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感情决裂
    文咏衫几次三番和百画大打出手,却没料到,黑石竟然会在葛雷身上,这实在太过可笑。就在刚才,自己甚至被葛雷的一番话感动的热泪盈眶,到头来,不过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葛雷见文咏衫行色大变,又连忙道歉道:“我不是有意要隐瞒你!”可是话一说出口,又想到自己的黑石被她骗走的这一回事,说道:“我都没有计较你偷天换日的将我的黑是拿走,你为什么却还要生气?”

    “你终于把你心里的话说出来了,你就是记恨我拿走了你的黑石是吗,何必刚才还一副假惺惺的样子,不要以为我被你的两句好话就会放弃我现在的法力,我宁愿做一个法力无边无人能敌的怪物!”文咏衫说着忽然大笑,笑声尖锐而刺耳,又一个转身飞了出去,立在两米高的石柱上。

    “咏衫,你醒醒,不要再做那些法力无边的大梦了,有所得就有所失去,你不要忘记了,我们只是凡人,平凡人的生活才是我们的生存之道。”葛雷看着面目狰狞的文咏衫,竟然有着从未有过的陌生感。

    “我若平凡老天又怎么会让我传承了家族的血液病?我从小就得小心翼翼,害怕随时病发,爷爷为了让我可以多长命一些竟然将我许给一个比我大↑很多的老男人!”文咏衫一掌法力劈像沙地,顿时激起了一片沙石。

    “你若再这么固执下去,只怕再也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了!”葛雷说着走近文咏衫,站在石柱下面仰视着文咏衫,说道:“你如果遇到了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我一定会用尽全力的帮助你!”

    “少来这套!”文咏衫说着,手一伸,嘴里吐出一个“收”字,只见四块黑石如同叠罗汉一样,叠到了她的手掌之上。

    “你想做什么?”葛雷见文咏衫收走了所有的黑石,上前一步,恨不得将文咏衫拉了下来。

    “你看看你,你着急了吧!”文咏衫嘲笑的说道:“我们其实都一样,都想得到黑石,都想要得到黑玫瑰的修炼,你就不要再装清高了!”

    “我们不一样…”葛雷想要解释自己不过是为了替师傅报仇,所以才需要修炼法力,让自己可以亲自碎尸万段何士东。可是,话还未解释,并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些牵强,说到底还是为了得到黑石凑成黑玫瑰修炼。

    “怎么不说了?我倒很想听听你到底哪里不一样!”文咏衫故意挑衅的说着。

    葛雷脸色憋的通红,他明白,自己所说的不一样不过是自以为是的不一样。“听说你得到何玉佩的法力之后并不能完全的运用,既然这样,你就应该收手,好好调理体内的真气,而不是再增加外在的法力,否则你的魔性只会控制你整个人,让你变得更加荒唐。

    “魔性?”文咏衫故意说道:“你是说现在的我吗,我就算只剩下了魔性也不关你事,起码比活虚伪你好的多!”

    葛雷见劝不住文咏衫收手,那么唯一能阻止文咏衫继续肆意妄为修炼的方式就是拿回黑石。

    “你不要怪我不念旧情!”葛雷说着甩出银针准备打向文咏衫的手,以为能中了文咏衫的手指,让她不自觉的将黑石放下。

    哪知文咏衫手一变动,黑石窜跳一下,银针射向了黑石,顿时激起了火花,让银针瞬间化成了灰烬。

    “你想要黑石?做梦!”文咏衫将黑石收进自己斜包里,又说道:“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狂妄自大的圣医,能从我这里拿走黑石吗!”

    葛雷并不想和文咏衫有正面的冲突,更加没想过有一天为了黑石,两人要闹到对立的局面。

    “我们可以一起修炼不是吗?”葛雷试图说服文咏衫。“为什么一定要争个你死我活,难道我们就不能和平共处?更何况我们很快就要成为夫妻!”

    “谁要和你成为夫妻!”文咏衫冷笑一声说道:“不要以为谁稀罕和你成为夫妻,我根本就不在意!如今我只差戴冠龙手中的一块黑石并能修炼成为天下无敌。”

    “有我在,就不可能让你肆意妄为!”葛雷语气也变的强硬的说道:“你不满逼我对你出手,总之,我不想让爷爷在九泉之下伤心。”

    “打不过就说,不要把爷爷给搬出来!”文咏衫又说道:“你动不动就拿爷爷说事,才是对他最大的伤害!”

    “你变得不可理喻!”葛雷不忍心的说道。“爷爷平日那么疼爱你,你怎么忍心变成这样!”

    “爷爷疼我不假,不过,爷爷更希望的是我过的快乐!”文咏衫一掌打向葛雷说道:“我能得到黑玫瑰就是我的快乐,是你要跟我作对,而不是我要伤爷爷的心!”

    葛雷见文咏衫对自己功击,身子一闪,从口袋里射出的银针如同一道闪电一般,齐齐的射向石柱,不多一会,只听到轰隆的一声,石柱忽然倒了下去,碎成很多小石块倒在沙堆里,瞬间空间都变成了灰色,眼前被蒙上了一层灰尘。

    葛雷感觉到一个绿色的影子朝远处而去,光亮也随着绿点一点点消失。

    “咏衫,你如果再消失,只怕真的再也变不回原来的样子了!”葛雷大叫道。

    “我这样挺好…你还是好好保你自己的命吧!”文咏衫的声音消失在远处。

    因为大声的说话,被细尘呛的一阵咳嗽,因此也并未细想文咏衫的话。葛雷掏出了手机,打开手电筒一照…眼前渐渐清晰起来,可是却不见了文咏衫的踪影。

    文咏衫顺走了白画赠给葛雷的黑石,她不想再过多纠缠,她一心想要拿回最后一块黑石,希望得到黑玫瑰,能一心修炼成世界无敌之人。等到自己变得无敌,又何必有谁还敢嘲笑自己的不一样!文咏衫想好了,如果到时候还有人再把自己当做怪物,那么就给他最严厉的惩罚。

    文咏衫拿着四块黑石在地下沙漠里随意穿行,她希望在这个神奇的地方得到庇护,让自己可以定住体内的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