细回忆了一番前后说道:“我儿子不可能去他朋友家里了,他给我打了电话,说马上就回来了,可是却一晚上都没回来,我不懂你们的什么规矩,但是人命关天,还请警长赶快派人去找找!”

    刘警官怕话多失言自然很不耐烦,说道:“大妈您也知道,现在城中混乱,我们还有很多其他抢劫得案子要办理,没时间跟您慢慢讲,您如果想要我们出警就等到失踪满了24小时再来报案。”

    老妇人一听那可是炸了锅了,一下朝着门口跪了下去,手指着天空说道:“老天爷不长眼啊,我儿子从小老实孝顺,没想到就这么不见了啊,天杀的警察,你们不为民分忧,不为我找儿,我要撞死在你们这里,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老妇人说着起身一头朝门框上准备撞去。????刘警官伸手并拉住了老妇人,脸上没有一丝好脸色,训道:“你老一把年纪了,不要在这里倚老卖老,我们只是按照章法办事,你就是死在这里也讹不上我们。”

    老妇人被刘警官寒冷的眼光吓到了,呆呆的看着刘警官,连哭喊声也收了起来。

    旁边的警察可伶妇人,并提议道:“要不然我们去找找看?”

    刘警官一听狠狠地瞪了这个警察一眼,指着他骂道:“你如果不想做警察就给我滚!”

    被骂的警察倒是有骨气,立刻脱了警mao往办公室一扔说道:“不当就不当,这警察当的也憋气。”

    刘警官哪能容忍属下对自己这般无礼,不等长骨气的警察走出去,一手松开老妇人,抬脚就是一脚扫去,把他踢翻在地。大概藏尸的经历让他的爆脾气暴露出来了,竟不解恨又狠狠的踢了两脚上去,怒吼道:“滚!”

    被踢的警察在地上护着头和胸,虽然挨的两脚都不轻,不过因为保护得当也未造成重伤,踉跄的爬起来,嘴硬的说道:“你等着,我会去告你!”

    刘警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道:“你要告就去告,我倒想知道你能告出个什么来!”

    被打的警察年轻,才带着抱负进了警局不久,如今却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以为可以替民解忧的圣神工作。当然,他希望可以做点什么,让警察这个职业变得更暖心。

    妇人被刘警官的行为吓的一动不敢动,刚才的泼劲也收了起来,不过看了出来那个挨打的警察才是有情有意正直的警察。

    妇人见被打的警察出了警察局,又看了眼刘警官,心里想追出去安慰一番,然而又不敢,在她眼里这就是一个变态的警官。

    刘警官翻了脸,也就不再耐心忍耐,对旁边的警察说道:“以后这种事情你们不要再劳师动众的把我叫来,自己给我处理好!”刘警官又瞄了瞄老妇人说道:“一切按规矩办事,谁都不能破例!”

    旁边的警察低下来了头,不敢与刘警官有所冲突,甚至连眼神都不敢与他有冲突,生怕一不小心被拳打脚踢。

    刘警官的属下一个个胆战心惊,也不敢再在背后议论刘警官的无能,当然他们都在心里骂着,能力不长,长脾气,恨不得他立刻被撤职才解恨。

    刘警官可是不管他们心里想什么,他只知道属下再也不敢当面随意半开玩笑半损自己,就算行为粗暴一点有什么关系,只要能够制住他们就可以了。

    刘警官并是这样开始不可一世。

    而不可一世的人还有文咏妃。

    文咏妃生性好强,得到魔法杖更是为我独尊,只要有人敢违背她的意愿,表面和颜悦色,可是私下却会用魔法仗惩罚那些违背她意愿的人。

    当然她化身蓝色怪物这件事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不知道。

    何玉佩向来都是起床,然然后由的周门问个清楚。些奇怪,起身裹了一件周一件周周门问个清楚。些奇怪,起身裹了一件周年带着赶往通告场地,收工再返回。这其中,也没有时间和周然醒,也不见周年来敲门,并觉得有周年的周门问个清楚。些奇怪,起身裹了一件周睡衣,准备去敲周年的门问个年。

    结果一出卧房就看到周年坐在客厅里面抽烟。

    “你居然敢在房间里面抽烟!”何佩一闪一闪的烟火一肚子火气,又接着骂道:“你这是发什么神!经,你不是说你要做成金牌经纪人,怎么通告都接不到了吗,做在房间

    何玉佩。。

    周年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已经完全融入了现代生活,连说话的语气都成了现代姑娘。

    她这手一插腰,眼睛一瞟,周年还真的很快掐灭了手中的烟头,不过脸色却很凝重,欲言又止的样子。

    “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说啊,不要半天闷不出声!”何玉佩千年之前就是风风火火的性格,就算苏醒到了现代也一样不喜欢别人吞吞吐吐。

    “我们休息一段时间吧!”周年让何玉佩在他身边坐下,又说道:“现在世道乱了,也没多人有心思去拍电影做节目了,今天我听说了,昨天有一个剧组半夜收工遭遇了野兽的袭击,大多数人都被咬伤进了医院,我看为了安全着想,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开工了!”

    何玉佩听的一头雾水。

    最近虽然觉得每个人都有些神经兮兮,却也并未打听是因为什么事情。当然,如此轰动性的动乱事件,在这个信息无死角的年代,又以为没有人会不知道。

    哪知何玉佩就是不知道,这要对身边的人说起,大概也就周年才会相信。

    “最近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周年不自觉的拉着何玉佩的手,似乎害怕她突然受到袭击一样。“最近一到夜半会有很多野兽出现,他们只要一看到人就疯狂的咬,当然很多人敌不过野兽,竟被活活的咬死!”

    何玉佩惊讶的张大嘴巴,只听见周年继续说道:“如果当独只有野兽出没也还好,大不了夜间不再外出,可是,不光夜间有野兽出没,就连大白天的,居然还有一些着了魔一般的人,他们逮着人就咬,就像是野兽一样。”

    何玉佩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看来,也就我不知道发生了这样奇怪的事情!”

    “那倒不是!”周年很认真的说着:“城里出现了一大批趁着乱劲开始四下抢劫得人,现在外面既有野兽,又有疯人,算了,我们赚的也够我们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何玉佩很疑惑,并问道:“白天没有野兽?”

    周年摇摇头说道:“怪就怪在这里,晚上明明野兽很多,可是到了白天却一头野兽也没有看到。”

    何玉佩只觉得事情蹊跷,按照这样的说法,那岂不是和魔法杖的魔力造成的效果很像,魔法消失,一切还原。

    可是魔法杖明明被自己带了回来并未使用,何玉佩前后一想不由大喊一声:“不好!”并转身往房间里奔。

    周年以为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起身也跟着进了何玉佩的房间。

    只见何玉佩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白布包裹的东西,拆开一看,看着眼熟,惊讶道:“这不是蓝色怪物拿着的的兵器吗,怎么你会有?”

    何玉佩并未搭理周年,仔细观察了魔法杖,确实有些不对劲,为了更加确定它是不是假的于是指着周年说道:“变野兽!”

    周年没有变成野兽,不过看着何玉佩一系列奇怪的举止说道:“你不会是因为没接通告受了刺激吧,你放心,就算以后都没有通告了,我也一样会养你!”

    “假的,都是假的…”何玉佩拿着仿制的魔法杖自言自语。

    周年以为何玉佩怀疑他的承诺,连忙红着脸解释道:“我说的是真的,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其实…其实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如果可以,你做我的…”

    何玉佩原本在想魔法杖被掉包的事情,哪能料到周年却开始傻不拉几的告白。何玉佩心里虽然有丝感动,不过眼下拿回魔法杖,让城里恢复正常的生活才是最紧急的事情。

    何玉佩不得周年表白完,一把拉着周年就往外面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