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疯婆子”
    文咏衫想要得到顺应体内真气的方式,然而却无果,得到的答案反而让自己更加的激动。

    白画正给客人介绍茶叶,不过余光可以看到文咏衫眼神里透过来的杀气,且紧紧的盯着自己不放。白画只当没看到一样,照常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不过尽量避开和文咏衫的单独相处。

    “你这是怎么回事?”一个顾客被文咏衫一不小心把茶水撒到了身上。

    文咏衫回头一看,眼神里的杀气竟然镇住了顾客。

    顾客默默地拿了纸巾,擦了擦身上的茶渍,也不敢再多言起身竟然离开了。

    白画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看来文咏衫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似乎随时要爆发一样。白画知道,已经无法再躲避,若再和她继续打太极下去,只怕会殃及随心茶庄。

    白画故意一个人进了包间,果不其然,没一会功夫,文咏衫也紧跟了进来。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文咏衫丝毫没有客气的语气。

    白画镇定自若,说道:“我当然知道你想要什么,不过,黑石是这么有灵性的东西我怕你驾驭不了!”

    文咏衫听了白画带有讽刺的话,心里自然不爽快,手一抬一掌挥去,掀去了头上的发簪,顿时,白画头发散落,有着别样凌乱的美。

    “你少废话,快交出黑石,否则我就把这座茶庄给毁了!”文咏衫说着露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好像做好了把茶庄毁掉的准备。

    “想要黑石那是不可能的!”白画见文咏衫神色有异,又道:“这座茶庄是是在文先生全力支持下才开起来的,文先生是你爷爷,难道你为了修炼连人性也没有了吗?”

    说到文老爷,文咏衫总归是有感触。

    这是爷爷一心想要帮助白画建立的茶庄,意义自然不一样,然而为了黑石文咏衫狠心的说道:“你不要以为把爷爷搬出来,我就会心软,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要黑石,你马上给我交出来!”

    “我不会让黑石落到你的手上的!”白画说着,一掌风力掀开了门,说道:“我还要去招呼客人,没空陪你痴人说梦话!”

    文咏衫一步伸手挡住了门,说道:“你今天休想再给我打马虎眼,如果黑石不交,你也休想在现代社会安定的生活下去。”

    “是吗?那就看你本事!”白画说着一掌推开文咏衫拦着的手。“你如果胡来,我告诉你,我会让你永远都得不到完整的黑玫瑰!”

    文咏衫运了法力呼之欲出,然而,到底是被白画的话给唬住了,又将法力收了回去。只是法力被文咏衫猛的这一收,使得体内如同一股大火在烧一样,整个人像是抽搐一般,忽的眼光又闪了闪红光。

    白画对于文咏衫的样子并不惊讶,很显然这是因为夺人修炼才会这样。“自作自受!”

    文咏衫的性情像是不受控制了一样,几乎朝白画扑了过去,还好白画反应快,反手扣住了文咏衫。

    “你有葛雷这么好的男生保护你,为什么还要变成这副样子?”白画说着将文咏衫推开又说道:“你简直生在福中不知福!”

    对于白画来说,千年之久不过寻觅戴郎之情,若能与心爱之人相守,恐怕百年也别无遗憾。然而,眼前这个女生有心仪的人宠爱,却偏偏还要做这些有违常理之事。这似乎,太让人不可理解。

    文咏衫的内心一直无法平静,就像有束小火苗随时要窜出来一样。

    “你给我闭嘴!”文咏衫不能接受她人的质疑,因为别人的质疑,让她感觉到自己内心的痛苦都成咯应该的一样。

    文咏衫的咆哮引来了外面的服务人员,服务人员走了进来,一看是白经理和文咏衫,再见两人脸色似乎很不好,并识趣的离开!

    白画担心惊扰客人,又用法力将门关上,说道:“文咏衫你别在这里白费心机了,我告诉过你,黑石现在没有在我身上,如果你再要胡闹我也只能奉陪你到底了!”

    “你还想糊弄我?”文咏衫又默念一样的说道:“灵石灵石快出来!”文咏衫的话刚说完,只见几块黑石从文咏衫的跨包里飞了出来!朝着白画的头顶盘旋。

    白画见此场景吓了一大跳,没想到文咏衫手中已然有了三块黑石。“你把葛雷的黑石也给骗来了!你太歹毒了,枉费葛雷对你这么照顾!”

    此时的文咏衫已经有了天然逆反的心里,冷声道:“照顾我?少跟我打感情牌!”又对黑石道:“去给我把白画身上的黑石找出来!”

    然而黑石在白画身边盘旋着,却并没有找出黑石。

    白画不屑的说道:“我跟你说过,黑石不在我的身上,你跟你的黑石在这里慢慢的玩吧!我没空奉陪。”白画说着开门走了出去。

    黑石具备灵性,如果黑石真的在白画身上,这会应该就会被找出来!可见黑石确实不在白画身上。

    “收!”文咏衫一脸茫然,也并没有再阻止白画出门。

    既然黑石真的不在白画身上,那么黑石到底会在哪里?文咏衫百思不得其解。

    文咏衫懊恼,想着费尽心思却也得不到黑石,不由气愤的一掌打向茶桌,只见茶桌上的茶壶和茶杯击碎的打的四分五裂。

    文咏衫当然不甘心就这样得不到黑石,不由握紧拳头,恨不得将这茶庄当真想要回毁掉,算是给白画的一报复,让她从此无依无靠。然而还是下不去手,心里到底留念着爷爷,这里是一心想要建起来的茶。文咏衫拉起了卷帘,透过卷帘看到了外面很多顾客正着饮茶,而舞台上的歌唱者,正动情的唱着。这一切倒恍如梦境一样,一个激灵提醒了自己不能伤及无辜。

    这才平复了情绪,出了包间。

    白画暗自庆幸,还好有预知之明,提前把黑石转交给了葛雷!否则,只怕让文咏衫这个疯婆子样,定会把黑石拿走祸害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