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小电影
    文咏衫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躲避,她也很清楚自己没有了法力,而魔法杖也不过是一个吓唬人的把戏,根本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广场的大屏幕上,破天慌的放起了小电影。

    这个小电影正是由何玉佩扮演的,从一个清纯女生变成一个蓝色怪物的故事。

    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等到女主角完全变成蓝色怪物情节的时候,广场那么大的场地已经被堵的水泄不通。

    有的惋惜,有的骂骂咧咧,喧闹的声音和嘶吼声混到了一起。

    文咏衫此时躲在角落里饥渴难耐,她满脑子那些新鲜的血液。她听到了喧闹的声音,已经按耐不住,她迫切的想要得到血液。于是,慢慢的朝人群靠去。

    她已经无暇去看广场上放的是什么样的电影,她的眼睛盯上了一个男孩,她的鼻吸只闻到了诱人的味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广场上的大屏幕上面,都在看着屏幕上演的逼真的蓝色怪物,却没有人注意到身后真正的蓝色怪物正在一步步靠近。

    文咏衫凑近了小男孩,她蹲下了身子,手掐了过去。

    男孩被忽然袭击,反应过来想要大叫可是已经来不急了,嘴巴被一只蓝色的手掌给堵住了。

    “衫儿,我知道你没有安全感,你回来吧,我会保护你的!”

    文咏衫听到从半空中传来的声音,一震,抬头一看,电影里,一个酷似葛雷的男生正在表白。

    “衫儿,我们让不好的都过去吧,放下好吗,你相信我,一切都会变好的!”男主角对着悬崖喊叫着。

    文咏衫掐着小男孩的手放松了下来,她一边觉得这是葛雷骗自己的鬼话,一边又渴望葛雷能拉自己一把。她享受报复世界的感觉,可是,她又害怕自己这种享受的感觉。

    男孩的呼吸得到了缓解,并拼命的挣扎,这一挣扎让旁边的人尖叫起来。“蓝色怪物…她是她…她被唤回来了!”这个尖叫的人似乎还没有从电影里回过神来,以为这是电影里的男主角将蓝色怪物唤了回来。

    文咏衫被旁人的尖叫,也把一丝的人性给叫了回去,刚松开的手又掐了上去。

    只见男孩猛的挣扎两下,眼睛开始翻白。

    周围的人也都回过头来,见一男孩被挟持着立刻明白过来,大叫着“吸血了,这个怪物又要吸血了,快跑啊…”

    人做鸟惊散,广场顿时一片混乱,摔倒的身上被踩过了无数的脚,几乎就没有再爬起来过。

    当然也有胆子大的,或者被刚才电影里的情节所感动,并围住了文咏衫,想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衫儿小姐,你真的是衫儿小姐吗?”电影里女主角就叫衫儿!“你放轻松点,别紧张,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文咏衫听到有人叫自己衫儿,深有感触,眼神茫然的四处看看。

    这个壮着胆子,和文咏衫对话的心理学家,又试图的说道:“衫儿小姐,你放了小男孩吧,他是无辜的,放了他吧!”

    文咏衫抬头看着四下乱窜想要逃走哀嚎的人,她明白,自己就是一个别人眼中的恶魔,而这个假装镇定想要劝服自己的人,不过是一个想要证明自己的心理学家而已。

    “滚开!”文咏衫提着奄奄一息的男孩,在人群中寻找离开的方向,她要赶着回去享受新鲜的血液,她不能再等下去,她露出张狂的面目,似乎要把想要阻止他的人吃掉一样。

    心理学家后退了两步,旁边围观的人也跟着后退了两步。

    “衫儿小姐,你等等…”心理学家鼓足了勇气又试图阻止,指了指屏幕上深情的男主角的说道:“您要想想那个些爱您,关心您的人!”

    文咏衫看了眼电影屏幕,眼里闪过一丝焦虑,她犹豫了,然而对血液的渴望让她脑子里容不下任何必备心肠。

    心理学家看着这个蓝色的怪物,瞳孔放大,蓝色的眼睛用力的瞪着自己,张开的嘴像要撕咬过来一般。

    文咏衫手放开了掐着的男孩,另一只手拦腰将他抱着,空出的手将别在腰间的魔法杖取了下来。

    大着胆子将蓝色怪物围起来的人,一看并明白了过来。“怪物要做法了!”围着的人大叫一声,都预备拔腿就跑。

    “变,变,变苍蝇…”文咏衫将魔法杖对着围着的人指了一圈,话刚说完,围着的人包括心理学家都瞬间变了在空中飞行的苍蝇。

    刚才还嘈杂的广场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文咏衫和手上晕倒过去的男孩。而在这个时候,电影里恰好也正是蓝色怪物嘶吼的声音。

    文咏衫怔怔的看着,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如果可以重来…我知道一切都不可以重来,就算不能重来又怎么样?只要你的心还是你,我的心还是我,我们依然可以在一起,衫儿,我们把不开心的事情忘了,回来吧…”

    这是电影男主角深情款款的告白,文咏衫的脑子里居然浮现了自己曾经慢慢喜欢上的葛雷。那个,黝黑皮肤,看着土气,带着小坏的男生。

    曾经的喜欢拨动心弦的感觉,让内心不禁颤抖着。

    而在这个时候,电影里居然插播了一条广告,这一条广告将进行反省的文咏衫又拉回到了现实。

    电影就是电影,它故意让情感的噱头来吸引大家。文咏衫猜到了,这场电影的制作者正式文氏集团。

    文咏衫嘶吼一声,将魔法杖对着屏幕大叫一声道:“变石头!”

    只见刚才还在播放电影的屏幕,瞬间化成了一块大的石板,挂在了墙壁上。

    男孩缓缓睁开了眼睛,气息微弱的看了眼这个挟持自己的蓝怪物,无助而恐惧。

    文咏衫对血液的渴望已经刻不容缓,她无视了男孩的祈求,张嘴并咬了过去。

    男孩的脖子被咬断了,鲜血流进了文咏衫的嘴里,弱小的躯体很快干枯了一般。

    远处寻来的父母哭天喊地,文咏衫将手中的魔法杖再一挥,半空中又多了两只苍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