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利益权衡
    文咏妃听出了熟悉的声音,再仔细一看才算认出了葛雷,或者出于曾经年少相处过几年的份上,于是起身,将门关了起来。

    “你疯了吗,现在满城都在通缉你,你就不怕被认出来?竟然还敢大摇大摆的来我办公室!”文咏妃说着,又朝窗户外面看了看。

    葛雷对文咏妃的好印象也几乎全部破灭,嘲讽的说道:“文姐的手脚那么利索,不会是怕有人从外面认出我来,影响你的暴利吧!”

    文咏妃从一开始还真没有这么想过,不过被葛雷一说,虽有嘲讽的意思,不过想着却很有道理。这要是万一让别人发现自己竟然和通缉犯有来往,那岂不是给文氏集团蒙上了一层说不清楚的雾霾。

    文咏妃也就不再客气,说道:“你来有什么事,直说!”

    葛雷见故意使坏说道:“你就不怕我这变态杀人凶手把你也给杀了?”

    文咏妃虽然和葛雷的交集没有多少,不过凭她的直觉,她相信真凶不会是他!

    “你这小子杀人的胆子大概还没有长出来吧!”文咏妃又说道:“不过,如今的社会就是这样,一切都有舆论导向,就算真凶不是你,恐怕我也招惹不起!”

    葛雷听了文咏妃的话百感交集,虽然自己像只臭苍蝇,没人愿意主动来往,不过,能被信任,也算是一件挺感动的事情。

    “你说的对!”葛雷顺着又道:“所以你才会擅长利用舆论,而且让舆论成为你赚钱的工具,甚至不惜将亲妹妹的伤口揭开给大家看!”

    “你是什么意思!”文咏妃有些心虚,眼神也有些闪躲。

    葛雷痛心的说道:“咏衫是你的妹妹,她如今正遭受着病魔的痛苦,变成了大家眼中的蓝色怪物,而你却将她的痛苦变成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变成孩子手中可以随意揉捏的玩偶!”

    文咏妃喜欢从商,也擅长抓住商机,对于她来说,商人眼睛里看到的就是最大化的利润,而不是最大化的痛苦。

    文咏妃反驳道:“你这么说又有什么道理?即使我不利用这一点为文氏集团谋取利润,文咏衫的痛苦不会增加一点,也不会减少一点,唯一减少的只是文氏集团的利润。”

    ”奸炸的商人!”葛雷说着,不免嗤之以鼻。“我希望你念在姐妹一场的份上,不要再大肆渲染和文咏衫有关的事情,她需要时间,我们作为她最亲近的人要给她一个安静的空间,否则,只怕她真的就变成了一个无法再恢复正常的怪物。”

    文咏妃想着文咏衫变成怪物那副恐怖的样子,不寒而栗,说道:“她本来就变成了怪物,她就是一个怪物,又还怎么恢复?我只希望她能安静的过来自己怪物的生活,而不要来闹事!再说了,我把蓝色怪物的主题,推向了全世界,而且是用一种善良的态度让她和人们接触,这样,即使有一天她出现在公众面前也不会引起恐慌,大家只会用一种好奇和惊喜的态度来接纳她!”

    文咏妃的说法,把她自己都差点折服了。

    将蓝怪物的形象塑造成一个和蔼可亲的形象,听起来确实不是对文咏衫的伤害。

    葛雷对这样的说法并不接受,说道:“你这是自以为是,如此,如果让不明真相的百姓和文咏衫接触,那岂不是害了百姓!”

    文咏衫一听不乐意了,拍了桌子道:“小雷,你这是什么意思?替文咏衫着想也不是,替百姓这想也不是,你是不是就是想来找茬?”

    “我哪里敢找茬!”葛雷盯着文咏妃说道:“文姐,我只是来提醒你赚钱可以,但是不要太过分了!”

    文咏妃没好气道:“还轮不到你来教我怎么赚钱,你当支撑一个集团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我自有我的打算,你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就赶快给我离开!”

    葛雷来势汹汹,然而自己在暗,别人在明的情况下,自己的话说了也等于白说,根本就没有办法让文咏妃放弃以蓝怪物为主题的项目。

    “你也说了,舆论导向,即使我不是真的凶手,可是在大家眼里我已经成了凶手,既然已经成了凶手,也就没有什么好畏惧的了,哪怕真的杀上一个人我想,也就那么大点的事!”葛雷说着凑近了文咏妃。

    连一个和自己从小长到大的人,有一天突然可以变成一个怪物,飞向天边,那么又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即使葛雷阵的性情大变,给自己来了一个痛快,恐怕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

    文咏妃有些害怕了,后退了两步,身子砰的一身撞到了后面的铁柜上。

    葛雷瞄了眼铁柜说提醒道:“你放蜂蜜的的罐子被你撞倒了!”

    葛雷说完,文咏妃不禁回头盯着柜子看了看,正想打开,却自己看到蜂蜜从铁柜子的细缝里流了出来,拉成一条长线,掉到了地面。

    文咏妃惊恐的看着葛雷,特别再配上这身装束,让她觉得万分陌生。

    “你怎么会知道!”文咏妃又说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戏法,你是不是也会什么妖术?”

    葛雷故意让文咏妃感觉出神秘的恐惧,又高深莫测的说道:“世间万物皆有可能,只要想做的,就没有什么做不了的,所以你该相信!”

    文咏妃惊的张大嘴巴,也不像刚才那么趾高气扬。

    葛雷紧追着问道:“你已经想好了怎么撤销和文咏衫有关的项目了吗!”

    一切为了利益,即使刀架刀了脖子上,也不会轻易的低头,这是文咏妃处事一直以来的原则。

    既然文案定下来,更何况有些项目已经开始了赚钱,又怎么可能说收手,就能收手。

    文咏妃脑子一转,说道:“小雷,文姐不是不愿意撤销,而是已经开始根本就撤销不回,打个最简单的比方,那些卖出去的玩偶怎么可能都能招收回来!这样的一个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如果强行从别人心里扣出来只怕适得其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