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再迟一步
    普通人看到苍蝇忽然变回人形的视频,在第一时间内都没有太大的激动,都只当这是一个使用过特效的视频,或者说又是哪部电影用这种吸引眼球的方式去宣传。

    然而,那些经历了从苍蝇再变回人形的人,都惊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看自己完好无缺,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恐惧心里了。小孩们甚至欢呼着,以为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游戏体验。

    而文咏衫在这些魔法都变回原型之前,并开始寻找可以栖身的地方!她知道,文府必定是大家都会去寻找自己的地方,所以定不能藏在文府里。

    不过,出于心里无所依靠,而家是唯一的召唤,这让文咏衫还是走近了文府。

    文府冷冷清清,看起来已经物是人非,完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让自己充满温暖的摇篮。

    文咏衫上了阁楼,走到了自己卧房,曾经这里所熟悉的一切,如今似乎变成了两个世界里的事情!

    文咏衫心里的恐惧大过了对之前所有美好的眷恋,她害怕,打心眼里害怕离开世界那种恐惧。

    倚靠在床上,闭上眼睛,企图让自己放松心境,而自己也确实放松了,不一会并迷糊的睡着,只是很快并惊醒过来。

    在梦境里,那个许久不曾出现的女生有出现了!

    她在挣扎着,在快死亡的边缘想要大叫,可是怎么也叫不出声,她感受到了自己的血液一点点,一点点变成了流失。

    这种感受,就是感同身受,文咏衫只觉得自己要窒息一般,尖叫着大口喘着粗气。眼前如同有一双粗糙的手,不停地在自己面前闪动,而这双粗糙的手看起来是那么的熟悉!爷爷,或者云姨!

    文咏衫无法原谅那个让自己死过一次的人,而这种感受,让她心里的怒火再次燃烧!

    她必须报仇,如果文老爷是被冤枉的,那么剩下的可能就是云姨。

    想起云姨,文咏衫并下了楼,进了云姨的房间。推开了冰柜,看着这个通往云姨心里美好向往的地方,心里明白,云姨就是那个为了爷爷可以不顾一切,什么都能去做的人。

    文咏衫从地洞口走了过去,进了竹林里的新房,或者,在没有报仇,在没有得到全部黑石的时候,这个地方或者是一个不错的庇护所。

    文咏衫将云姨和文老爷合起来的照片重重的扣在了书桌上,镜框顿时烂成很多块碎片,花了照片上的容颜。

    文咏衫盯着破碎的相框恨恨地说:“云姨,如果让我证实了一切与你有关,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屋外寒风阵阵,可以听到竹叶哗哗的声音,让人显得更加凄凉,仿佛身边尽剩下这些无言剩有言的大自然。

    葛雷追寻到了戴冠龙小院,推门进去,看到房间里一片狼藉,而房间中间摆放着一人高大的木头雕像。

    葛雷绕着木头雕像看了一圈,有些怀疑这又是一个被变化的幻术。

    果然,木头忽然开始松动,很快又成一阵雾一般,一化身变成了戴冠龙。

    戴冠龙听到有脚步声走近自己,正紧张是不是蓝色怪物又反了回来,然而,忽然自己能够活动了,而且没有任何的缺失,这让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等笑了一会,发现葛雷站在自己身边,这才收住了笑。“你来了?”戴冠龙一副迟早总要算清楚账的样子。

    “我是来了!”葛雷又追问道:“是不是被人变身成了木块?”

    “被人?”戴冠龙只觉好笑,说道:“那就是一个怪物,那个怪物竟然想要黑石,做梦!”

    葛雷脱口而出说道:“她不是怪物!”

    戴冠龙一副取笑的口气说道:“你这通缉犯不会把那个怪物真的当成了一个大美女吧!”

    “通缉犯?别人不知道真相,难道你还不知道真相?”葛雷有些愤然,道:“你说这种话的时候,你对不得起思林吗!”

    说起戴思林,戴冠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他自己的孙女又怎么会被自己误杀。“也让你替思林偿命!”

    葛雷听后很是失望,道:“思林用她的死去替你减轻罪孽,而你却死性不改,竟然还不知道自己痴迷不悟!”

    “我痴迷不悟?”戴冠龙冷笑道:“难道你不是为了黑石?”

    葛雷哑口无言,自己确实何尝不是为了黑石,只有凑齐黑石才能修炼拥有法力,这样才能赢了从小就练少年拳的何士东,才能替师傅报仇。

    “我有不一样!”葛雷只能用这样的几个字话来反击。

    “不一样?”戴冠龙又哈哈大笑,不过,却也没有再继续争论下去,一抬手,运了法力将朝葛雷打去。

    葛雷躲闪过去,说道:“我今天来不是来拿你的黑石,我只问你,她去哪里了?”

    葛雷竟然对黑石暂且都失去了兴趣,一时没明白过来,又问道:“她是谁?”

    葛雷怒视不语。

    戴冠龙并又说道:“你说那个吧我变成木头人的怪物?不知道!”戴冠龙说完又运了法力,朝葛雷击去。“既然今天你来了,我们就来做个了结!”

    葛雷无心恋战,他只希望能够快点找到文咏衫,避免更多的闹剧上场。

    “我没空!”葛雷朝戴冠龙打去很多银针,又将提醒道:“你还是小心点,别丧了命白费了戴思林的一番好意!”

    “你一个通缉犯提醒我小心点?这也太搞笑了!”戴冠龙说着,准备再运法力和葛雷对决。

    然而葛雷又射出许多银针,并且退出了院子,一溜烟并离开了!

    戴冠龙之觉得奇怪,按理来说,葛雷也不至于害怕自己害怕的逃跑。

    葛雷离开自然不是逃跑,他不过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他需要尽快找到文咏衫,只有找到文咏衫才有可能终止一切荒唐的事情。

    葛雷站在街上看着人来人往,三两个人似乎在津津有味的讨论大变苍蝇的事情,顿时只觉得头昏眼花,似乎就要晕倒了一般。葛雷用力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好一会才缓过了劲。

    人们只在热闹中,却不知热闹中的危险,这让葛雷忧心忡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