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无心向日
    文咏衫眼里全是恨意,在她变成了怪物之后,法力没了,意外得到的魔法杖也被算计走了,如今只有被绝望包围着,几乎看不到一点希望。

    “你早就知道了我会来找你?”文咏衫绝望的问道。

    文咏妃很是得意,拿着魔法杖指着文咏衫,一脸的傲气,说道:“就你这不过脑子的性格,就算变成了怪物也只会是一个废物。”

    文咏衫气的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直直的扑过去,然而,文咏妃侧身躲到了一边,只听到一声响,文咏衫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一时间竟然无法动弹。

    文咏妃佯装同情的说道:“哎呦,这得多痛啊,我看还是我扶你起来吧!”说着把手伸了过去,很快又缩了回来,说道:“你都是怪物了,多了不起,还敢吸人血,我看你也用不着我扶吧!”

    文咏衫用力的捶打地面,地面上流淌出一些蓝色的液体,触目惊心。

    “你不会是想用自残来威胁我吧?”文咏妃见文咏衫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胆子又大了起来,走近了文咏衫丝毫没有同情心里的呵斥道:“你看看你这肮脏的血把我的办公室给弄脏了,变成了这副怪样子,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勇气活着。”

    文咏衫含恨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瞪着蓝色大眼睛说道:“你我同根生,你居然巴不得我死,那我就不会如了你的愿,我偏偏要好好活着,而且还要夺回我的一切。”????“就你这副样子?”文咏妃用魔法杖从上至下的指着文咏不屑的说道:“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跟我抢吗,我随时都能要你的命!”

    “是吗?”文咏衫倒也豁了出去,眼睛盯着文咏妃的脖子,眼手握住指着自己的魔法杖。

    文咏衫这一副发狠的样子,让文咏妃也有了些怵意,惊得拿着魔法杖的手不禁一抖,差点就脱了手。“你…你想干什么!”

    文咏衫用力抓紧了魔法杖,很显然是想要一把夺过来。

    “你就不怕我把你再变成一盆向日葵,然后放一把火把你给烧了!”文咏妃说着使出全部的力气拉扯着魔法杖。

    “你用阴谋诡计夺走了爷爷的股份,现在又用阴谋诡计夺走我的法宝,我就算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文咏衫说着加大了力道拉扯着魔法杖,而另一只手则一把挽过文咏妃的脖子。

    文咏妃被这么一挽整个脑袋偏了过去,脖子离文咏衫的嘴巴也很近,似乎就要被咬住了一般。

    文咏妃感觉到自己就要败下阵来,再一看魔法杖正对着文咏衫,于是的念道:“变成向日葵!”

    文咏妃的话刚说完,文咏衫并变成了一盆向日葵,落在地面。

    而文咏妃也因为忽然撤销的力量让自己失去了平衡,猛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摔的靠近了墙上,然而顾不上疼痛,向地上的向日葵走去,顺手又从办公桌上拿了打火机,当真准备点过。

    火苗凑近了树叶,可是树叶因为没有枯萎而根本就着不了火。

    文咏妃很是窝火,正想用魔法杖一棍子打下去。

    文咏妃听到了脚步声,连忙将魔法杖藏到了办公桌里面。

    “你又来做什么?”文咏妃刚把魔法杖藏好,就看到葛雷推门进来。

    葛雷怒气冲冲,质问道:“我看到你拍的小电影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文咏妃假装一脸无辜,反问道:“什么故意?我故意做了什么?”

    葛雷最后一点希望,就是希望文咏衫通过电影可以回忆一遍以前的美好,从而放弃做恶的念头,就算不能再回到从前,也能够和自己心平气和的对话。可是等了许久也不见文咏衫出现在文府,于是带着失望找出了小电影。

    葛雷对文咏妃的认识,那就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她假装的无辜在葛雷看来毫无意义。

    葛雷再次质问道:“电影我看过了,为什么会在里面插播了广告?你敢说这不是你故意的?”

    文咏妃看着青筋暴起的葛雷,也不敢轻易得罪,脑子一转委屈的说道:“你知道拍一个小电影需要多大的财力?光说一个演员的片酬那就是很大的支出,我们文氏集团虽然看起来很赚钱,不过集团公司很多,有赔有赚,也只是刚刚平衡而已,我要是不接广告,只怕文氏集团要被赔的影响其他公司的正常运作。”

    文咏妃一番看似正常的解释,让葛雷差点都要相信了。“文姐,你在生意行里打滚,处事自然精明的很,既然很精明,你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葛雷看着电影里代替自己的男主角表白处忽然跳出的广告,瞬间便明白了。

    办公桌旁边的向日葵,她有着文咏衫的听力和思维,她感觉到了葛雷的迫切,她希望能冲破这个魔法,可是根本无法冲破,她只能用力的摇晃着身子。

    葛雷注意到了摆在地上的向日葵,无风而摇曳着,看起来像是着了魔一般。

    葛雷不由自主的走过去,想要蹲下仔细观察。

    “你还没完没了了!”文咏妃说着故意一箭步挡在了向日葵面前,分散他的注意力又说道:“你凭什么说我故意的?就算我故意的那又怎么样,她现在已经是一个怪物,怪物你知道吗!”文咏妃越说越激动,把自己的手机亮了亮说道:“你难道没看到被大家传播的视频吗,视频里的文咏衫已经发疯了,她咬断了男孩的脖子,吸干了男孩的血,难道你还指望她能回心转意?笑话!”

    文咏妃的话让葛雷愣住了,他发现自己确实痴人说梦话了,居然期望一个能吸人血的人回心转意。

    “她是你妹妹,你难道就不想让她在过上正常的生活。”葛雷虽然这样说,不过却没有了底气。

    “我跟她从小就不对付,这个你是知道了,如今她变成了这样,我虽然说不上幸灾乐祸,但是对她也更失望透顶。”文咏妃叹口气说道:“她既然选择了做怪物,我们又怎么拉的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