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把控
    葛雷因为被当做是重大嫌疑人,自然也就被特殊对待,还在警察局就被安排隔着玻璃接见文咏衫。

    文咏衫的两行眼泪让葛雷心情复杂,他不想让未婚妻为自己难过,可是也难过自己的未婚妻对自己的不信任。

    葛雷拿起电话,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刘警官,请求的说道:“你相信我!”

    文咏衫发呆一般竖的看着葛雷,眼神里露出惊恐的表情。

    “你和她一直不清不楚,你们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文咏衫情绪激动的说道:“你为什么要杀人,如果是因为怕我发现,你大可不必这样,你怎么能那么傻!”

    文咏衫的话句句都在指责自己成了杀人凶手,法律程序上也根本还给有给自己定罪,可是自己的未婚妻就给自己定了罪!

    葛雷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连自己的未婚妻对自己杀人的嫌疑都深信不疑,可见,现在唯一吧办法就是想办法离开。

    “咏衫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葛雷尽量保持情绪平静的说道:“这件事情一定有蹊跷,你要相信我!”葛雷趁刘警官左右观看的时候,轻声说道:“我要离开,你去找白姐姐,她一定会有办法。”

    文咏衫茫然的看着葛雷,大概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想要逃走。

    文咏衫当初趁机出了医院,将戴思林附近的邻居都买通了过来,让他们指证葛雷常出入戴思林的落院,而且案发前听到两人大吵的声音。之后,文咏衫又在案发地放了一把沾血的锤子,锤子有文咏衫转移过来的,葛雷的手印。

    的本意就是讲葛雷困在牢狱之中,然后再和白画大战几个回合夺回黑石。

    然而葛雷想要让白画用法力将他救出来,这岂不是让她的计划落空,当然也就不会让他轻易的离开警局,

    文咏衫点头算是答应着,不过,心里可并未答应,想着先忽悠着,实在忽悠不过去了就和他摊牌,反正以自己的法力也根本用不着怕。

    刘警官在旁边没有听到葛雷大声说话的声音,并吼道:“够了,把电话给我挂了!”

    葛雷并没有理会,对文咏衫再三叮嘱道:“你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了吗?你要相信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文咏衫对于事情是怎么样的一清二楚,不过却假装好像若有所懂的样子。

    就警官伸手想要夺走电话,葛雷把电话移到了一边,说道:“刘警官,我现在还没被定罪你就用对待犯人的方式对待我,小心我去投诉你!”

    刘警官自认为抓到了凶手,早已经忘乎所以,一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样子说道:“你想投诉就投诉吧,不过,我看你也是没什么几乎去投诉了,我会马上申请走法律程序,让你得到应有

    的惩罚。”

    “惩罚?”葛雷用力的挂了电话,起身,呸的一声。

    当然这样迎来了刘警官的拳头。

    葛雷鼻青脸肿坐回了询问室,心里又把这段时间从头到尾回想了一遍,一一排除的想着是谁想要陷害自己。可是,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静静等着文咏衫将白画唤来用法力将自己救出去。

    可是,文咏衫却不是这样想的。

    文咏衫确实来到了随心茶庄,不过已然是一副想要决一死战的样子。

    “你们都给我出去!”文咏衫一进茶厅,还未见到白画并大声道。

    那些茶客抬头看了眼文咏衫,大概觉得只是谁家女朋友发脾气而已,认出来这是文二小姐的,也只是冷眼看着,毕竟这如今也只是一个光有空架子的文二小姐。

    文咏衫见大家不为所动,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用力的摔在地上。瞬间,破碎的玻璃,茶水,茶叶四下溅射。

    茶客被文咏衫的这一动作惊呆了,纷纷左右看看。

    服务人员对文二小姐熟悉,原本听她让大家出去,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见这一动作,这才反应过来,上前拦住了文咏衫劝道:“你别这样,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文咏衫酝酿了许久要得到黑石,自然也就不打算再顾全表面功夫和这座茶庄。

    “你走开!”文咏衫说话的声音像是从腹部发出来的一样,沉闷而不带感情。

    白画听到了动静,这才从房间里出来,一见这情形,担心服务人员受到牵连,这才呵斥道:“你下去,没你的事!”

    服务人员一脸的委屈,这才让到了一边。

    白画走近文咏衫轻声说道:“如果你是来找我拿黑石的,我希望你换一个地方!”

    文咏衫冷笑一声,又环视了一眼茶亭冷冷的说道:“难道你又想要拿我爷爷来压我?”见白画不出声又道:“我爷爷已经离世,就算没有离世,我想他也不能阻止我要得到的东西,如果你觉得毁了茶庄很可惜,那么你现在就老老实实的把黑石给我交出来!”

    白画一看这情形,这文咏衫对于黑石已经有了势在必得的架势,看来总要了解这件事情!

    白画转身上了舞台,拿起话筒对台下的茶客说道:“今日对不住大家了,因为有点私事需要处理,请大家现在离开,茶钱算我的,谢谢!”

    茶客们摸不清楚状况,又都看看文咏衫,见她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令人不寒而栗也都坐立不住。茶客们把手上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并往外面走去。

    服务人员走到白画身边,轻声说道:“白经理我们生意才好转…”

    白画当然知道服务人员想要说什么,制止她继续说下去,道:“你们也离开!”

    服务人员显得很茫然,站立不动。

    白画又严厉的重复一遍说道:“你们都给我下去!”

    服务人员被白画给震慑到了,这才一一往外面走去,看了看文咏衫的模样不由自主朝白画说道:“白经理小心!见文咏衫投过来的目光,也不敢再多一言。

    才不过一会时间,茶厅里已经被白画给清了场,像是也做好了和文咏衫来一次彻底的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