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悬案
    戴冠龙运用法力杀了人,心中已无所顾忌,并淡定的走进了院子,摸索的进了卫生间。打开了水龙头,弯下腰,伸出手试探的接了一大捧水,用力的朝自己眼睛洗去。

    然而无济于事,眼睛到底再也看不见东西了。

    戴冠龙啊的一声,一拳头打向镜面,镜子碎成了很多片,好些小碎片插进了他的手背,血滴进了洗脸池里,很快被清水吞噬,如同清白。

    至从这里出了命案之后,周围的邻居要不搬走,要不就是绕道走,总之都害怕的很。

    院落外面停了车,车子上的司机死相惨状的趴在车上,许久也没有被人发现。

    这不,一个大胆的妇人从路口朝院落里面看到停有车辆,好奇的走近一看,结果看到了血肉模糊的场景,吓的跌到在地。

    “快来…快来人…又死人了…”妇人缓了口气白喊出了声,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妇人惊恐万分,自然报了警。????刘警官一听,出命案的地址正是戴思林家门前,二话不说带领了一帮警察赶了过来。

    警察将四合院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法医对尸体做了一番检查,被击了脑袋上窟窿的凶器,怎么也确定不了,不像枪杀,也不像是利器打破的,因此找不出死亡的原因。

    “饭桶,你们这群饭桶,国家养你们有什么用!”刘警官暴跳如雷,也不分青红皂白把法医和警察一顿骂。

    法医确实查不出原因,想要还嘴,又词穷,硬生生的被憋的脸通红,一个大姑娘委屈的几乎要掉眼泪。

    刘警官可是不管这些,他只知道只要破了这一件案子,就能够升职,就能够证明自己不光只是勤快,而且很有能力。

    戴冠龙听到动静,知道外面来了警察,也不回避,扯了块毛巾擦手擦了擦,又挪到了卧室内。

    “你是谁,举起手来!”刘警官冲了进来,看到一个看起来不太对劲的人,并举起了手枪,对着他的后脑勺。

    戴冠龙不知又抢对着自己,也无所惧一个警察,于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边说边转过身:“我是这里的主人!”

    刘警官看着这人并未听从号令将手举起来,握着枪的手紧张的扣着,随时准备着开枪。等对方转过头来,看到的是一个双眼肿的像核桃,手背全是划痕的中老人。

    于是放松了警惕,手枪倒还对着戴冠龙,不过另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这才说道:“你看不见?”

    “我老头子是瞎了!”戴冠龙幽幽的说着。

    刘警官这才放下了手中的枪,盘问道:“你是怎么瞎的?”很明显,这眼伤还是新的。

    戴冠龙脑子里都是被关进地洞里,屈辱的样子,双手交叉在身前用力揉搓。“我被绑架了,他们把我的眼睛弄瞎了,就是这样!”戴冠龙的这话倒是不假。

    刘警官上下打量着又问道:“绑架你如了哪里?”

    “我都瞎了,我怎么会知道是哪里!”戴冠龙说着伸手向前摸索着,摸到了一把椅子坐了上去,叹气道:“我一把老骨头了,不能站久了!”

    刘警官看着这个瞎老头自顾自的坐了下去,也不好阻止,又问道:“你说你是这里的主人,你跟死者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孙女!”戴冠龙一脸悲伤,却也不多言,红肿的眼睛显得更加红肿。

    刘警官将手枪放进了腰间枪袋里面,他即使再迫切的想要找出凶手,也万万不会怀疑眼前被害人的爷爷。

    “外面发生了命案你知道吗?”刘警官询问着。

    “什么命案?”戴冠龙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杀了人,于是装傻充愣。

    “外面停了辆车,司机死了,你在房间就没有听到动静?还有,你是怎么逃脱的?”

    “司机?”戴冠龙当然明白如今的高科技,很容易就找出来是他乘坐这辆车回来,不过,他回想了一番门前恰好没有摄像头。戴冠龙一副吃惊的样子说道:“难道是刚才好心送我回来的司机?”戴冠龙已经肿的快看不见的眼珠左右转了转说道:“我是被关在一座山的地洞里,一天我听着很安静就逃了出来,拼命的往山下跑,还没一会听到山体倒塌的声音,我更是吓的往山下滚,这就是为什么我身上都是伤口!我到了山脚下,我听到有一辆车停在我身边,司机下来扶着我,说要送我去医院,我很想回来看看…”戴冠龙说着连自己都被骗到了一般,不禁哽咽,又说道:“真是没想到啊,好心人没有好报!”

    刘警官没有理由不相信戴冠龙的话,见他这副可怜老人的样子,又对旁边的警察说道:“你把他送去医院!”

    警察听了刘警官的命令,上前搀扶着戴冠龙。

    “你们一定要找出凶手,不能让好人在地底下寒心!”戴冠龙一副感恩惋惜的样子。

    刘警官一筹莫展,又到了案发现场,被害的司机已经被法医带走,独独留下了一大滩血迹。

    一警察走到刘警官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又拿出手机放了一段视频。

    视频正是山体倒塌的景象,场景令人震撼,在一片蒙蒙灰下面隐约看到一个人影慌张的往下面跑。

    “看来他说的确实是真的!”刘警官自言自语着,这个视频印证了瞎眼老头的说法,更加令他没有了怀疑。

    只是,一家人,爷孙两,爷爷被绑架,孙女被杀害,逃脱出来的山体坍塌,就连好心送他回来的路过司机也莫名其妙的被人杀害!这关系,让人确实难以理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戴家必定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秘密,而有人为了得到这个秘密,才会咬着戴家不放。

    刘警官这样一想,并马不停蹄的朝医院赶去,他发现戴老头才是关键,只有他或者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接二连三的命案。

    警察听从刘警官的安排,独自驱车带领戴冠龙赶往医院。

    “小伙子,等等…”戴冠龙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