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顶替身份
    心无善念,所做之事都是为了利己,如此当然心有担忧,害怕真有现世之报一说。

    李柏芝扶着戴冠龙离开医馆,总觉得这个所谓的圣医眼神有些奇怪,心怀心思,所以一路沉默不语。

    “我的眼睛还会好吗!”戴冠龙担心的询问,抓着李柏芝的手也不自觉的加大了力度。

    李柏芝手臂被用力抓的有些疼痛,可是考虑到戴冠龙的情绪,隐忍的说道:“没事的,戴爷爷,您放心!”

    戴冠龙眼睛被蒙着沙布,眼睛的疼痛感似乎被激活了一样,像是有无数的小针刺着自己的眼睛。

    戴冠龙意识到抓疼了李柏芝,又放松了自己的手,心怀歉意的说道:“对不住了!”又叹气道:“我这老头子连累你了!”

    “戴爷爷,您不用再说这些客气的话了,您就当我是您的孙女。”李柏芝再三说着,又小心问道:“戴爷爷我能问您一件事吗!”

    “你说!”戴冠龙在沙发上坐下,双手锤着自己的小腿,一副已经很累了的样子。????李柏芝回想戴冠龙提起葛雷时说话的语气,大着胆子问道:“您和葛雷之前可是有过什么过节?”

    戴冠龙虽然看不见,不过眼角还是朝李柏芝说话的方向看了看说道:“他?”戴冠龙内心的恨意又被挑了起来,说道:“我也不瞒你,等到我眼睛好了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要找他算账!”

    在李柏芝的印象当中,葛雷虽然嘴巴贫了一点,不过心肠倒不坏,为人也挺正直。听戴冠龙说竟然要算账也是吃惊不少,问道:“这是什么原因?戴爷爷!”

    这其中的原因,戴冠龙也不好解释,只说道:“葛雷抢走了我的宝物,再看到他我一定要夺回来!”

    李柏芝从戴冠龙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来,对待葛雷一事似乎不容置疑。虽然不能理解,不过对于长辈也就不好多劝说。

    李柏芝听从了算命瞎子的话,出了家避了世,心中也平坦许多,甚至觉得对待何士东也可以不再刻意报仇,一切顺其自然,让该来的来,该走的走。这也让她心怀感激,如果不是算命瞎子,只怕自己的命当真难保!

    戴冠龙眼瞎,最怕的并是空气突然安静,一旦安静下来,就觉得危机四伏一般,于是双手在空中划拉着说道:“你人呢?”

    李柏芝扶了扶戴冠龙在空中划拉的手,提示道:“我在这里!”

    戴冠龙这才长吁一口气。

    李柏芝见戴冠龙一脸的紧张,并想着拉家常一般说道:“戴爷爷你知道为什么我遇到您的时候街上那么拥挤吗?”

    戴冠龙当然知道为什么,心里咯噔一下,担心自己杀人的事实被发现,于是心虚的问道:“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听说杀人了!”李柏芝回想邻居描述现场的样子不寒而栗,说道:“听说那天有人当街杀了人,而且杀的是个警察,所以大家都很心慌,才四下逃跑。”

    戴冠龙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也表现出惊讶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又担心的询问道:“那他们有没有抓到凶手?”

    李柏芝摇摇头,解释道:“我当初出家,为了让自己彻底避世,于是把手机给扔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看新闻,现在倒成了习惯,所以也就不知道案子的进展了!”

    戴冠龙听李柏这么一说,这才松了一口气。

    “如果您想知道,我现在可以帮您买份报纸过来!”李柏芝贴心道:“我可以读给您听!”

    戴冠龙连忙摆手,又故作深沉的说道:“那倒没必要,既然你已经选择了避世,也不愿意了解这些,就不用特意为了我破例了,再说了,我一个老头子知道的多知道的少又有什么关系!”

    很显然戴冠龙这是心虚的表现,然而李柏芝不会往这方面去想,甚至觉得这就是一个和善但是固执的老头。

    戴冠龙是眼瞎再加上不敢暴露自己的野心,才不去了解外面发生的事情,而李柏芝却是因为选择了不理尘事,所以不刻意去打探。

    自然,他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正陷入一种恐慌的氛围当中。

    话说文咏妃从文咏衫手上夺走了魔法杖,又用魔法杖一次次将她变回向日葵。

    几次三番,直到文咏衫变回了蓝色怪物,她也当真自己是朵向日葵。

    文咏妃见文咏衫立在办公桌旁边,脸随着阳光的改变而移动,这才放了心,并购买了一个铁网大笼子,将铁网笼子放到了一间空下来的办公室。

    文咏衫被关了进去,每天像向日葵一样屹立不动,脑袋向着阳光摆动角度,以鸡血维持生命体征。没隔几天,身上并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让人闻着想要呕吐。

    文咏妃自然每天除了把鸡血放进铁网笼子里,并再也不与文咏衫做任何接触。

    魔法杖到了文咏妃手上,被文咏妃爱不释手,一心想要拿它出去试试魔力。可是自己是堂堂文氏集团的文总,总不能豁出自己的身份,让文氏集团面临危机。

    所以,文咏妃想了一不了个法子,她特意定制了一套蓝色紧身衣裤,脸上做了一个蓝色面具,穿起来和文咏衫变异的样子很像。

    不过,衣裳仿制的再好也抵不过人的真皮,大白天的出去恐怕很难躲过眼尖的人。

    于是文咏妃每到深夜并穿着仿制的蓝色怪物衣裳,举着魔法杖在街上大方的行走。

    市民咋一看还以为当真是蓝色怪物,于是都躲尖叫的躲的远远的,然而,还来不及躲远,就被文咏妃用魔法杖变成了一个个野兽。

    所以一后半夜,那些喜欢夜生活的人,在半醉或者没有防备的状态下,变成了一个个飞奔的野兽,在街市上横冲直撞。

    当然,隔了两个小时野兽又恢复了人形,不过街市上被损坏的东西是恢复不过来了,那些被咬伤的人也真的是被咬伤了。

    于是,城市里有了两个传说,一个是这座城市遭到了野兽的袭击,有大量野兽潜伏到了城市。另一种传说是蓝色怪物要报复这座城市,要把这座城市变成一座野兽之城。

    文咏妃乐于这个游戏,白天干练的办公,而晚上来个真人大变身。如此,让自己既缓解了压力,又舒解了自己心中的不满。

    只是,反复这样游戏,让那些胆子大,中了一次魔法的人,再次半夜在街上晃荡,接二连三的中招。于是,他们的意识模糊了,以为自己真的成了一个野兽,在街上展示了野兽的一面,疯狂的袭击陌生人。

    于是整座城市,白天有疯人咬人,晚上有野兽袭击人,这样的黑白交替让市民几乎不敢出门,街上再无悠闲逛街的人,而许多店铺也因为这样的状况选择了关门。

    城市,变得冷清阴森,每个人都神经兮兮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丧失了性命。

    至从明星医生的连锁反应褪去,真正生病的人陆续闻名赶来看病,而至从野兽和人咬人事件发生之后,那些被咬伤的人都来了葛家医馆看病。

    被咬伤的人,伤口触目惊心,一大块肉就被硬生生的撕咬了下来。

    葛雷一边替伤者处理伤口,一边照样询问道:“你有没有看到蓝色怪物?”

    葛雷对于咬人事件的频发很是心痛,于是每个伤者来看病他都会询问一番,等到稍有一点时间就去他们被咬的位置,希望可以找到作俑者,当然,他认为这是文咏衫所为。

    “没有!”被咬伤的男子咬紧了牙齿,大有男人流血不流泪的风范,又说道:“我正走着,看到面前出现一头狮子,我还以为是自己酒喝多了,揉了揉眼睛,哪知就被狮子给攻击了。”

    “是在哪里?”葛雷连忙问道。

    “就在唱唱ktv对面的路上,那只野兽突然就出现了!”被咬的伤者瞳孔放大,一脸惊恐。

    葛雷帮被咬伤的伤者处理好伤口之后,赶忙赶去了唱唱ktv,然而,对面,左右测全部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文咏衫。

    “你出来!”葛雷情绪有些失控,在街上开始大喊大叫起来,让人看起来心酸不已。

    其实,文咏妃在拐角处听到了葛雷的喊声,这声音这么熟悉,原本以为是葛雷,可是探头一看却是一个白发沧桑的小老头,很是疑惑。

    文咏妃和文咏衫虽然说两人从小并不亲热,可是还是比较自信,文咏衫所认识的人自己都认识,可是眼前动情的叫着文咏衫名字的小老头,自己却没有一点印象。

    文咏妃原本打算把哥雷也变成野兽,可是看着小老头一副深情的样子,不禁心软起来,偷偷的离开了。

    葛雷看着满街的狼藉,心里十分的愧疚,既是对无辜的人的愧疚,也是对未婚妻没有做到最好保护的愧疚。

    葛雷又转悠了一会,到底也是没有找到文咏衫,而许天霸不断来电,告诉他医馆又来了被咬伤的病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