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被抓
    葛雷脚上打了石膏,一瘸一拐,坐在了轮椅上,文咏衫陪在左右,而刘警官则寸步不离的跟在身后,似乎认定了葛雷身上有着不可告人的事情。

    阳光普照,医院里的小草坪上被阳光一晒,露出了淡淡的黄,像一床能给人温暖的被子

    “你到底想怎么样?”葛雷坐在轮椅上,很无奈的对刘警官问道。

    刘警官双手抱在胸口,盯着葛雷说道:“我需要你完整的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没什么好说的了!”葛雷被刘警官阴魂不散的跟着,原本就很糟糕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和不受控制,竟推着轮椅朝刘警官直直的开去说道:“你要不混,要不就告我袭警,我倒要看看你也腿折之后还怎么跟着我。”

    刘警官看着葛雷的轮椅直直的朝自己开过来,吓了一跳,就在要撞过来的时候,一闪躲了过去。

    “你疯了吗!”刘警官大叫道:“袭警的罪名我看你是要戴定了,等你腿好了我一定会拘留你!”

    一位护士走了过来,提醒道:“这位先生请你不要大声喧哗,吵到病人休息!”

    “我是警察!”刘警官大概真的气晕了头,掏出了警察zheng给护士看了看又说道:“我是来抓坏人的,知道吗!”

    护士却根本不吃这一套,不卑不亢的说道:“警察也一样,不能在医院大声喧闹,如果您要抓坏人请出示证明把坏人带出去,否则,就不要在这里喧闹!”

    护士的话让刘警官再次哑口无言,指了指小护士说道:“好,我这就去打证明!”说着并朝院外走去。

    文咏衫心想总算摆脱了这个烦人的警察,然而还没一会,却见他又折了回来。

    “你还来做什么?”文咏衫没好气的说道。

    刘警官冷哼一声说道:“我是不会那么容易上当的,你们是不是想要把我支开好去安排事情?”

    葛雷对于刘警官只能怒目而对,根本也就不想再搭理。

    “安排什么事情?”文咏衫倒好奇的问道。

    “安排什么事情你问他!”刘警官指指葛雷,见他不出声又自己说道:“当然是毁灭证据!”刘警官又疑心道:“你们是一伙的,对不对?你们想要把杀害戴思林的证据给毁了?”

    刘警官见一点也不配合的样子,开始又怀疑是葛雷杀害戴思林后,而故意让现场看起来不像是他杀的。刘警官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

    葛雷眼神望着远处,似乎在悼念一个亡灵,然而刘警官的话让文咏衫脑子里闪过一个计谋,这个计谋让她内心变的活跃起来,甚至在心里开始策划很多小细节。

    刘警官派人守在戴家院门口,顺便打探消息,询问左邻右舍有关事宜。

    刘警官拿着饭盒在医院的一旁正吃着,属下走了进来,在他耳边说了一番话。

    刘警官放下饭盒走到葛雷身边说道:“现在人证物证俱全,我看你还能怎么狡辩!”

    葛雷只当刘警官又想要耍什么花样,引诱自己说出当时的情节,反正也不是自己杀害的戴思林,也不可能真的有什么证据,索性伸出了手,说道:“有证据你就把我给抓了吧!”

    刘警官见葛雷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从腰间拿出了手铐,拷住了葛雷伸出的手,说道:“我看,我还是推着你出警局吧!”

    文咏衫恰好从院外回来,见葛雷手上戴着手铐,质问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刘警官从警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破获过大案子,眼看捉住了一个隐藏很深的凶手,心里的激动很难忍耐,竟大笑的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就是凶手当然就得落网。”刘警官又傲视的看了看文咏衫,收了笑意,义正言辞的说道:“我现在怀疑你们两个是一伙的,所以,你现在跟我也去一趟警局。”

    这一切都在文咏衫的计划之内,当然也就假装怀疑而失望的看着葛雷,说道:“和你真的有关系?”

    葛雷被刘警官当做是杀人凶手,他根本就不在意,因为他相信,真相会还自己清白。可是当文咏衫也这样认为的时候,葛雷眼里滑过失落和惊慌。他不料自己的未婚妻会对自己有所质疑,他心里明白信任发生了问题,那么再怎么解释也是徒劳,更何况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葛雷看着文咏衫,没有解释,又看了看得意的刘警官,一字一句的说道:“劳您大驾将我推去警局了,我倒想看看你们能变出什么样的证据。”

    警车已经在院门口等着,三人上了车,车子直接开去了警局。

    “解开!”葛雷甩甩手上的手铐,对刘警官冷冷的说道。

    刘警官背着手在葛雷面前走开走去,声音里带着清高的语气说道:“你现在是重大嫌疑犯,我怎么可能把你的手铐给解开,像你这么狡猾的人,万一动了什么歪心思,我这到手的凶手不就又飞了!”

    葛雷听后,默默地收回了手,讽刺道:“我看你这不是要找出真凶,而是想要一个替罪羊来证明你破了案!”葛雷呸了一声说道:“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如果是女人,那就是一个正宗的婊子,想要捞好处又想要立牌坊!”

    葛雷的话刺激到了刘警官,只见刘警官抬手给了葛雷一拳头,大叫道:“你这个杀人凶手,这么段时间你一直在我面前扮演弱者,你当我是傻子吧?现在被我抓住了现形,你又想要用这种刺激我的计谋,想让我放了你?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葛雷看着刘警官近乎扭曲的脸,明白过来,这是一定要把自己当做杀人凶手来对待。如此说来,之前的每一宗死人的案子,只怕只要和自己有所关联,都会往自己身上推。

    “你不要激动,刘警官!”葛雷亮了亮手上的手铐,说道:“我现在不解开了,就这样也挺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