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合作医馆
    葛雷想要创办自己的医馆,第一想要把葛家医术发明光大,第二也是为了能够养活天陨教那一群弟子。

    然而开医馆,葛雷想要靠自己的力量,他更不想因为这样把文咏衫逼的和文咏妃不择手段的去争夺文氏集团。

    于是葛雷去找了许天霸。

    “大家见过老大!”葛雷刚推门进了教室,许天霸就招呼同学们向葛雷问好。

    同学们还真听这个社会哥的话,齐刷刷的抬起头,见到葛雷叫道:“老大好!”

    葛雷微微点头,这个时候许天霸又道:“老大,你找我?”

    “我们到外面聊聊!”葛雷说着又转身往外面走去。

    许天霸跟了出去,一副待命的样子。

    “你有没有存款?”葛雷直接的问道。

    许天霸可是财迷,一听到存款,几乎本能反应的捂住了自己的口袋,说道:“老大,你不会忘记了吧,上次赌你的擂台,我可是压了不少钱,哪里还有钱。”

    许天霸在校期间基本没怎么在学校上课,按照葛雷的推断,大概那次的赌擂台只是九牛一毛,这才说道:“我有个赚钱的好方法,你想不想做?”

    许天霸一听赚钱的方法,两眼瞬间亮了起来,说道:“什么方法?”

    葛雷认真的说道:“我准备开医馆,你出钱,我出力,转的钱五五分!你看怎么样?”

    葛雷只知行医,却不知生意场上的事情,更不懂该如何开店,哪里知道预算要多少,需要哪些手续,不过是估摸着自己能医人就是。

    而许天霸不同,他是名副其实的社会哥,这些年各行各业都做过。对于生意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对于葛雷的医术,许天霸信心十足,然而对于投资,自己的那点存款那叫杯水车薪,根本不足以支撑起一个医馆。不过,许天霸动了心思,他知道只要自己想了办法,就一定能够让葛雷把医馆给开起来。

    “好,一言为定,医馆我来开,你负责坐诊。”许天霸满口答应着。

    葛雷一听喜出望外,拍拍许天霸的肩膀说道:“看来我这老大以后要叫你老板了!”

    许天霸却是一脸大气道:“老大永远是老大,我可不敢造次。”

    见许天霸这么义气,葛雷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想着自己曾经怀疑他和那些追杀自己的人是一路货色。葛雷只说道:“以后我们一起好好赚钱!”

    “好,一起好好赚钱!”许天霸用力的握着葛雷的手。

    两人达成了共识,好好开医馆,好好赚钱!

    许天霸答应的很干脆,让葛雷倒有些质疑,直接质疑道:“你真的可以搞定?”

    许天霸信心满满,拍着胸脯说道:“可以的,包在我身上。”

    葛雷虽有疑心,不过许天霸江湖名声响亮,也就权当相信了这个合作伙伴。

    以许天霸个人能力,是不太可能把医馆给开出来,不过他自有办法。

    和葛雷分开之后,许天霸直接去找了何士东。

    而何士东至从得知黑石现在在秦勿念父子手中之后,并派人寻找秦勿念父子的行踪。对于葛雷的态度那就是想要了他的命,只是因为葛步平被害之事闹的沸沸扬扬,在这满城恐惧之心还没有歇下去之时,何士东只能把要了葛雷命的想法搁浅下来。

    许天霸小心翼翼的说道:“干爹,我们帮助葛雷把医馆给开起来吧!”

    何士东听后一脚就踢翻了茶几,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让我跟我的仇人合做生意,难道你不知道我想在想要他的命?”

    许天霸吓的后退一步,不过却坚定的说道:“干爹您听我说,我不是故意想要和您作对,我是真的希望可以帮到您,我是站在您这一边的。”

    何士东起身,走近许天霸,仰头道:“是吗!你要是当真站在我这一边,还想要我给他出钱开医馆?我看你就是和他在一起混久了,分不清楚是敌是友了!”

    许天霸单手举过头顶,发誓的说道:“我对干爹那是绝对的忠心,我很清楚,我现在随时掌握葛雷的行踪就是为了风声一过,好把他…”许天霸做着抹脖子的手势。

    “你心里有数就好!”许天霸的话确实安抚了何士东的情绪。“那你倒说说看,有什么理由我要帮他把医馆给开起来!”

    许天霸一听何士东松了口,这才又说道:“我听说了,葛雷的医术非常的高明,听说只要人不断气,他就有办法把人给救活。既然这样,我们又何不利用他的医术狠狠地赚上一笔。等到时候钱也赚够了,时机也成熟了我们再将他卡擦也不迟。”

    “你当地上有钱捡?哪能随随便便就狠狠地赚上一笔。”何士东的话虽然说的不服气,不过似乎也很有兴趣,毕竟总归没有人是嫌钱多的。

    “干爹,只要你信得过我,我一定会有办法让你像是从地上捡钱那么简单。”葛雷摸话让何士东心思动摇了。

    说道:“那你把具体的计划告诉我,我要看具体的计划,而不是纸上谈兵。还有,关于葛雷的命,这绝对不是我在开玩笑的,我希望你能权衡清楚,等到医馆正式营业之后的几个月够,我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职业道德,无条件的必须帮我解决他!”

    何士东的话让许天霸高兴的上前扶着何士东说道:“师傅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

    许天霸扶着何士东坐下之后,又拍马屁一样的,小心得收拾着地面上被踢翻的桌子,嘴上说着:“师父,您可不要再那么大的脾气了,万一要是伤到了脚可是怎么办?您坐着别动,我来收拾。”

    想着许天霸一堂堂的硬汉竟然为了讨好何士东,居然一副阿谀奉承的样子,好没原则的样子。

    何士东倒也习惯了,脖子往沙发上一靠,一副享受的样子,说道:“天霸,你可不能给我反骨,我的手段我想你应该都是知道的,不要怪我到时候不念父子之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