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逼问
    警车呼啸而至,刘警官下车,看了看葛雷又探了探戴思林的鼻吸。

    刘警官的手停在戴思林鼻息之间,手指不禁抖了抖,收紧成了拳头抑制着情绪说道:“我为什么又是你?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会死在你面前?”刘警官虽然尽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过连续的发问暴露了他不安。

    接二联三的发生命案,而且每桩命案似乎都与葛雷有关系,可是其中又没有任何线索可以说明这些命案和葛雷有关系。

    葛雷没有出声,而且没有抬眼看过刘警官。挣扎的抱起了戴思林,拖着一条腿的往房间走去,可是还没走两步就摔倒在地。而戴思林的身体也落到了自己身上,正好压到了被折断的腿上。

    葛雷咬着牙一言不发,想要重新站起来,可是怎么也都站不起来。

    旁边的刘警官以为葛雷又想耍什么花样,不过,见他这血肉模糊的样子也并,呼了救护车后,走过去蹲下说道:“你这是在用苦肉计,掩饰你杀人的事实?”

    葛雷听后,这才看了看刘警官,心情复杂的问道:“你相信这世界上有异能吗?”

    刘警官被葛雷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竟然被说是异能,这又不是在拍电视剧。见葛雷一副认真的样子,说道:“你不会是想要用异能的说法来忽悠我吧?我告诉你,我不信鬼不信邪更不信什么异能!如果你犯了法,我照抓不误。”

    “既然你什么都不相信,那么就什么也不要再问我了!”葛雷不想当着戴思林尸体的面将让她伤心的事情再说一次,更无法说出口,她被自己亲生的爷爷所杀。“如果你有证据证明人是我杀,我就认了!”

    刘警官虽然没有多少办案的能力,不过眼睛却不瞎,说道:“你腿都快要废了,嘴巴还挺利索!”

    根据现场的直观判断,很显然凶手不是葛雷,可是每次的凶案都和他能扯上关系,这让刘警官想不透其中原因。又问道:“到底刚才发生了什么?你的腿是谁给弄伤的?”

    葛雷的腿疼痛的已经麻木了,听刘警官这么一说,才将眼光移向脚上,看着血肉里几乎露出了骨,忽然觉得疼痛也不过如此。

    “我不认识!”葛雷睁着眼睛说了瞎话,他没有将戴冠龙的情况如实给说出来,或者说他明白,即使警察介入也无济于事,反而会伤害到的无辜。

    葛雷的话说的干脆而没有回忆或者想要回忆的余地,这让刘警官起了疑心,又凑近逼问道:“你确定你不认识?”

    说谎是需要勇气的,葛雷盯着刘警官,肚子里想好的一大串话,一句也没有说上来。

    “你在隐瞒什么?”刘警官干脆的问道!

    葛雷没有想要刻意隐瞒,可是,不隐瞒又是乎更加说不通。“你想多了!”

    葛雷想要轻易的将刘警官打发过去,不过刘警官变得并没有那么好打发,似乎想要再继续追问下去。

    这时,救护车呼啸而来,几名医护人员下了车。见葛雷腿上的残样,不由分说的将葛雷抬上了单架。

    自然伤者为大,刘警官也只能任由医护人员将葛雷抬上救护车,不过,自己也跟上了车。

    “你回答我!”刘警官坐在身旁,用一副逼问的样子继续问道,见葛雷闭着眼睛不出声,又说道:“你不要以为你不出声我拿你就没有了办法。”刘警官说着故意将手放到了葛雷的伤口上。

    “卑鄙!”葛雷只感觉到自己的脚被压的胀痛,并张开眼睛骂道:“严刑逼供?我现在可不是犯人,小心我去投诉你!”

    刘警官一直没办法破案,也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道:“你去投诉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投诉我!”说着手又压了压伤口。

    “无耻!”葛雷对曾经带着憨厚感的刘警官失去了好感,不曾想到一个一心想要替百姓惩恶扬善的警察,竟然在遇到几个棘手的案子之后,彻底失去了冷静和理智!

    刘警官对葛雷的骂声,哼的冷笑两声,像是对自己也是对葛雷的嘲笑。

    陪同的医护人员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呵斥道:“这位警官,如果你再这样,就请你下去!”

    刘警官看了看医护人员这才收起了自己的嘴脸,不过却像个尾巴一样甩都甩不掉。

    文咏衫得到了消息,知道葛雷入了院,并马不停蹄的往医院赶去。

    见到葛雷进了手术室,并等在了外面。

    “文二小姐?”刘警官在手术室外的凳子上坐着,见文咏衫出现,起身算是打了招呼。

    文咏衫这才看到刘警官冷冷的问道:“你怎么会在心里?”

    文咏衫是葛雷的未婚妻,刘警官自然知道,又听说两人关系很好,于是猜测葛雷所做的事情,文咏衫大概也都知道。并故意诈一诈道:“葛雷现在涉嫌杀人,你作为他的未婚妻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杀害戴思林,也就是你们的戴老师?”

    文咏衫一听戴思林被杀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说道:“葛雷不可能会杀人,你如果有他杀人的证据就拿出来,否则不要在这里乱说!”

    “我当然会找到他杀人的证据!”刘警官希望从文咏衫这里撬开一个口子,故意又说道:“难道是为了情?葛雷和你们戴老师有不可告人的事?”

    文咏衫当然听出了刘警官的质疑,不过去如今的文咏衫早已经不在乎感情的真假,淡淡的回应道:“那是他的事情,如果他真的背叛了我,我也是希望由他来说,而不是你在这背后捅刀子。”

    文咏衫的话噎的刘警官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不过咏觉得文咏衫的回应挺奇怪,这似乎不是一个未婚妻该有的反应。

    “你和葛雷的感情出现了问题?”刘警官继续后脸皮的问。

    文咏衫被问道了心坎之处,不耐烦的回应道:“关你什么事!”

    刘警官当然是自讨没趣,转身又坐回到了椅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