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杀手的命运
    葛雷回到“葛家医馆”坐诊,医术还在,可是面容已换,这让许天霸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到底总该以自己的利益为生,许天霸不管什么江湖恩怨,总之能够谋取最大的利益就是正确的选择。

    葛雷回到医馆坐诊一事,当然不能如实跟何士东说起,若让他知道,只怕迟早会要了葛雷的命,这样的话自己捞金的计划岂不是又落了空!

    何士东愁眉不展,一为葛雷不知去向,二为黑石追踪不到,三为被白画这样来历不明的女子戏弄,四为被算命瞎子打的住了院。

    许天霸兴致勃勃的给何士东去了电话,而那头的声音低沉,一听就像大事不妙一般。

    “老子今天出院,你快滚过来接我!”在许天霸小心翼翼的询问下,何士在电话那头吼道。

    许天霸到了医院,看了何士东的病历很是诧异,没想到平时说一不二,只要谁不服就整谁的干爹竟然被人打的住院。

    “干爹!”许天霸将水果放在床头,又义愤填膺的说道:“干爹,这是谁做的?我去给您报仇!”????“就你?还是算了吧!”何士东虽然一副很看不起的口气,不过看着倒也欣慰。“一个自以为是的瞎子,我迟早要了他的命!”何士咬牙切齿。

    “瞎子?”许天霸不敢相信,一个瞎子能把拳脚厉害的干爹打进医院,可见对方确实不是一般的高手。

    何士东不愿再提起自己不堪挨打的场景,摆摆手说道:“算了,也不多说了,等我出院就让我那帮人把他给揪出来,我就不信了,他一个瞎子能躲到哪里去!”

    “我也会帮干爹留意的,只要看到他,我拼命也会给干爹报仇!”许天霸连忙表示衷心。

    何士东自然明白一个道理,无事不登三宝殿,就连自己养大的干儿子也是一个道理。

    何士东下了病床,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说道:“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没…”一语戳中自己的来意,许天霸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要否定,可是转念一想医馆来了神医,对干爹来说也是好事,于是说道:“干爹,我没有找到葛雷,而且他现在是通缉犯,只怕一时间也没办法洗脱罪名!”许天霸说着故意买气了关子,见何士东一点也没有意外,似乎都在意料之中淡定的样子,又说道:“不过,我找到了一个医术更加高明的医生坐诊,干爹您就等着,我们的医馆一定会大赚特赚!”

    “睡?”何士东总算提起兴趣问道。

    “他也是葛家人!”许天霸一边观察着何士东的反应,一边又说道:“他叫葛复平,是神医葛步平的弟弟,也就是葛雷的师傅!他的医术不在葛雷之下,只要他能坐诊,我们医馆的名气一定会被打开!”

    何士东皱了皱眉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说道:“葛复平?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何士东一连串的问题都在意料当中,又用很荣幸的语气说道:“我去了葛雷长大的小镇,问了很多居民他们都说不曾见过葛雷回镇,不过我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那就是葛雷有一个医术高明,但是喜欢避世的师叔,于是我就去请他出诊!”

    “是吗?”何士东持怀疑态度的说道:“既然他已经避世有怎么会让你轻易的找到?”

    许天霸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干爹果然厉害,葛复平确实不愿意来坐诊,不过我将葛雷所遭遇的事情对他讲了一遍,他想了想并答应了!”许天霸又猜测的说道:“葛复平大概是想一边出诊,一边找到机会替自己的侄徒弟平反冤屈。”

    这样的说法是乎听有道理,再看何士东也像是接受了自己的解释,不由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把谎话圆了过去。

    “一会带我去看看!”何士东往病房外面走去。

    许天霸跟在身后,提着许多水果和药,心想不好,要是见了面,岂不是要穿帮。

    许天霸一步追上,吞吞吐吐的说道:“干爹,您最好现在别去医馆…”

    “为什么?”何士东回过头,瞪着眼问道。

    “听说…”许天霸小心翼翼的说道:“听说,我是听传说是您杀害了葛步平,恐怕葛复平也听过这个传闻了,如果他真的把您当做是杀害他哥哥的凶手,只怕…”

    何士东倒是什么也不怕的样子,干脆的说道:“就是我杀害了葛步平,我让他去陪我儿子也不算他亏!”

    许天霸听的战战兢兢也不敢回话。

    何士东又说道:“依我的脾气我还能怕他报仇?要是敢让我不爽,我连他一块给解决了!”何士东经历了如画的惩罚,心里多少又有些收敛话锋一转说道:“我给你投出了不少钱,就给他机会把钱给赚回来再说,我可以暂时不去医馆!”

    许天霸听后这才松了一口气,阿谀奉承的说道:“多谢干爹的宽容,我一定会尽快把干爹的山给赚回来!”

    许天霸替何士东拉开车门,让何士东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又把手上提着的东西塞进了后备箱,这才主动坐到了驾驶座的位置上,说道:“干爹,我送您回去!”

    “不,去废工厂!”何士东表情凝重的说道。

    许天霸心领会神,废弃的工厂不就是何士东养杀手的地方?他不想和那些杀手有什么联系,不过,既然干爹下令,只能遵从的驱车去。

    车子在废弃工厂前停了下来,许天霸提议的说道:“干爹,我是在这里等您?”

    何士东瞥了一眼许天霸谩骂道:“没出息的东西,我当初怎么就把你收做干儿子了!”又叹气道:“我亲儿子死了,剩下的也就是你了,我要是老了,这留下的权势和我养的一班人,总要有人牵头,既然你来了,就跟我进来,也算是熟悉熟悉情况!”

    许天霸可不想牵头什么杀人犯,倒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进去。

    走到废弃的工厂,只见空旷的厂房里面随处散着木头铁棍和沙石,又走到最里面,可见一窄小的红砖楼梯。

    上了楼梯,只见里面十来个蓬头垢面的大男人,手上拿着砍刀,正对着楼梯,一副随时来打,十分戒备的样子。

    那些戒备的杀手,见来人是尊主,像是泄气的气球一般,放松了精神,一副颓废的样子,问候道:“尊主好!”

    许天霸趁机打量了这里的景象,只见随处都是空饭盒,生活垃圾各处都是,而且隐隐发出一股让人恶心的臭味。

    这让人联想到一个词,何且偷生!

    “我给大家介绍,这是我干儿子许天霸,我老了也跑不动腿了,以后有什么事情我就让他来通知大家!”

    许天霸一脸错愕,忽然就砸了一个巨大的任务到自己身上。

    “少主好!”杀手们说着对许天霸行注目礼!

    许天霸很不习惯,不过到底也是社会哥出身,即使再不愿意也不能驳了干爹的面子,否则只怕自己今后的日子不好过。

    “希望大家今后能够好好配合!”许天霸和杀手们眼神相视而望,一副自己确实是少主的样子。

    何士东将手握成拳头,用手窝对着嘴巴轻咳嗽,说道:“今天我来是给大家发放任务的!”

    杀手们一听,眼睛一亮,终于可以一展身手的架势。

    “我让你们去找一个算命瞎子!”何士东回忆着瞎子的模样说道:“他身穿长褂,手上拿着玉拐杖,自命不凡能算出前世今生!”何士东又狠狠的说道:“不管什么角落你们都得给我把人揪出来!”

    “请尊主放心!”杀手们自信满满的回答道。

    “能让我放心就好!”何士东又指责道:“我让你们去找秦家父子,结果你们无功而返,你们是饭桶吗?这次,如果你们再找不出算命瞎子,我要你们都变成瞎子!”

    杀手虽然心狠手辣,不过内心比谁都渴望安定,自然也害怕东躲西藏亡命天涯的日子。

    如果不能找回算命瞎子,那么只能面临亡命天涯,而这个亡命天涯不光是要躲警察,而且还要躲何士东的追杀,想着怎么也不划算。

    “我们定不会再让尊主失望!”杀手们齐齐的大声说着。

    何士东凶狠的样子,这才算得到平复,转身对旁边一脸懵逼的许天霸说道:“去,你去把车上的水果提来分给他们。”

    许天霸得令赶忙下到车上提了水果上来。

    许天霸把水果一放,大家也不敢动手。

    何士东一副大将风范说道:“吃吧!”

    杀手们这一刻一点也没有了杀气,变成了一个个嘴馋的孩子,争先恐后的上前抓着水果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活像饿死鬼投胎。

    许天霸很是震撼,又很庆幸自己改并未走向亡命天涯的路,走向杀手无奈而悲哀的命运。也因此,他下定了决心,今后要仔细周旋,不能与何士东同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