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不甘宿命
    瞎子的看起来似乎挺靠谱,这让何士东又欣喜若狂,献殷勤的将瞎子扶回了座位。

    “大师,那您倒是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为什么白画会有法术?”何士东忍不住接二连三的问着问题,又道:“她是怎么穿越过来的?为什么会有这么不科学的事情发生!”

    瞎子清了清嗓子,又摸了摸才长出来几根的胡子说道:“时间的变化,环境的变化,不过是大家活在不同的空间里。所以,关于穿越也就好解释了,很有可能是发生了错乱,所以将她带到了这个空间,不过会法力一事就不好解释了。”

    何士东恳请道:“大师,您得再算算这是怎么回事,只有知道了为什么会有法力,才能攻破她的法力!”

    瞎子也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沉思了好一会说道:“以往倒是有很多传说,传说有一些仙家宝贝落入了凡间,这些宝贝甚至可以让人修炼成仙,自然也就能法力。”

    “比如黑玫瑰?”何士东像是开了窍问答。

    一听到黑玫瑰瞎子的眼白左右转了转说道:“你居然听说过黑玫瑰?你说的不错,这些仙家宝贝包括黑玫瑰,他们都有让人能够修炼法力的功能,不过,我瞎子活了半辈子也没听说有人见过!”

    “您等等!”何士东起身,进了卧室,没一会拿出了一个小盒子出来,放到瞎子面前,说道:“你看!”

    说完才发现面前是个瞎子,不过,瞎子觉出了面前放着东西,伸手摸了摸,又爱不释手一般,拿着不放。

    何士东正想解释面前放着的并非真的黑石,结果瞎子先开了口说道:“这虽然是赝品,不过,就算是赝品也是难得一见!”瞎子总算收回了手,说道:“既然世间出现了赝品,那么就一定有一个真的黑石!”瞎子话锋一转,问道:“何局,你已经知道黑石在哪里?”

    瞎子似乎更关心黑石,而对于何士东来说,他现在想要知道的是如何能破解白画的法力,把从她那里低下的头再抬起来。

    “你是说白画的法力有可能是从黑石那里修炼而来?”何士东说着也拿起黑石看了看,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真实的黑石,不过心里想着就算是真实的黑石也不过是几块石头而已,普通人的脑洞确实也没办法想明白,就这样的石头如何发出巨大的能量,让人修炼出法力。

    瞎子又是一阵摇头晃脑,说道:“传说黑被何家盗得!”说完一愣,头停下拉摇摆,似乎在看何士东一般,说道:“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何局您也姓何,而这黑石说不定就是您祖上留下的宝物!”

    何士东听的目瞪口呆,又联想到儿子的日记,其中提到有人告诉了他有关黑石的一切。这样联想起来,那么,那个告诉儿子有关黑石的事情岂不是自己的祖先,而自己的儿子就是那个经过千百轮回被选出的传承人!

    想起自己的儿子,何士攥紧拳头,虽然将葛步平当做是让儿子堕落的源头,报了仇,可是心里依然悲痛不已。

    “我一定会找出真的黑石!”何士东将儿子的传承,当做是自己毕生要做的事情。

    瞎子露出一张意味深长的脸,欲说不说的样子,让何士东看出了端倪,说道:“大师,您有什么想要说的就说吧,我洗耳恭听!”

    瞎子自然算出了何士东的自负,再加上传说中黑石的由来,提醒道:“如果按照黑石由来的说法,那么黑石虽然是到了何家,不过由来不正,而且您的祖先是乎心有不甘才会几世轮回将记忆传给了令公子,从令公子过世的这一点上看,更加认证了我的说法,黑石应该是另有去处。”

    瞎子的说法,儿子的去世这是宿命,换句话说,那就是命里该他死。

    这话捅了娄子,何士东别的事情或许该可以忍耐,不过要说自己的儿子该死,那就是戳自己的心窝子。

    何士东毫不犹豫,瞎子没有任何防备,被何士东掐住了脖子。

    “你不要以为我敬你一句大师,你就真成了大师,我告诉你,我要让你这瞎子变成死瞎子!”何士东说着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瞎子只觉得被掐的莫名其妙,连想要问一句也问不出来!

    “我儿子才不会该死,该死的是你这些自以为是,以为能掌握别人命运的人!”何士东爆发了,说着面目狰狞,掐着脖子的手爆出了青筋。

    瞎子明白过来,不过因为止住了呼吸,脑子开始缺氧一般变得混混沌沌。就在挣扎之时,感觉到了手上握着的竹竿子,不加思索拿起来就往何士东脑袋上敲去。

    只见何士东脑袋上立刻破了一道口子,鲜血流了下来,而竹竿子像破竹一样从中间裂开两半掉到了地上,露出了中间的玉石。

    原来瞎子的竹竿子根本就不是简单的竹竿子,而是中间用玉石筑成的。若不是被打破竹竿,看瞎子提着竹竿子轻盈的样子,也是万万没有人会想到。

    何士东的脑袋破了口子,血滴到了手背上,顿时也感觉到了一阵眩晕,力也不从心,手不自觉的放松了。

    瞎子感觉到了脖子上的气管得到了些许的呼吸,在得到了一丝氧气之后,立刻用力推向何士东。

    何士东的手被推开了,人也往后仰去。

    瞎子长吁一口气,很快又恢复了元气,用玉竿子敲打着倒在地上的何士东,嘴里骂道:“就你这不知好歹的样子,还想得到黑石,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心不正,念不正,迟早也没有好下场。”

    何士东被瞎子的玉竿子敲打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地板上印出了一大块斑驳的血迹。

    “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这瞎子!”何士东一边护着头,一边憎恨的骂着:“以后你喝水吃饭担心点,小心我找人给你下毒,我告诉你…”

    何士东话还没有说完,又挨了一玉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