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医馆相遇
    葛雷坐诊,虽然医术高明,不过苦于之前坐诊的医生属于赤脚医生,来看过病的患者都没什么见效,一传十十传百,导致附近生病的人也都绕道二行。

    因此,葛雷空有想要医治病人的心,却没有一个病人上门。

    “真晦气,这人怎么倒在我们医馆面前!”许天霸见一青年好好的走着,忽然在医馆门口倒下,于是非常不耐烦的说道:“我们医馆可是刚开不久,不要死了人,到时候我们可就说不清楚了!”

    葛雷原本低头看着医书,听到一声响,也不管耳边的抱怨,起身走到了倒在地上小青年的身边。给倒下青年把了脉,又看了看他的眼睛,对旁边的护士说道:“去准备消毒包扎他额头上的伤口!”

    护士只当许天霸是老板,老板抱怨而医生却要发善心,护士望了望许天霸向是征求意见一般。

    许天霸明白一个道理,想要医馆赚钱,那么葛雷就是医馆的摇钱树,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惹摇钱树发飙。

    “还不快按照葛医生的意思去做!”许天霸见事行事的对护士吼道。

    护士一脸委屈,像个受气的小媳妇,转身去推了医药车过来。????许天霸帮着葛雷把摔倒在地的青年扶到了病床上,又看了看葛雷小声问道:“没死吧!”

    “有我在死不了!”葛雷说着,给青年的嘴唇抹了一层蜜,又给他处理了表面了伤口。

    蜂蜜流进了青年的嘴里,很快青年醒了过来,一脸感激。

    葛雷又给青年配了药水,打了吊针。

    “谢谢你了,老先生!”青年看着葛雷一头的白发,这才这样称呼,可是又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又说道:“医生,是您救了我吗,谢谢您!”

    “不用客气!”葛雷也是苦笑不得,不过既然自己看起来像个老人家,索性表现沉稳的样子,说道:“你血糖过低,晕倒也不奇怪,今后你要口袋里备上糖果,头晕的时候吃上一颗就好了!”

    青年万分感激,准备离开,许天霸冷不丁的说道:“兄弟记得结账!”

    青年一阵尴尬,又连连道歉转身离开。

    低血糖虽然不是什么奇难杂症,不过,如果不及时救治也会有生命危险。

    隔天,一篇感人的《救死扶伤-葛家医馆》的文章登上了各大网络平台。

    “老人还真有好报啊!”许天霸一边看着文章,一边乐的合不拢嘴。“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是玩笔的,我看,晕的好,晕的妙,这一晕我们医馆的名声算是外网了!”

    许天霸可不是太激动了,拿着手机在医馆里走来走去,嘴巴里一直唠叨。

    相对而言,葛雷却是淡定许多,只说道:“只要诚心替患者治病,就不怕没有人来!”

    葛雷的话刚说完,就有好几个患者陆续走进来,而门口有些举着相机假装经过,拍着里面。

    “是他,就是他!”有患者小声的说道。又凑过来,甚至想要合影。

    葛雷有意的躲着镜头,毕竟自己是一个被全国通缉的变态杀人犯,虽然变了容貌,到底也是不敢大大方方的把自己当成一个大明星一样!

    “葛医生,我想看病!”

    “给我看病!”

    患者争着先后,有的甚至假装一阵猛咳,有的没病也哎呀哎呀的挤过来。

    “去那边拿号排队,还没轮到的出去等!”葛雷一边给病人看病,一边冷冷的对患者说着。

    许天霸是真正的可开了花,也不惜低头哈腰对患者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了各位,出去等等一会就轮到你们了,很快的,别急!”

    患者们这才很不情愿的离开了坐诊室。

    “你对他们客气点,他们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许天霸见病人都出去的空隙小心对葛雷提醒道。

    葛雷毫不客气的白了一眼,呵斥道:“都是些什么人啊,听说过争吃争喝争东西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争生病了,他们这样一闹,我还怎么给那些真正生病的人看病!”

    许天霸嘻嘻的笑着说道:“他们这不是想要一睹好心医生的真容吗!”许天霸打趣的说道:“现在的阿姨们还真是大胆子,居然撩汉子撩到医院来了,看到你这小老头样居然还有兴趣,我也是服了!”

    葛雷一副生气的样子瞪着许天霸,许天霸赶忙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也是病,必须得治!”

    葛雷刚想再说上两句,门外等候的病人急不可耐的样子,在外面大声叫道:“可以进去了吗,我都等了好久了!”

    许天霸再次提示葛雷不可得罪客人,这才离开。

    葛雷给病人把了脉,见对方并没有生病,于是就来了一些维生素之内的药给打发过去了。

    一天下来,到了后半夜,医馆终于安静下来,葛雷累的双手交叉在胸口,靠在椅子上。而许天霸似乎越来越兴奋,拿出收银机里面厚厚的一叠钱,一阵傻笑,一条硬汉面对金钱变成了一个傻大个。

    “你现在是医世明星了!”许天霸说着又调侃道:“是老明星!”

    葛雷懒得搭理,靠在椅子上竟然打起了呼噜。

    葛雷被患者偷拍的照片散步到了各大网络,被标注为仙风道骨的圣医,而且越传越神乎,当然这让很多真正的患者也慕名而来。

    李柏芝将戴冠龙收留到了自己家里,得知他的眼伤才不久,并决心带他去看病,试图将他的眼睛治好。

    这天在网上看到有关圣医的报道,看着照片只觉有些眼熟,再看名字也是葛家姓,更加确信圣医的传闻,毕竟她可是见识过葛家的医术。

    若能让自己的眼睛重见光明当然是好,不过,也害怕到头来只是白忙一场,而且还徒加了失望。

    戴冠龙是不想去看病的,不过耐不住李柏芝的左右劝说,到底还是答应在她的陪同下去瞧瞧。

    “下一位!”葛雷叫着号,抬头见两张熟悉的脸。

    李柏芝竟然一身尼姑装束扶着看不见的戴冠龙走了进来。

    葛雷目不转睛的看着李柏芝,差点就叫出了他的名字,“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葛雷再三暗示自己,这才说道:“你好,是这位先生看病?”

    “是的!”李柏芝说着准备将戴冠龙扶着坐下。

    然而戴冠龙听着声音熟悉,敏感的小心问道:“他是葛雷?”

    李柏芝一愣,他没想到戴冠龙会提葛雷的名字,不过仔细一看眼前的小老头模样的葛医生,确实和葛雷有几分相像。

    “他不是,这位老先生头发都白了,不会是葛雷!”李柏芝解释道。

    戴冠龙却觉得自己眼不见,心却明,这声音确实再熟悉不过,并又转而对葛雷说道:“你是不是易容了?你是葛雷对不对?”

    葛雷原本以为戴冠龙已经在山体坍塌的时候命毙了,没想到除了眼瞎其他的却好好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更意外的是居然和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李柏芝一同出现。

    “葛雷是我的侄徒儿,我叫葛复平!”葛雷假装淡定的说道:“你们认识他?”

    戴冠龙听了葛雷这样的解释才算勉强相信,恨恨的说道:“认识太认识了!”

    李柏芝也听出了戴冠龙语气不对,连忙又说道:“在我还没有出家之前,他是我的学生!”

    葛雷再见李柏芝感慨万千,说道:“老师年纪轻轻遁入空门,看来尘事已了!”

    李柏芝双手合十回了个礼,说道:“该了的总归会了的!”李柏芝也不愿多说,扶了戴冠龙坐下说道:“您还是先给戴爷爷看病!”

    葛雷看着这个眼瞎的仇人,顿时犹豫了,他不想给这个一个残忍对待自己亲孙女的戴冠龙看好眼病,可是出于救死扶伤的选择,有病不看又似乎昧对自己良心。

    “老先生怎么了?”李柏芝看着沉默不语的葛雷,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葛雷又看了看李柏芝,想着就当为了不让她失望。

    葛雷拿着小电筒,看了看戴冠龙的眼睛,说道:“戴先生的眼疾还可以治好,只是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葛雷说着下了药单,又交代了护士替戴冠龙洗眼。

    “老师,您和这位先生住在一起?”葛雷隐约担心的问道。

    李柏芝听出葛雷的语气有些不太对劲,问道:“葛医生有什么要交代的?”

    葛雷只觉得不可思议,愣愣的看着李柏芝,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到底,自己身份不明,而那么新狠的戴冠龙却成了弱势群体。

    “怎么了?”戴冠龙见两人都不出声,眼睛向上扬着,似乎希望能够看到一点光亮一样。

    “我只是想说…!”葛雷看着手上的药单指了指说道:“这两样药需要每天换着敷眼睛上,你们住在一起就得麻烦你及时换药了!”

    “这个可以的!”李柏芝应承着。

    戴冠龙迫切的问道:“我的眼睛真的可以治好?”

    葛雷意味深长的说道:“只要一心向善,老天自然会眷顾!”

    戴冠龙哑口无言,倒也担心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