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旧时已去
    城市一片大乱,所有人都诚惶诚恐,而文咏妃暗自得意,似乎自己又打赢了胜仗一样。

    何玉佩看了文咏妃给她的剧本,对于她一个从千年穿越过来的人来说,特别能理解忽然变化的感觉,因此演戏的过程特别认真。

    无意中,看到了文咏衫走在街上,后面跟着一大群苍蝇的视频,再看她手上拿着的魔法杖,顿时明白过来。

    周年见何玉佩若有所思,打趣道:“何大小姐,你是又有什么赔本的要求吗!”

    何玉佩无心玩笑,不敢相信的自言自语的问道:“她手上拿的是什么?难道真的是…”

    这眉头一皱,一副担心的样子,让周年更是不解,手掌在她面前晃了晃,见还是没有引起注意,并随着何玉佩的目光看去,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是说这个怪物?”周年并没有认出文咏衫,指了指电视上播放的视频,说道:“这个怪物真是个变态,把人变成苍蝇,你看她手上的兵器也怪模怪样的!”

    何玉佩每天被周年接送拍戏,上通告,可是却很少关注新媒体,也就基本不看手机。当得知文咏妃请人拍一个类似的小电影之后,觉得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唤醒方式,所以才会想要参与。

    当然,不光是想通过自己的诠释,可以让文咏衫从自己的错误中觉悟过来,不再四下祸害人,也希望能够让文咏衫将自己的法力再还回来,这样也就不怕再生事端。

    可是通过刚才的视频,何玉佩看到了千年前被祖先尘封起来的魔法杖。

    说起魔法杖还有一个故事。

    原来,这枚魔法杖也是何家盗得的宝物,何家祖先得知魔法杖能让一切变化多端又没有伤害之后,于是想方设法进了皇宫。在进到皇宫之后,并且很快得到皇上的赏识,成为了皇上的首席戏法师,可谓是风光无限。

    皇上迷恋在这戏法当中,每日花大量的时间看变戏法,这让朝中大臣十分不满,相继有人向皇上进言,希望皇上能够处死何家祖先。

    皇上迫于百官压力,并答应,可是暗地里却从何家祖先那里弄明白了戏法的来源,于是决定将魔法杖霸占,这样既自己能变戏法,又能处死何家祖先给大臣们一个交代。

    何家祖先得知了皇上的意图,于是连夜潜逃出宫,将魔法杖尘封了起来,而自己再也没有在皇城里面露过面。

    何玉佩只听说过魔法杖被尘封在地下沙漠,可是却从来都没有见过,没想到却被文咏衫给找了出来!

    何玉佩当然也听说过,魔法杖只是障眼法而已,对他人造成不了实际性的伤害,不过,如果一直这样胡乱使用魔法杖,只怕会让人们产生混乱,长此以往世间只会大乱。

    何玉佩虽然是千年之前的女子,不过,已经苏醒到了现代,那么也算是现代人,对于这个空间所受到的威胁,也有了自然的责任!

    “你手机上能看到她现在在哪里吗?”何玉佩看着周年恳请的说道:“你能帮我找到她吗!”

    “找她?这个怪物吗!”周年指着电视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又说道:“别人躲都躲不过来,你还要去找她?你没发烧吧!”

    周年说着伸手想要试探何玉佩的脑袋,被躲了过去!

    “你帮不帮我?”何玉佩的语气不像是撒娇,可是对周年却很有杀伤力。

    “这…”周年为难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说道:“这手机可不能全球监控,我这也没办法一下子帮你把怪物给锁定位置啊,我想帮只怕也是帮不了!”

    何玉佩倒是相信周年不敢欺骗自己,又问道:“文总呢?你总该知道她在哪里吧!”

    周年支支吾吾,眼神也显得不怎么自然,好一会才说道:“你问她做什么?”

    见何玉佩一副一定要知道的样子又说道:“文总可是出了名的厉害,我看你还是少招惹她!”

    周年刚说完,文咏妃并从外面走了进来,假装一边参观休息室,一边随口说道:“看来女人太厉害了也不好,反而遭人嫌弃!”文咏妃说着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周年。

    周年显得有些尴尬,开始站立不安,脚尖不自觉的朝门外的方向,似乎在随时准备逃跑。

    “你还好吧!”周年礼貌性的问道,不过语气听起来似乎很熟悉的样子。

    “托你的福,我很好!”文咏妃半仰着头,很是傲气。眼神游离的打量了周年,毫不客气的说道:“看来你现在也是全靠这位何玉佩小姐给撑着了!”

    何玉佩脑子里一直想着的都是如何制止文咏衫进一步作乱,所以对于两人的火药味并没有闻出来,反而说道:“文总,我想和你借一步说话!”

    文咏妃以为这个新演员你是为了周年的事才想和自己聊聊,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周年,说道:“何玉佩小姐,随你!”

    何玉佩这才发现其实也根本没地方可借,于是说道:“我请你吃饭,我们去外面去再聊吧!”

    文咏妃打心眼里,也是看不起这些只会演戏的人,说到底也就是戏子。于是不屑道:“你也不用这么神神秘秘,你如果想说问我和周年的事情,大可大大方方的问,我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文咏妃的话让何玉佩措手不及,她原本就没有想到她和周年有什么的可问的,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明白过来。不由看向周年,像是在说:我看你怎么说!

    周年尴尬的笑笑,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吧!”

    “没什么好说?”文咏妃狠狠地瞪了周年一眼,又看了看何玉佩说道:“旧的已去,新的又来,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何玉佩像是被人联合耍了一道一样,心里憋的难受,也不由狠狠地瞪了周年一眼,说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先出去!”

    周年看着这两个不是善茬的女生,又不敢不退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