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询问
    刘警官用警示灯照着葛雷,一次次咆哮着让他交代杀人的经过,甚至恨不得掐住他的喉咙让他从实招来。只要有他招了,并证明自己不是无能的警官。

    相对于刘警官的激动,葛雷刘显得平静了很多,只看着这个有些笨拙的警官,口沫横飞的样子。也正是这口沫横飞,青筋暴起的样子,让葛雷一点也看不到就警官栽赃自己的心虚。

    葛雷疑心的问道:“你们到底有什么证据?”

    刘警官快失去了耐心,一拳头打在桌子上,说道:“我有什么证据你不要管,总之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机会,你要是交代了,我还能让你少受点苦,否则,你要是再跟我玩心眼,我让你今后在牢狱里的日子不好过。”

    葛雷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刘警官不是有意要冤枉自己,那么这期间到底是因为什么证据让自己成为杀人嫌疑人。葛雷前后又回想了一番葛戴思林见面的前前后后,在这个过程里,自己根本不是凶手,也没有什么可以误会让自己成为嫌疑人。因此,如果真的有证据,那只能说是有人故意制造的假证据。

    那这个人会是谁呢?这也是葛雷想不通的地方。

    “证据是哪里来的?”葛雷问道。

    刘警官急的在询问室里走来走去,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说道:“你问我证据是哪里来的?难道你想报复给我们提供证据的证人?”刘警官手指磕着桌子又说道:“我告诉你,证据你是毁不掉的了,证人你也不可能再碰到,总之你就等着直接进牢房!”刘警官又恐吓的凑近葛雷小声而有力的说道:“你就等着上断头台吧!”

    葛雷算是彻底明白了,这就是有人想要让自己永无翻身之地,或者说,想要用这种正义的名义要了自己的命。

    “是何士东?”葛雷见刘警官不出声,再次问道:“是何士东!”

    刘警官担心证人的安全,自然不会随意透露证人的名字,只道:“你自己做过的事情你难道不知道?总之我告诉你,不要再想什么歪心思,迁怒别人,你不过是受到因有的惩罚!”

    刘警官想着这段时间被眼前的“杀手”耍的团团转,气就不打一处来,又用脚踹了踹桌子说道:“亏我相信你被人追杀,原来都是你自己在演戏!你倒是说说,你到底杀了多少人?”

    葛雷知道再怎么解释也是徒劳,很显然,如果自己一直在这里戴下去,很有可能自己就真的成了百口莫辩的杀人凶手。

    在这样的形式里看来,只有离开,找出是被谁冤枉,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清白。而能够帮助自己离开的人,只有白画!葛雷想着,如论如何都得让白画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让她能前来使用法力,将自己解救出来。

    “我能见见我身边的人吗?”葛雷请求的问道。

    刘警官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不可以!”

    在这个时候,恐怕是顾不得脸面上的事情,能够离开才是正事。

    葛雷服软一般说道:“刘警官,你看在我们打过那么多次交道的份上,帮帮我好吗,帮我见见文咏衫,我的未婚妻好吗?”

    葛雷的样子看起来确实挺可怜的,也似乎很值得同情,不过葛雷曾经一副惨相的告知被追杀的样子,刘警官还历历在目,转眼,这个一副惨相的男生就变成了杀人凶手。

    刘警官可不想再上当,说道:“你在这里好好反省,把要交代的都给我想清楚了,不要到时候说我不近人情。”刘警官说完拉开询问室的门走了出去。

    文咏衫也被带进了警局,被留在询问室里刘警官出了葛雷的询问室,转而进了文咏衫所在的询问室。

    文咏衫一副紧张的样子坐在询问室里,见刘警官进去腾的站了起来,问道:“怎么会这样?葛雷为什么会是杀人凶手!”

    文咏衫的话听上去并没有否认葛雷是凶手。

    刘警官见文咏衫迫切的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又连连摇头说道:“文二小姐,我看葛雷确实是杀了人,你有没有参与?”

    文咏衫像是吓傻了一样,坐在询问椅上不知所措,双手不停地左右揉搓。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就成了杀人犯?”文咏衫自言自语的说着,又忽然盯着刘警官说道:“葛雷和戴老师怎么了?为什么他要杀了戴老师?”

    文咏衫一副失望而无辜的样子,让刘警官对她甚至产生了同情心。“是什么原因,还要等我们去查清楚,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你也不要太伤心!”又意味深长的说道:“辛苦我们及时发现了他的变态,你们也还没有成婚,以后一定会找到一个好好对待你的男生。”

    文咏衫眼泪在眼珠里打转,又急切的问道:“你们会怎么样对他?”

    “那就要等待法律的制裁!”刘警官停了几秒后又说道:“不过,这么残忍的杀害他人,肯定是逃不过…”

    刘警官故意不把话给说完,又多瞄了两眼文咏衫,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文咏衫双手撑住脸,擦干了眼泪,似乎认命了一般,祈求道:“希望刘警官能尽快查明真相!”

    “这个你放心,查明真相是我的职责!”刘警官说着,想是葛雷的请求,像是忽然要大大善心一样,说道:“你跟我来!”

    文咏衫木然的跟在刘警官身后。

    “葛雷想要见见你,你就坐在这里等!”刘警官把文咏衫带到接见室,转身便离开。

    文咏衫见刘警官离开,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眼皮抬起见到左上方装的监控设备,又立刻低垂着眼睑,一副惊慌的样子。

    “今天算我心情好,就让你见见文二小姐!”刘警官进了葛雷所在的询问室,又说道:“人家文二小姐对你可是不错,你竟然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伤了人家的心,我告诉你,你给我好好的说话,要是动了什么心思,我会让你好看!”

    葛雷沉默不语,跟在刘警官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